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攻克襄樊就能改變三國格局:這種改變,劉備諸葛亮能否接受?

關羽水淹七軍擒于禁斬龐德威震華夏,嚇得曹操要遷都避其鋒芒,這不是曹操膽小,而是襄樊之戰的影響實在太大了,大得甚至超過了赤壁之戰和夷陵之戰。改變漢末歷史進程的大戰役,官渡之戰讓曹操成了最強勢力,赤壁之戰形成了天下三分的格局,襄樊之戰則為三馬食槽、三分歸晉埋下了伏筆。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即使沒有赤壁之戰,天下還是得一分為三,劉琮肯定斗不過他的「族叔」劉備,荊州最后還是得易主不改姓;益州劉璋暗弱,劉備不取,孫權也會打過去——從益州叛逃出來的錦帆賊甘寧甘興霸,就不止一次勸說東吳西進。

甘寧并不僅僅是個赳赳武夫,他的政治遠見不在毛玠之下,他的替孫權做的戰略規劃,跟諸葛亮的隆中對和魯肅的榻上策有異曲同工之妙: 「劉表慮既不遠,兒子又劣,非能承業傳基者也。至尊(對孫權的尊稱) 當早規之,不可后操(要搶在曹操前面下手) 。圖之之計,宜先取黃祖,一破祖軍,鼓行而西,西據楚關,大勢彌廣,即可漸規巴蜀。」

習慣投降的張昭對甘寧的建議不屑一顧,孫權卻大加贊賞,舉起一杯酒敬給甘寧: 「興霸,今年行討,如此酒矣,決以付卿。卿但當勉建方略,令必克祖,則卿之功,何嫌張長史之言乎。」

孫權這話給足了甘寧的面子,卻掃了張昭的面子,甘寧也不負所托,真把黃祖拿下了: 「權遂西,果禽祖,盡獲其士眾。遂授寧兵,屯當口。」

甘寧在投奔東吳之前,曾在黃祖手下受了三年窩囊氣,這一戰算是盡雪前恥,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荊州之危:荊州乃四戰之地,曹操眼巴巴地看著,孫權也在流口水,劉琮即使有蒯越和蔡瑁扶持,也難以在兩面夾攻下圖存待變。虎踞新野的劉備并不是善男信女,更不會放著嘴邊的肥肉不吃——劉備寄居荊州,實際是老貓枕著咸魚睡,做夢都想咬一口。

赤壁之戰打不打,天下分崩都是必然趨勢,但是關羽那可打可不打的襄樊之戰,卻徹底改變了三國格局,其戰役規模,可能也僅次于袁曹官渡之戰,比后來的夷陵之戰、合肥之戰規模都要大。

赤壁之戰的規模,史學家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孫劉聯軍加起來也不超過五萬人:周瑜的三萬人可能是實打實的,劉備的兩萬數量,肯定是注了水、吹了牛,即使是尊劉貶曹的《三國演義》,夸大了劉備在赤壁之戰中的作用,卻也不能不承認,劉備能拿出截擊曹操的步騎兵,也只有張飛三千人、趙云三千人、關羽五百人。

赤壁之戰前劉備一直在新野韜光養晦,那個小縣城也裝不下一萬大軍,所以從赤壁之戰雙方出動的兵力來看,遠不如后來打成一鍋粥的襄樊戰役——這一戰后來應該叫荊襄之戰,戰火從襄陽樊城燃起,最后燒遍整個荊州,孫權和曹操都派出了主力部隊,關羽當時的兵力,應該不會少于三萬,再給他幾個月時間,就有可能發展到十萬。

關羽一戰全殲于禁七軍,殺死的少而生擒的多,俘虜都被送到江陵進行整訓(羽以舟兵盡虜禁等步騎三萬送江陵),這對曹操和孫權來說都是重大威脅:關羽原本就已經兵強馬壯,勢力范圍甚至已經擴展到許昌周邊,如果這三萬俘虜整訓完畢成為生力軍,那麼關羽就可能擁有十萬之眾。

關羽擁兵十萬,不管是打曹操還是打孫權,只要劉備從西川、漢中或夷陵開辟第二戰場,三國可能就要變成兩國了:打曹操或許有些困難,打東吳還是比較輕松的,所以最害怕的還是孫權。

我們看三國地圖就知道,響應關羽并接受關羽印綬的地方武裝,就在離許昌一百多里的地方: 「梁、郟、陸渾群盜或遙受羽印號,為之支黨。《三國志·卷三十六》」「 陸渾民孫狼等作亂,殺縣主簿,南附關羽。羽授狼印,給兵,還為寇賊,自許以南,往往遙應羽,羽威震華夏。《資治通鑒·卷六十八》」

漢末和三國前期的幾次大戰,基本都是擊潰戰而非圍殲戰,關羽水淹七軍,借助天時地利人和,打得干凈利落,一戰而擒敵三萬,幾乎可以算是三國時期的淮海戰役,只要劉備給他一點支持,或者糜芳劉封不扯后腿,關羽鉚足了勁兒拿下樊城,就打開了進取中原的通道。

關羽連日苦戰,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而曹操不但派張遼和徐晃兩路馳援,還親自統帥大軍進駐摩陂,擺開了跟關羽決戰的架勢,孫權也不失時機地派呂蒙陸遜抄了關羽的后路——公安和南郡都是不戰而降,如果糜芳士仁堅守十天半個月,關羽完全有時間和能力撤兵回援,曹軍根本就不會追擊。

曹操嚴令襄樊前線總指揮曹仁不可乘勝追擊,在《三國志·卷二十三》中是有據可查的: 「太祖聞羽走,恐諸將追之,果疾敕仁,如儼所策。」

所謂趙儼的策略,其實也是曹操的意思: 「權邀羽連兵之難,欲掩制其后,顧羽還救,恐我承其兩疲,故順辭求效,乘釁因變,以觀利鈍耳。今羽已孤迸,更宜存之以為權害。若深入追北,權則改虞于彼,將生患于我矣。」

曹操親赴摩陂,孫權也前出到江陵指揮,三國三巨頭中的兩個傾巢出動對付關羽,儼然把關羽視為了平等對手,而剛自稱漢中王的劉備則開始著手為稱帝做準備,似乎對荊襄戰役一無所知——說劉備諸葛亮對關羽敗逃三個月一無所知,估計曹操也會笑掉大牙:「如此閉目塞聽,劉備的大耳朵是用來切絲拌黃瓜的嗎?」

正常情況下,荊襄發生如此大規模高強度戰斗,荊州和西川應該是羽檄交馳,四百里、六百里加急夜不收跑得腿都要斷了,劉備和諸葛亮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做出反應,如果他們肯真心幫助或營救關羽,荊襄之戰完全是另一個結局。

荊襄之戰以關羽敗亡告終,但是此戰的歷史影響卻極其深遠:曹操損失了三萬人馬,卻保住了門戶襄陽樊城,而劉備卻丟了一半家當和首將關羽,實力也從三國第二跌落為老三,更重要的孫劉聯盟破裂后再也恢復不到從前——破鏡重圓只是個美好的愿望,裂痕已經深刻入骨,不共戴天之仇根本就不可能一笑而泯。

關羽的襄樊之戰或荊襄之戰,讓三國地圖發生了根本性改變,這一戰對三國歷史的影響,也是極其重大而深遠的,這時候我們也禁不住產生了這樣一些問題:如果關羽打贏了襄樊之戰,那些接受他印綬的小軍閥,還能算劉備的下屬嗎?如果劉備和諸葛亮給予關羽足夠的人力物力支援,荊襄之戰會打出怎樣的結果?

這兩個問題有點大,也都比較難以回答,筆者更關心的是一個讀者諸君都能回答的問題:關羽統帥大軍出征襄樊,哪位謀士或武將替他坐鎮后方,能抗住呂蒙陸遜偷襲,并幫他打贏襄樊之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