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最早的結拜兄弟,為劉備在魏國忍辱負重,可其子卻滅了蜀國

公元263年冬天,魏國征西將軍鄧艾險中求勝,在秦嶺的崇山峻嶺中攀木緣崖,裹氈而下,經陰平小道突襲成都。蜀主劉禪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看到神兵天降,只好出城投降,至此,存在了43年,諸葛亮為之鞠躬盡瘁的蜀國沒了。

(魏將鄧艾偷渡陰平小道時情形)

當時,與鄧艾一道共建此奇功的將領有三位,一是金城太守楊欣,一是隴西太守牽弘,一是天水太守王欣。此三人,皆是膽識過人的英雄男兒,然而,對于中間那位隴西太守牽弘,一直以來人們非議很多,都說此人滅蜀,是一大悲哀。

牽弘何許人也?在《三國演義》里,我們看不到這號人物,但是在《三國志》里有記載。牽弘乃魏國將領,雁門太守牽招第二子。他一生的主要事跡,就是任隴西太守時抵御蜀國大將姜維的多次進攻,并跟隨鄧艾偷襲陰平小道,滅亡蜀國。滅蜀后,因功升為蜀郡太守,留下來管理蜀地。

那麼,為什麼說牽弘滅蜀是一種悲哀呢?因為牽弘的父親牽招,這個牽招,可不是個小人物,而他與劉備的關系,更是非同一般。

在《孫楚牽招碑》的碑文上,有牽招與劉備關系的明確記載:

「君與劉備少長河朔,英雄同契,為刎頸之交。因恐為時所忌,每自酌損,在乎季孟之間。」

沒想到吧,牽招居然是劉備「刎頸之交」的結拜兄弟。按照碑文上記載,他們結拜的時間應該還在關羽和張飛之前。因為劉備與關、張結拜為兄弟時,劉備28歲,而劉備與牽招結拜時,劉備還是少年(少長河朔)。

(牽招)

那麼,劉備最早的這位結拜兄弟牽招,與劉備的情誼到底如何?為什麼分道揚鑣了?為什麼牽招的兒子牽弘還帶兵滅了劉備辛苦建立的國家?

這一切,都要從牽招的家庭說起。

牽招的家族乃是河北安平郡大族,河北大軍閥袁紹的部下,這決定了劉備與牽招的結拜性質乃「友誼型」,而非「君臣型」,因為牽招家族與袁紹集團已經形成了固定的「君臣型」關系。牽招不可能像關羽、張飛那樣拋棄一切,與劉備遠走天涯,創業打天下。牽招須聽從父輩教誨,繼承家業,守衛家族利益。

所以,當劉備離開河北,依附荊州劉表時,牽招沒有跟隨;當劉備聯合孫權,與曹操戰于赤壁時,牽招沒有跟隨;當劉備入川,占據益州,三分天下有其一時,牽招也沒有跟隨。

(戎馬一生的劉備)

牽招的經歷相對簡單,先是追隨老師樂隱去京都洛陽工作,不久洛陽兵變,樂隱沒了,牽招回歸袁紹,做了一名從事。公元200年,曹操與袁紹戰于官渡,袁紹敗了,于是牽招跟隨袁紹第三子袁尚。后袁尚敗逃,曹操盡收河北之地,牽招又跟隨曹操。

在曹操那兒,牽招混得如何?可謂一言難盡。粗略統計了一下牽招在曹魏處所擔任的官職,是這樣的:

丞相軍謀掾(軍事參謀),護烏丸校尉,中護軍,平虜校尉,護鮮卑校尉,右中郎將,雁門太守……

這些官職,其實第一個最實在,因為是在曹操身邊做事,更容易表現才能,更容易得到升遷。一般情況下,在曹操軍中擔任參謀的人,后來都身居要職了。曹操的軍事參謀人員按級別分為軍師、軍師祭酒、軍謀掾三個級別,比如荀攸就是軍師,郭嘉就是軍師祭酒,牽招作為軍謀掾,雖排在最后,卻很容易上升為軍師祭酒,應該說是只潛力股。為什麼到后來牽招被調到外地,逐漸遠離了曹魏的中心了呢?

(曹操)

從護烏丸校尉開始,牽招便被調到曹魏東北邊境,負擔起艱苦的守邊任務了,而且一生無改變。先是防烏丸人,后是防鮮卑人;先是駐守東北,后是駐守雁門關。直到公元231年倒在雁門太守任上。

牽招的「懷才不遇」連《三國志》的作者陳壽都看不下去,陳壽為牽招叫屈說:

「……(牽)招終于郡守,未盡其用也。」

「未盡其用」四字,是陳壽對牽招的蓋棺定論,陳壽認為牽招最終只做了個郡守,太屈才了。那麼,為什麼曹魏只愿意讓牽招當個郡守呢?

根源在于牽招不愿與劉備劃清界限。我們回到《孫楚牽招碑》的碑文上看看,碑文上說得清楚:

「因恐為時所忌,每自酌損」

意思是說,牽招與劉備結拜兄弟的關系大家都知道,曹魏忌憚牽招,怕他有異心,牽招也理解曹魏統治集團的這種忌憚。但他不愿意和劉備劃清界限,還念著那份舊情,寧可自己被冤枉,受損失,忍辱負重地活著。

(劉備落難時)

可見,牽招在曹營是另一個「徐庶」,盡管他做事努力,毫不含糊,也不可能被重用。他與劉備的「兄弟情」還是拖累了他,但他不后悔,是個重情重義的真男兒。

諷刺的是,牽招的兒子牽弘斬斷了牽招與劉備的「兄弟情」,牽弘隨鄧艾剿滅蜀囯,劉備一輩子的心血也便隨著蜀國的滅亡而煙消云散了。這可能是牽招始料未及的。

我們該如何看待牽弘這種行為?其實,牽招走于231年,牽弘滅蜀在263年,時間已過去32年,上一輩的友情下一輩早忘了。再說了,父輩的友情做兒子的一定要繼承嗎?古代可沒有這種教育。

(劉備在蜀中稱帝時)

古代最重要的教育是忠君。牽招雖與劉備結拜為兄弟,但分屬不同陣營,各為其主,就算牽招不顧情義攻打蜀國也不為過,因為背兄弟而忠君王,符合當時價值觀。何況說牽弘攻打蜀國呢,那就更沒理由指責他了。

參考書目:陳壽《三國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