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湖廣總督張之洞伏案辦公,年輕人苦讀上演「頭懸梁」一幕

小編搜集到一組晚清老照片,在此分享出來,我們一同感受100多年前的社會狀況。這些照片所呈現的歷史場景,與你想象的相符嗎?

埋頭苦讀的年輕人。

東漢時期,讀書人孫敬經常讀書到深夜,為了防止打瞌睡,他找來繩子綁住頭髮,系在房梁上,只要他一打瞌睡就會因為疼痛而醒來。這就是「頭懸梁」的故事。照片記錄了一個真實可感的「頭懸梁」場景,那位年輕人如此用功,很可能是為了考取科舉功名。

穿著破舊衣服的磨刀匠人。

「磨剪子嘞戧菜刀……」這是以前大街小巷經常響起的吆喝聲,宛轉悠揚,充滿市井生活氣息。磨刀,是一門技藝,也是一個行當,匠人帶著一條板凳、一把戧刀、幾塊磨石,走街串巷,為老百姓解決菜刀、剪刀粗鈍的煩惱。

肅親王善耆的嫡福晉赫舍里氏。

赫舍里氏站在鏡子前拍照,既能看到正面,也能看到背面和側面,最大程度地展示了自己的形象。她身穿蟒袍,雍容華貴,嚴肅莊重。

頭戴大拉翅的旗人貴婦。

這位女子與上圖赫舍里氏拍照的視角相似,而且用了同一塊鏡子。她沒有被標注身份,我們猜測她是肅親王善耆的側福晉。

湖廣總督張之洞正在辦公。

這是一張罕見的晚清名臣伏案辦公的照片。張之洞工作、生活極不規律,晨昏顛倒,常常下午兩點睡覺,晚上十點起床辦公。他既能長久不睡,也能在任何情況下酣眠。就因為這事,大理寺卿徐致祥到慈禧面前告了他一狀,說他「興居不節,號令無時」。慈禧認為無關大局,沒有深究。

被俘虜的清軍士兵。

1900年,義和團運動期間,董福祥的甘軍和義和團圍攻東交民巷的各國使館,50多天沒有實質進展,自身還傷亡慘重。照片記錄了一位被使館區內外國軍隊俘虜的清軍傷兵。

長江漁民訓練水獺捕魚。

我們聽說過或者見過魚鷹捕魚,水獺也能被訓練用于捕魚?其實,這也是一個古老的傳統。漁民訓練水獺,讓它們將魚群趕到岸邊的漁網中,這種方式能夠捕獲更多的魚。目前,水獺屬于國家保護物種,沒有人用它來捕魚了。

一個孩子在看畫片。

一個街邊的攤位擺著各種新奇的玩意兒,那位男孩正拿著某種裝置看講故事的畫片。周圍的人群可能是被攝影師的照相機吸引。

喝洋酒猜拳的女子。

三位年輕女士一身時髦的打扮,喝酒猜拳,非常歡樂。這是在照相館擺拍的場景。

土地廟。

土地廟是舊社會民間供奉土地神的廟宇,各地城市、鄉村均有分布。土地能生五谷,因而獲得百姓的祭祀。其神格不高,且為民間信仰,多半造型簡單,以磚塊砌成小廟,更簡陋者以兩三塊石頭壘砌而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