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女商販沿街叫賣,戴枷的少年囚犯無法行走,梳三把刀髮型的已婚女子

從這些珍貴的老照片中,我們能夠看到生活在一個半世紀以前中國人的服飾穿著和精神狀態。為了使照片更加生動,小編結合AI技術和手工對圖片進行了清晰和上色處理。

扛著農具的老人

圖中的老人是外國人雇傭的園丁,負責給洋人打理花園,他肩膀上扛著一把歐洲鐮刀,開始老人對這件怪模怪樣的工具很抵觸,但很快就能熟練的使用它了。站在旁邊的是他可愛的小孫子。

街頭小販

從背景的籬笆和梯子能看出是同一背景拍攝,只是老人換成了駱駝挑子。這種挑子是當年上海到處都可以看到的流動食品攤,所光顧的也都是些底層的窮苦人。他們就在挑子旁邊用很短的時間完成進餐。湯姆森說:和英國人豐富的食品和營養相比,這些吃食實在少得可憐。同時他又驚歎吃得很少的中國人卻能完成大量繁重的體力工作。

挑夫

依然在竹籬笆前的梯子下拍的照片,這次的主角換成了一名拿著扁擔的男子。扁擔的一頭拴著麻繩,這些簡陋的東西加上他的力氣,就是他得以生存下去的全部資本。

女商販

沿街叫賣的女商販,一隻手抱著很多笤帚,另一隻手裡提著一些竹編的籃子,她穿著破舊衣衫,腳下的鞋子因為過于破舊已經變形。

戴眼鏡的人

湯姆森對這種打扮的人表達出了厭惡之情,雖然這些人在擁擠的上海街道經常可以看到,但他們的身份實在難以琢磨,可能是學者,也可能是占卜師或醫生。小編以為,之所以產生這樣的心理,大概是因為洋人難以看透這類知識份子的心思所導致的。

端酒的男子

一名年輕的僕人,腦後的辮子細長垂地,手中的盤子裡裝著「雞尾酒」的配料。雞尾酒是當時公認的 一種「提神飲料」,它用各種酒和飲料混合而成,顏色鮮豔漂亮,湯普森介紹說,圖中的少年已經能夠很熟練地調配了。

少年囚犯

戴枷的少年囚犯,不知因為犯了什麼錯被罰示眾。他的辮子被拴在門框上令他無法走動,臉上髒兮兮的,神情裡並沒有羞愧和不安。

買辦

買辦是幫助洋人和中國人進行貿易的中間商人,這些人從前在教會學校學習或受過高等教育,懂洋文,可以給洋人充當翻譯。除此之外,他們都還經營有自己的商鋪,是當時社會上的有錢一族。

士兵

年輕的清兵,戴著頭巾,穿著制服,一腳踏在一座公館前的臺階上,看上去很健壯。清兵分為八旗軍和綠營軍。其中八旗軍由滿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漢軍八旗組成。綠營軍則主要由招募的漢人組成。

福州女子

湯普森在攝影棚裡拍攝的照片。一名來自福州的依嫂(已婚女子),裹小腳,穿著皺巴巴的土布衣服。她的腦後梳著很大的髮髻, 並不是那種有代表性的「三把刀」髮型。

廣州女子

這名女子來自廣州,一手拿著手帕,一手拎著陽傘。她的髮型非常複雜,是一種被稱為「茶壺」的髮型,在當時非常流行,但每一次梳理都要花去很多時間。

澳門女子

戴著格子頭巾,穿皮鞋,目光犀利,拿著代表時尚的遮陽傘。在另一張照片中,湯普森又說這名女子來自香港,可能是兩地距離比較近,服飾基本相同的緣故吧。

上海女子

這是一名上海當地的女子,穿寬袍大袖,梳鵲尾,戴抹額,面容姣好沉靜。

女子合影

三名上海女子的合影。其中有前面圖中的那名女子,她和女伴促膝坐在太師椅上,一名傭人側身站在後面。湯普森注釋:這些女子身上戴著不少用不同材質製作的首飾,而這些東西基本是她們傾其所有置辦的。

洗腳

過去的女子在日常生活中是不以腳示人的,尤其是纏足的女子。圖中這位女子來自南方地區,一雙天足。在那個時代不受裹腳之苦,實在是幸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