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漢最大的毒瘤,說趙云是反賊,坑了劉關張三人,孔明都未看破他

正所謂「不讀三國,不做英雄」,作為中國歷史上政/權爭奪最為混亂的一個階段,也是歷史上梟雄輩出的年代,三國時期有著它獨特的魅力。

羅貫中老先生在三國時期的歷史基礎上再創造,寫出了一本曠世巨作,那就是《三國演義》,書中為大家詳細的描繪了三國時期三足鼎立的政權關系,也為我們呈現各種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不論是料事如神、足智多謀,擁有大智慧的諸葛亮,還是忠義兩全、勤政為民,擁有廣闊胸襟的劉備,抑或是愛憎分明、敢愛敢恨,擁有樂觀心性的張飛,無一不吸引這書前的讀者。

不過,在三國中卻有一個人不顯山不露水,成為了最大的boss,以及隱藏最深的臥底,成功地坑害了劉關張三兄弟,就連大名鼎鼎的諸葛亮都沒有看破他。

臥底初養成

不論是現代還是古代影視劇中,都會有臥底這一角色的存在,若是是正義方的臥底,將會得到觀眾們的稱贊與心疼,若是反派方的臥底,怕不是連飾演臥底的演員都要遭到謾罵。

今天,我們就來講一講一位三國時期的臥底糜芳,對于蜀漢來說對這位麋芳簡直就是恨之入骨,至于他在曹軍心中是什麼地位就無從知曉了。

畢竟糜芳雖幫助了他們,但他的這種背叛的行為卻是為天下人所不齒的。其實,糜芳的前半生很順遂,并不像影視劇中的臥底那般悲慘,要麼是從小孤苦伶仃,要麼是永失所愛這般狗血。

糜芳家祖上極善經商,在一代一代的努力下積累了十分可觀的財富,到了糜芳這一代更是富可敵國,而且家中只有糜芳及哥哥糜竺兩人,年紀較小的糜芳自然是被兄長寵壞了的紈绔公子。

作為家中年紀小的弟弟,糜芳自然是跟隨著兄長糜竺,在遇見劉備之前一直跟著兄長糜竺在群雄之一的陶謙手下做事。不過,晚年的陶謙常常被曹操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兵敗如山倒。

陶謙在曹操的強攻下,最終于興平二年病逝,失去了主公的糜家兄弟,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什麼。糜竺突然想起自己曾經慷慨解囊救助過一個人,這個人便是在群雄中初露鋒芒的劉備,于是兄弟二人便收拾包袱投靠劉備。

劉備自然樂意至極,畢竟送上門的不僅僅是兩個人,更是一只明晃晃的錢袋子。再加上,麋竺的兄長不僅志存高遠還十分有能力,蜀漢中很多將領都愿意與糜竺交流。

甚至,有糜竺的地方諸葛亮的光芒都會被掩蓋,不過相較于受人尊敬的哥哥糜竺,弟弟糜芳就顯得有點討人厭,糜芳總是一副別人欠了他百八十兩的樣子,心眼更是比針小,還養成了一副睚眥必報的性子。

長坂坡上,說趙云投靠曹操的便是糜芳!這樣陰沉的性子,蜀漢中的將領自然不會給麋芳好眼色,糜芳也因為這些將領的區別對待而心底暗暗記恨,并未后來的所作所為埋下了伏筆。

叛漢行動進行時

雖然糜芳心中一直對蜀漢大部分將領都頗有微詞,但一直都沒有付出行動,糜芳卻起了試探的心思。《三國志》的記載中,糜芳第一次暴露出自己想要叛變的心思是在196年。

這一年劉備大敗袁術,導致蜀漢元氣大傷,劉備手下的謀士與將領們,更是為了這件事四處奔波,就連糜芳的兄長糜竺都忙得腳不沾地。

但就在此時,糜芳卻通過一些不為人知的小手段偷偷地聯系上了曹操,然而或許是害怕恐懼又或許是酬勞沒有談攏,糜芳在和曹操聯系后并未采取直接行動。

直到糜芳與關羽關系的惡化,讓糜芳伸出了罪惡之手,公元219年,關羽依著軍師諸葛亮的謀劃北伐襄樊,而糜芳和博士倫則被諸葛亮指派為糧草收集官。

可是,諸葛亮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沒有看透糜芳,自己的指派更是將蜀漢的一員猛將送入了萬劫不復之地。正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糜芳可謂是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糜芳與博士倫直到關羽出征前夕,都未完成收集糧草的任務,氣得關羽留下一句「回來再收拾你們「便帶著大軍飛馳而下。留守在荊州城內的糜芳和博士倫,聽完后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出了恐懼。

不過,糜芳和博士倫還沒有等到關羽回來懲罰他們,便等來了吳國名將呂蒙。面對呂蒙的叫囂,博士倫直接選擇投降,糜芳回想到關羽曾經對他的冷嘲熱諷。

再加上那一句回來收拾他們的威脅,頓時怒從心底起,膽從惡邊起,直接下令開城門投降。糜芳的這一個舉動,直接導致了關羽的倒下,讓蜀漢折損了一名大將,也讓蜀漢元氣大傷。

關羽的損失仿佛是蜀漢開始走下坡路的開始,公元221年張飛因為醉酒除掉士兵,而被手下其他人除掉,223年,主公劉備也因病逝世,一時之間劉關張三兄弟走走到了人間末路。

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總的來說,糜芳的這個舉措不僅導致了關羽的離去,還間接的害了自己的哥哥麋竺。麋竺因為是在不齒自己弟弟的行為,最終羞愧離去,茍活下來的糜芳則逃離了蜀漢的領地,來到了吳國。

不過,這位開門放吳將的漢人,并沒有得到吳國人的熱情款待。據說,有一次糜芳乘船出行遇到了孫吳官員虞翻,兩人的船并駕齊驅,誰也不讓誰。

糜芳的小廝便向虞翻的船只喊道:「請前方船客避讓我們將軍的船。」沒曾想虞翻當即厲聲反駁:「失忠與信,何以事君?傾人二城,而稱將軍,可乎?」

兩句反問讓船內的糜芳羞愧得無地自容,當即打開船窗命令小廝讓虞翻的船只先行,從這件小事足以可見,背信棄義的糜芳在吳國的生活并不好。

他膽小怕事、背叛君主的行為,讓他永遠地被釘在了道德的恥辱柱上。其實不論在哪個年代,叛主這件事都是十分令人不齒的,如果干得不開心可以選擇離開,可以選擇另擇明主,而不是背信棄義。

生而為人,不要只著眼于眼前的蠅頭小利,在這個復雜的社會中我們要學會堅守社會的道德底線,維護社會的底線,做一個遵紀守法、愛國敬業的人。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