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長城人跡罕至,箭樓殘破不堪,雷峰塔搖搖欲墜

要知道清朝末年一ㄚ片泛濫,國人的身體素質幾乎崩塌。久吸一ㄚ片者,「肩聳項縮,顏色枯羸,奄奄若病夫初起。」一旦沾染,無不家財散盡,妻離子去。照片中,兄弟倆在一起吸食,身后墻上掛著「天王送子圖」,兩個人已經頹廢了,那還想要成家立業,香火都斷了吧!

所謂「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一個王朝行將就木的時候,紛爭四起,百姓生計困頓,個個都在掙扎。清末民生凋敝,朝廷割地賠款,乞丐遍地。小乞丐就身穿百家衣,蓬頭散發,赤腳站在那里,任由攝影師給他拍照。

窮苦人家衣不蔽體,有錢人富貴連年。坐轎子的女子,兩個光腳轎夫抬著,就連一旁服侍的童子都穿著光鮮。官轎的嚴格限制到了清末已經有名無實,大戶人家,鄉紳權貴都置轎子,騎毛驢都跌身份。

一位不守婦道的女子正在遭受非人折磨,她被鎖在一個木箱里,只露出頭和一只手來。周圍人跡罕至,只有盛水的碟子還在,卻也滴水未見。驕陽下,人奄奄一息。封建社會,女子只能恪守婦道,從一而終只為一座貞節牌坊,可悲又可嘆。

兩位青樓女子,經過后期上色后更能看出她們的風情。二八年華,早已經閱盡年華。桌子上還有西洋鐘,生活條件不錯,卻又讓人不齒。

裹小腳,這在當時看著就顯得輕浮。她們出身低微,多是貧寒之家。在青樓里強展顏歡,可大部分錢都進了老鴇子的腰包。

一位鄉紳的全家福,兩個兒子,三位妻妾,妥妥的人生贏家。有錢人出了置辦家業,就是娶妻納妾,延綿子嗣。妻子明媒正娶,小妾備受寵愛。身后女子站著的就是一位小妾,顏值不俗。

權貴階層的一次聚會,桌子上擺的點心已經吃差不多。酒足飯飽后還不忘照一張合影,這是有錢人請洋人在喝「花酒」,請來了十位風月場里的年輕女子。

荒蕪的長城,一眼望去只有一個人站在那里憑吊懷古。長城,曾是歷朝歷代防御北方游牧民族的要塞。可清入關后,長城功能盡失,幾乎沒有幾次修繕。從照片中看到,城墻有的已經坍塌,雜草叢生,盡顯蒼涼。

清朝官員給洋人送來了一面「萬國咸喜」的錦旗,還不顧廉恥的在那跪地叩拜。洋人幾位家眷在一旁觀看,對她們而言充滿好奇,可卑躬屈膝的一幕讓后人感到心痛。

行走在北京安定門外行進中的駝隊,那駝鈴成為老北京人的記憶。箭樓已經坍塌,看起來殘破不堪。駝隊是商旅運貨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京城的生活必需品以及達官貴人的奢侈品,都是它們千里迢迢通過駱駝從塞北運回來的。

古老的城墻,綿延而去的駱駝,還有那清脆的駝鈴,都盡顯歷史的滄桑。

見過清末民初的雷峰塔嗎,如今天一樣樓宇亭臺嗎?這張照片就是當時的雷峰塔,看起來就是一個土堆。建于吳越時期的雷峰塔,歷經千年,多次被損毀又被重建。民間故事《白蛇傳》更是讓它廣為人知,有人說白娘子住的地方也太簡陋了吧!1924年9月25日,搖搖欲墜的雷峰塔終于轟然倒塌,「雷峰夕照」勝景名存實亡,直到1999年重建,它才又呈現在世人面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