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六十大壽,光緒親自上臺打鼓祝壽,為什麼打著打著大哭不止?

1894年,隨著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壽到來,日本人也送上了「賀禮」。那就是突然發動了進攻,炸沉了清軍用來運兵,且是借來的英國商輪「高升」號,甲午戰爭就此爆發。

由于慈禧太后過生日,又是六十大壽,自然是高興,高興之餘給眾臣放了三天假,不用理朝政,這三天的任務就是陪同她一起看戲。

也就在這個時候,光緒帝接到了袁世凱的來電,日軍軍艦已經開進大清水域。于是光緒帝離開戲場去跟大臣商議,慈禧太后不高興了,派李蓮英找回大家。也就在此時,光緒帝突然登臺開始打鼓,卻沒想打著打著,竟痛苦地哭了起來。

本身打鼓是為了哄慈禧太后高興,光緒帝此舉豈不是更加給慈禧太后添堵,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一、

光緒帝,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傀儡皇帝,從小就活在了慈禧太后的陰影之下,並無主見!

在《走向共和》這部劇中,從一開始他寫「頤和園」這三個字時,慈禧太后就給他下了定義,不要覺得這個評價是指他寫的字哦,更是說他這個人:

「框架氣勢不錯,總覺得骨子裡力量不足!」

可以簡單地理解成,光緒帝這個人,對于道德和文化水準,或者是對于做皇帝的大框架是沒問題的。但就是能力不足,也硬氣不起來,撐不起他所處的皇帝位置。

由于這時候的光緒帝已經親政,所以,名義上,朝廷中大大小小的事務都由光緒帝親自管理。事後只需要把處理的結果報給慈禧太后便可,正常情況下,慈禧太后是不會干預的,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之所以這樣做,其實也是有慈禧太后自己,以及對這個國家的未來考慮的。畢竟光緒帝年少氣盛,大清國又處于風雨飄搖之中,有了慈禧太后最後的把關,不至于讓光緒帝做出太多激進,或者太過愚蠢的決定,這也屬于對光緒帝進一步的親政培養。

有人講慈禧太後跟光緒帝是政敵,水火不容的,有這種想法也不能說錯,但在戊戌變法之前,他們倆的關係絕對是親密的。慈禧太后嘔心瀝血為了大清,又是光緒帝的「親爸爸」,又是他的親「大姨」,他們本身並沒有矛盾點。

而且,在光緒帝大婚之後,也確實是還政給他了,給了他自由發揮的空間,雖對他也有限制,但主觀上並無惡意。

二、

慈禧太后辛勞了大半輩子,如今光緒帝也已經成才,自己的想法很單純,就是想退居二線,能有個地方安心養老。

當然,也不能把朝政全部給光緒帝,以光緒帝的能力,以及對他身邊人的了解,慈禧太后還是有點不放心。所以,仍然是要求處理比較大的政事,是要去頤和園彙報她一下的。

不然,哪個大臣一糊塗,上了一封彈劾太后的奏摺,不要以為不可能,當初兩宮皇太后垂簾聽政時,就有很多大臣反對。同治帝去世,慈禧要立載湉為皇帝時,更是有大批官員反對,比如內閣侍讀學士廣安:

「今日之舉,太后不立孫而立子,實開愛新覺羅氏未有之奇,此後必有變局。」

後來,慈禧太后還政給光緒帝,絕大部分官員是贊同的,也有個別人出來拍馬屁,卻拍到了馬蹄子上,比如禦史屠仁守。

他提出來兩點請求,一是繼續請求慈禧太后「訓政」,二是建議慈禧太后不要去頤和園,繼續在慈甯宮,以便干涉朝政。

慈禧太后看到這份奏疏,大怒,不僅將這份奏摺原封不動打回,還把這個禦史屠仁守革職,永不敘用。

由此可見,當時朝廷大臣們的態度,已經影響到了慈禧太后,繼續「訓政」名不正言不順,即使權勢如慈禧太后,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三、

理解了此時慈禧太后的想法,以及她跟光緒帝的關係後,我們就能更好地理解這段劇情了:

先說明一點啊,甲午戰爭打起來的時候,距離慈禧太后的生日還有好幾個月呢。事實上,也因為這場戰爭,慈禧太后準備了一年多的六十大壽慶典從簡了,最終在甯壽宮「孤獨」地過了六十歲生日。

毫無疑問,慈禧太后特別愛看戲,尤其是京劇,當然這種東西並非是慈禧首創,清朝的皇帝都愛看戲。不僅愛看,有時候還會親自上臺演出,比如乾隆帝,據史料記載,每年的臘月底,皇宮祭灶時,乾隆帝都要坐在坤甯宮的大土炕上親自打鼓清唱《訪賢》。除了乾隆帝,道光帝也曾經在給母親祝壽時,親自登臺獻唱,表演的曲目是八仙上壽,道光帝演麻姑。

看現在留下的畫像也好,照片也好,雍正帝和慈禧太后都是Cosplay的熱衷者,有扮演張三豐的,有扮演觀音菩薩的。

在《走向共和》中,慈禧太后酷愛看戲,也愛唱戲,開篇就是她親自登臺唱了兩嗓子。

所以,在慈禧太后六十大壽上,明明已經講了,這三天大家放假,盡情看戲歡笑。但光緒帝還是跟幾位大臣,在戲曲開始之後,偷偷溜出去商議國家大事去了。

這自然讓慈禧太后很不滿,于是派李蓮英叫他們回來,可以看得出,慈禧太后的眼神都是冒著「殺機」的。當然,慈禧太后也不至于這麼凶,雖然當初她也沖頂撞她的原戶部尚書閆敬銘發狠:

「誰要讓我的生日過的不舒坦,我就讓他一輩子不舒坦!」

這其實是氣話,是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閆敬銘,又被他嗆的厲害,隨口一說的氣話。

四、

光緒帝當然知道慈禧太后的脾氣,一聽太后發怒了,他沒有直接歸位,而是偷偷去了臺上,拿起了鼓槌,打起鼓來。

這段劇情並非完全杜撰,光緒帝確實懂音律,懂喜劇,有時候也會自己登臺敲鑼或者打鼓。

也正是因為宮廷中皇上,太后都熱衷于看戲,甚至還把戲班子搬進宮裡,人們看在眼中,痛在心中。

在狄楚青的《庚子即事》中有這麼一段記載:

清末的北京街頭,到處是對譚派京劇唱腔的眾口模仿:「家國興亡誰管得,滿城爭說‘叫天兒’」

據傳說,之前打鼓的都是坐著打的,就因為光緒帝突然登臺站著敲鑼,皇上都站著了,庶民哪敢坐著?導致坐著打鼓的樂手不敢再坐著,從此以後,打鼓就只能站著打了。

我們前面已經分析了,慈禧太后和光緒帝都愛看戲,慈禧太後跟光緒帝的關係還是比較融洽的,光緒帝也是以孝治天下的。這幾條原因結合在一起,就有了光緒帝登臺打鼓祝壽的場景。

皇上親自登臺打鼓祝壽,不能說他不孝,而且用心良苦,投慈禧之所好,且技藝還算高超,沒有掉鏈子。

不得不說,此舉確實讓慈禧太后很感動,雙眼中也流露出對這個「兒子」行為的滿意,但很快她就發現不對勁了。

五、

光緒帝打著打著鼓,卻大汗淋漓,同時痛苦不已,淚流滿面,大喜的日子,他這不是故意噁心慈禧太后嗎,他為什麼會這樣?

光緒帝的哭,其實夾雜著很多情感在裡面,既包括對自己的,又包括對國家的,還包括對太后的:

對自己來講,當了這麼多年傀儡皇帝,好不容易親政了,想大展宏圖了,結果還是處處被慈禧太后制約,處處讓「親爸爸」聖裁。連日本人都打進來了的軍國大事,卻還得放一邊,先得去去討好太后,所以,他很委屈。

其次呢,光緒帝比較軟弱無能,這是他性格也是他能力的弱點,遇到問題,並沒有就事論事去想法解決,而是先表現出了無助。他的哭,即是哭自己軟弱,也是哭自己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去應對,同時也是對已經到來的戰爭的迷茫。

再有,光緒帝性子很急,打仗這種事雖然先機很重要,但之前他們也分析過了,他們最好的戰術就是拖延戰術,拖得越久對大清越有利。但光緒帝很急,急于開戰,正趕上這次戲臺上演的也是打戲,隨著節奏越來越快,光緒帝急于打仗的心態也暴露無遺。他的哭,也夾雜著不能快速找日本軍隊決戰的苦惱,拖一天,他就急一天。

最後,就是憋屈,對內憋屈,對外也憋屈,一個皇帝做到這個份上,確實慘了點。別說他了,即使放在現在,我們一個普通老百姓,遇到國家被入侵的事情,想必也會義憤填膺。一方面戰爭已經起來了,一方面這邊還在歌舞昇平,也會流下眼淚,哀國之不幸。

當然,光緒帝的哭,更有可能就是哭給慈禧太后看,用無聲的哭,來表達自己的訴求。

可以說,這段劇情是整部劇的一個小[高·潮],配合鼓點,讓人們感受到危機的逼近,又無可奈何的掙扎,很痛苦,但就是無法放聲大哭,只能默默流淚。

事實上,慈禧太后確實被光緒帝感動了,感動之餘更多的是震撼,她也沒想到光緒帝會哭出來。雖然她曾經講過無論如何也不能礙著辦壽,但還是暫停了六十大壽的舉辦,並且放權給了光緒帝,讓他去組織這場甲午戰爭了。甚至于關心光緒帝,親自到軍機處查看,又怕給光緒帝看出自己在關心。

面對光緒帝讓她聖裁,她馬上說一句沒事,沒事,就是來看看,同時給皇帝收拾收拾衣服以示關心,至于軍國大事,這種事皇上你自己做主,隨後就走了,足可見慈禧太后的轉變。

對于慈禧太后這種鐵石心腸的人,哭,有時候確實能融化她內心的一絲軟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