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知府有多少家產?雍正時期有一個抄家案,列出了具體清單

康熙皇帝晚年時,由于陷入諸子奪嫡的困境之中,在吏治方面有所懈怠,這一時期清代官場的腐敗問題十分嚴重。雍正繼位後,馬上下令成立了會考府,以怡親王允祥領銜,對全國各省進行了一次力度很大的財政清查工作,官方的叫法為「清查虧空」。

從雍正元年開始,一直到三年,隨著清查虧空工作的不斷深入,一大批地方官員紛紛落馬,被抄家者數不勝數。因此在文獻中也留下了很多寶貴的抄家資料,從這些資料中,得以讓我們了解當時各級官員的實際財產情況。

俗話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事實上康熙晚年一個四品的知府,三年一任下來,所積累的財富遠遠不止十萬兩。這裡就以山東登州知府李元龍抄家案為例,來看看一個知府的家產情況。

李元龍屬于地方中級官員,史料中對他的記載不多,大致推算他的家境應該是很不錯的,因為他的祖父是順治朝進士,父親又在康熙朝當過河南布政使、河南巡撫,算是一個典型的官宦子弟。

雍正元年六月,時任山東登州知府的李元龍,由于錢糧虧空被雍正下旨查抄。《清史稿》中記載其產業等項均「造冊封固」,說明確有抄家清單,只不過這份清單今日不見。

不過,這一年時任刑部尚書的佛格具體審理李元龍虧空案,他的一份奏摺中,有關于李元龍家產查抄結果的敘述,內容也比較完整,可以説明我們了解其家產結構。

今究出李元龍名下現有房產,各照原價值銀四萬六千五十二兩四錢;借出本利一十六萬一千五百六十七兩九錢六分。伊家人王二等名下應追銀一十一萬四千七十三兩八錢六分,又給過誠親王銀一萬三千三百兩……

佛格在奏摺中很詳細地列出了李元龍的所有房產、首飾、衣物、器具,以及家口人數等,由于內容過長,這裡就不一一列舉,只將家產的大致情況說明一下。

按照奏摺中所述進行估計,李元龍房產值銀46052.4兩,金、銀計約1353兩,銀器、琺瑯器約值銀1952.4兩,借貸本利多項合計283571.1兩,家口估約2690兩,這樣李元龍的家產總共約為33萬兩。

佛格奏摺中還明確提到,李元龍曾送給誠親王允祉13300兩、房一所,雖然當時的觀點這筆銀兩應當追回,但從財產所有權界定上,既為「送」,則所有權已經發生轉移,所以不能等同于借貸。又或是牽涉到誠親王,相關辦案人員不敢得罪,故不加計算。

一個小小的知府,家產居然多達33萬餘兩,按說應該是個貪官無疑了。其實還真不是這麼回事兒,從零散的記載來看,李元龍算不上是一個好官,但也不是一個貪官,應該定義為一個「庸官」。

康熙時期,地方官的合法收入僅有俸祿一項,並無養廉銀,正四品的知府年俸為105兩,大頭仍在陋規上面,基本上每年有個二三萬兩的進項。李元龍祖父、父親都是當官的,家裡有積蓄也是正常的,此外他還將大部分銀兩用于借貸生息。

李元龍被抄家時,在登州知府任上還沒幹滿一任,只有兩年多的時間。雍正之所以抄了他的家,主要是因為他任上留下了巨大的虧空,加上他與誠親王關係比較好,犯了雍正的忌諱,所以雍正便以貪為名,下旨查了李元龍的家。

雍正曾說李元龍「家私數百萬,而仍貪酷不已」,從查抄結果來看,「數百萬」明顯系誇大之詞。但客觀地說,李元龍的家產也是十分巨大,畢竟同時期還有留下很多官員的抄家案例,大多都是在幾萬兩這個區間。

李元龍被查處期間,雍正帝在查案大臣山東巡撫黃炳的奏摺上批示道:「此等不肖種類,當一面拿問,一面參處。在此人身上追出數十萬金以養爾山東百姓,不是好事嗎?絲毫看不得向日情面、眾人請托,務必嚴加議處。追到山窮水盡處,畢竟叫他子孫做個窮人,方符朕意。」

看來雍正對這個李元龍是恨之入骨,可是雍正在這件事上似乎有點出爾反爾。李元龍的家產被抄沒後,並沒有像他說的那樣「以養山東百姓」,而是被直接送到內務府廣儲司,成了皇帝的私人財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