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照片:犯人跪地上爬行,地主小妾扭扭捏捏,抽煙太監一臉滄桑

借助大清末年留下的黑白照片,讓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王朝最後的影像。雖然它沒有史料那樣詳實,卻可以直觀地瞭解那個時代的社會風情。這視覺印記被永久定格,儘管瑣碎卻一樣可以一窺其貌。整理十多張照片,滿足大家的好奇心,和清宮劇差別很大!

清朝末年,西方的第一次工業革命已經漸盡尾聲,而清朝的洋務運動並沒有挽救其國運,與歷代王朝末年一樣民不聊生。即便那些早已經傳入中國的「奇巧淫技」在偏遠地區還是讓人感到懼怕!

上面這張照片就印證了這一點,黝黑的面孔下,面對鏡頭,好奇的表情有之,疑惑的表情也有,還有的把雙眼給捂上了。即便是大清的統治者慈禧太后也是在二十世紀初才接受了照相,而此時照相技術傳入中國已經有六十年了!

等待救濟的災民,鍋碗瓢盆都用上了,可憐巴巴的。對于災情,哪個王朝都不會袖手旁觀,不賑災就會危及自己的統治。可在清末,朝廷腐敗,百姓被苛捐雜稅壓的喘不過氣來,一旦遇到災情,很多人立馬就陷入絕境。當時華北地區的「丁戊奇荒」,就有上千萬人餓死。

滿族大戶人家吃飯的場景,的確是讓貧窮限制了想象。窮苦人家吃頓飯頂多倆菜,很多時候都是吃糠咽鹹菜。坐上首的是正妻和她的婆婆,小妾在兩邊坐。僕人在一旁站著,隨時伺候酒水。

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女孩,衣服華麗,劉海下的臉龐白皙透亮。她翹著二郎腿,小小年紀已經裹了腳。清末,女子幾乎沒有不纏足的,越是大戶人家越熱衷于此。不過滿足女子又是一個例外,她們都是天足。

在威海衛訓練的華勇營,一支漢奸部隊。1898年威海衛成為英國租借地,就開始招募中國人組成雇傭軍。他們裝備精良,訓練有素,作戰頑強。參與威海衛慘案,庚子事變時更成為八國聯軍的幫兇,可謂沾滿了國人的鮮血。1906年,存在了七年的華勇營被遣散。

一張祖孫三代的老照片,後期被上色後更是分毫畢現。竹椅上的公婆神情倨傲,對著攝影師投去不屑的眼神。年輕的兒媳婦抱著孫子在一旁站著,這和現在婆婆看孩子大不一樣。

她們的院落寬大,走廊都是精美的木雕做成,院子裡用的地磚,一看就是大戶人家。

在兩名獄卒的看管下,一位犯人像狗一樣在地上爬行,尊嚴已經被踐踏地體無完膚。封建社會,對犯人的刑罰都很重,而且身體上心理上上都受到淩辱。犯人遊街示眾,有的刑罰也是不寒而慄。

廣州珠江上漂流的「花船」,也就是水上青樓,專門服侍那些官員,鄉紳,洋人等。當時廣州貿易繁盛,娛樂業得到大發展。船妓都盛裝豔服,傾其所能,讓其到船上消費。

南方某地一地主的全家福,站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小妾。面對鏡頭,小妾可沒有大家閨秀的氣勢,反而顯得扭扭捏捏,一點都不自然。

一位抽煙的太監,看看臉上的皺紋就知道在宮裡經歷了什麼。他緊鎖眉頭,正借煙消愁。清朝總體來說,太監並沒有過多地干預朝政,太監品級最高也就四品。這太監中只有李蓮英是個例外,到了二品。

74歲的李鴻章率清朝使團與俄國沙皇合影,1896年,李鴻章奉慈禧之命,參加了俄國沙皇的加冕典禮。沙皇二世對他尊敬有加,特意授命總理大臣全程接待,李鴻章的抽煙排場更是驚呆沙俄重臣。這位大清「再造玄黃之人」還沒有從甲午海戰的慘敗中走出來,因為簽訂《馬關條約》而千夫所指,可與列強一爭長短之人又非他莫屬。「聯絡西洋,牽制東洋」,于是他首訪俄國。

天安門,牆皮脫落,滿目瘡痍。歷經戰亂的城牆見證了大清的屈辱,八國聯軍佔領北京城後,皇宮的威嚴已經蕩然無存。蕭條的街道,無不昭示著大清的沒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