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期,天水四大族有多豪橫,皇帝也要退讓三分

三國時期,甘肅有一位大儒,不堪家鄉人的欺負,逃到京師謀生。然而,家鄉的豪強依舊不放過他,竟然設套陷害,最后被抓下獄。關鍵時刻,曹操伸出了援手。

這就是甘肅天水人薛夏的傳奇故事,被寫進了《三國志·魏書》,得以流傳至今。薛夏字宣聲,天水人也。《魏書》中沒有說薛夏生卒年月,按照記載的情形推算,應該是漢末人。他出生前,發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一天,他媽媽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一人,有人給了他一篋衣,就是一小箱子衣服。還給她說,你生下的兒子,一定是很賢明的人,將來會被帝王所推崇。

果然,小時候的薛夏,就異常聰慧,等十幾歲的時候,才辯過人,經常把天水的同齡學子辯得啞口無言。雖然他名聲日益昭彰,但卻得罪地方的大家族。當時,學子們出仕,多是推舉孝廉等辦法,你這麼出色,這讓豪強們如何推舉自家子弟。

原來,天水有姜、閻、任、趙四大豪強。這幾家,都是稱霸一方的大家族,他們聯手控制著天水的局勢。后來,馬超就曾被四大豪強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拋妻棄子,敗走漢中。諸葛亮北伐,在收服姜維時,也有四大豪強家的子弟擔任郡丞、郡尉、從事等的記載。可見,這四大豪強,其實就是當時天水的實際控制者。

薛夏家是單家,就是寒門獨戶,沒有勢力強大的親朋好友可依仗。他雖然博學有才,但不依附這四大豪強就出不了頭。可是,無論四大豪強如何拉攏他,他就是不屈服,不依附。這也太不給豪強們面子了。于是,這四大豪強,就準備聯手收拾他。然而,薛夏也不笨,他聽到消息后,只能出走了。看看,一個大儒居然被家鄉豪強逼迫的無法立足了。

薛夏是有理想,有抱負的人,既然離開了家鄉,就到京師去游學吧。到京師薛夏名聲依舊很大,還結識了曹操。《魏書》記載:太祖宿聞其名,甚禮遇之。可見,曹操也是很看重薛夏的才學。

然而,家鄉的豪強們依舊在給他找麻煩,你跑到哪里都沒用。天下豪強是一體,天水的四姓豪強,聯系到了潁川一帶的豪強,給薛夏下了一個套。當時,潁川豪強和士族勢力不是一般的大。大家族云集,自然也是人才眾多。曹操的能成事得力于潁川郡豪強士族集團和人才的支持,其中的比如荀彧、荀攸、郭嘉、鐘繇等,背后都潁川的大家族。此外,潁川還有辛毗、陳群、杜襲、趙儼四大名士,這些人有的在曹操集團,有的不在,但在潁川有著巨大號召力。

潁川的世家大族,要收拾個天水讀書人,那不是小菜一碟嗎?于是,他們設了一個局,把薛夏騙到了潁川,然后下獄,準備治罪。此時,曹操在冀州。從這點上看,時間應該是擊破袁紹,奪取冀州之后。他聽說薛夏下獄了,拍著手無奈地說,薛夏是無罪的啊,只不過是漢陽的那些小兒輩想殺他而已。

于是,曹操就發文給潁川郡的人說,弄清楚原因,送他出來,接著把曹操就召他任軍謀掾,就是曹操麾下參議軍事的屬官。這是一個過渡性的,帶有考察意味的崗位,任一段軍謀掾后,就要被安排其他崗位上。后來,曹丕建立魏,也比較欣賞,薛夏的才華,就任命他為秘書丞。

史書記載:「黃國中為秘書丞,帝每與夏推論書傳,未嘗不終日也。每呼之不名,而謂之薛君。」從這段記載上可以看出,曹丕非常信任薛夏,更為推崇他的才華,經常在一起交流切磋,他把薛夏視為師長,稱之為薛君。曹丕還把他看做是孔子的傳人,甚至認為,他要是在孔子時代,肯定會成為孔子的入室弟子的。一次,曹丕給他寫了「入室生」三個字送他。魏文帝認為,薛夏像公孫龍一樣善于辯捷,但卻不荒誕,不為辯駁而狡辯。他是非圣人之言不談,即便是孔子的弟子子游、子夏也比不過他。說完這些,魏文帝就給他寫了那三個字。

真沒想到,三國時,甘肅還有這樣一位才華絕的人物。一次,征東將軍曹休還朝,來拜見,魏文帝曹丕,正趕上魏文帝和薛夏談論咨詢。而曹休已經到了門外,于是,魏文帝讓人引曹休進來。坐定,他對曹休說,這是秘書丞天水薛宣聲也,一起坐下,共同探討吧。

可見,魏文帝對他的信任程度。魏文帝看到他衣服比較薄,也比較舊,無法御寒,就把自己的外套解下,給他披上了。有人聽到這件事后,忽然醒悟過來,這不就是薛夏母親當年夢中的事情嗎?于是,他就成為人人仰慕的高士。

可惜的是,還沒有多久,魏文帝曹丕就去世了。薛夏依舊任他的秘書丞。一次,他把要辦的文書,移給蘭台,這是另一秘書機構。可是,蘭台卻不接受。蘭台的人說,秘書署和蘭台,一個是署,一個是台,并非同級別的機構,不能移文。誰知,薛夏一句話,讓蘭台的人,無言以對。他說:蘭台為外台,秘書為內閣,台、閣,一也,何不相移之有?這句話,奠定千年以來,秘書署(監)和蘭台的關系。以后,秘書署給蘭台的文件都稱之為移文。后世,大凡平級機構,相互間,交流簽發文件,都稱之為移文。

這樣一位重臣,一位大儒,面對老家的豪強勢力,也無可奈何。他走后,天子親自下文,讓他的兒子,不要回天水,就在京師居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