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榮耀》:獨孤氏為什麼進廣平王府後恨透了珍珠,真是說翻臉就翻臉

 

妙眼看天下,風水輪流轉,看劇不能只看表面,且看今日是誰家天下。我是糖糖,一個熱衷於分享古裝劇細微看點的小編,你想知道的那些幕後故事這裡都有。

 

說到《大唐榮耀》,裡面最讓人心寒的人就是獨孤靖瑤了。

獨孤雖然不討喜,但絕不是一個小氣的人,更不是一個心胸狹窄的人。

既然如此,為什麼她在穿嫁衣時滿懷真摯地和珍珠許諾,倆姐妹今後一起輔佐李俶,並主動改口稱珍珠為姐姐。

卻在新婚第二天拜見珍珠時,態度來了個360度大轉彎,句句紮心,言詞鋒利,擺出一副和珍珠楚河漢界,自此各憑實力的態度來。

一夜之間反差如此之大,原因何在?發生了何事?推敲起來原因讓獨孤羞於啟齒,難以承認。

她雖成了李俶的儒人,但依然不是他的女人。事實上,根據劇中細節推測,獨孤在李俶登基之前,可能一直沒有和她圓房。兩人有夫妻之實,應該是在珍珠故去之後。

下面我們沿著劇中人物留下的蛛絲馬跡,抽繭剝絲看個明白。

01

獨孤表明心意時,李俶也對她表明了態度。他說,如果獨孤是別的女子,他大可以娶回家再束之高閣。

他和獨孤有袍澤之誼,知己之情。他欣賞獨孤,不忍她過那種長夜漫漫,獨自等待的日子。

人的潛意識都會主動提取有利於自己或者自己想聽的資訊,過濾對自己不利或不合心意的資訊。

所以,李俶這段話釋放出來的意思和獨孤捕捉到的意思,截然相反。

獨孤捕捉到的資訊是,李俶對她有情,李俶對她不忍。李俶想表達的是,雖然不忍,但他還是會讓獨孤夜夜獨守空閨。

兩個人的輸出和接收完全不在一跟線上,更何況感情這種事情,原本就剪不斷,理還亂。

獨孤新婚當夜,李俶因為滿懷對珍珠的愧疚加上自己最近的鬱鬱不得志,傷情、傷心之下喝多了酒。

醉意朦朧中把獨孤當成了珍珠,喊著她的名字,醉倒在酒桌上,獨孤陪侍了一夜。

李俶新婚夜醉酒獨孤不惱,她惱恨的是他把自己錯認成珍珠,他心裡果然只有沈珍珠。

02

錯過新婚之夜的李俶,再親近起獨孤來,有點難。

首先,他娶獨孤是被迫的,他心裡只有沈珍珠一人,所以他沒有主動親近獨孤的意願;其次,獨孤還不同于崔彩屏。崔彩屏是「公事」,是楊國忠塞進府的眼線,他必須算計之中還要應付,掐著她的信期,偶爾仍然得去;再次,他和獨孤有袍澤之誼,換種通俗的表達,兩人是在戰場上過命的兄弟。

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一開始當兄弟再要轉變成夫妻,心理上總有那麼點坎。

因此,錯過了新婚之夜轉變身份的機會之後。李俶再沒了和獨孤圓房的意思,這種狀態壓根是無意識的,順其自然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