清末罕見照片:通房小妾雙手叉腰,戴枷刑犯一臉驚詫,新娘扭扭捏捏

清末街頭商販,手里提著銅鑼吆喝叫賣,擺著的貨品也是琳瑯滿目。世道艱難,百姓生活困苦,走街串巷的商販也在養家糊口。從商販的面無表情可以看出,幾乎沒有顧客來買。彼時,很多人的家庭購買力都很低,生活拮據,為生計發愁。

這位滿臉膿包的太監就是慈禧身邊的紅人李蓮英,縱觀李蓮英的發跡史,他不過是被生活所迫進宮的小混混,卻成了清末太監總管,官居二品。

李蓮英并不是電視劇里那樣俊俏,面色陰寒,也是一個狠角色。靠著給慈禧梳頭上位,阿諛奉承成為清末最有權勢的太監。他顏值不高,高鼻梁,厚嘴唇,長下巴,赭黃的臉上滿是麻子,這樣的面容的確顛覆我們的認知!

頭戴抹額的女子正對鏡頭,年齡不大卻已成他人婦。她坐在藤椅上,不茍言笑,腳已經成了三寸金蓮。要知道,百十年前,女子都是纏足的。裹腳之風盛行與封建禮教關系極大,大腳板在當時幾乎嫁不出去。

被上海縣正堂判刑的犯人,戴戴著木枷跪在地上,一臉驚詫的表情,應該是聽到對自己的判決了。也許他的罪行不足以重判,可在當時的刑罰下,冤案時有發生。「楊乃武與小白菜」一案更是震驚全國。

一大戶人家娶妻的場景,花轎精美,新郎體格強壯。一側是他的父親,能夠見證兒子的婚事頗有榮光。讓人驚詫的是新娘臉黑如碳,扭扭捏捏不敢示人。封建社會的女子都是金屋藏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及至婚嫁還見不到自己的心上人。雖然不敢面對鏡頭,內心卻是歡喜的。

一妻一妾合影照,坐著的是正妻,站立的女子就是其丫環,也是老爺的通房小妾。只見她叉腰而立,頗為得意。通房小妾都是陪小姐嫁過來的,后被老爺相中,成為通房小妾。

兩位年輕的公子哥正在精致的煙舍里抽大煙,別看細皮肉嫩的已經被鴉片掏空,躺著的那位更是神情委頓。清末,鴉片泛濫成災,觸目驚心,在很多留存的黑白照片中能看到。

在上海某建筑工地上使用的童工,還是孩子就已經飽經風霜,滿臉風塵。近代工業體系的建立,對用工數量激增,童工的使用便不可避免。雖然貢獻率不高,卻對身體是一種摧殘。

清末鎮江的金山寺,寺廟為東晉時所建依山旁水,建筑錯落有致,半山腰的寶塔雄偉壯觀。「白娘子水漫金山」神話故事在此廣為流傳。

晚清最后幾十載都是在慈禧的統治下,內憂外患,風雨飄搖。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在水深火熱中苦苦掙扎。看看這位窮苦百姓的穿著,衣不蔽體,居無定所,所有的家當都背在身上。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曾經的苦難,屈辱不應忘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