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中的郭淮:識破諸葛亮、屢挫姜維,思維縝密、名震關隴的名將

三國為什麼是每個男人繞不開的情懷?不僅因為它承載著我們內心中的英雄夢, 更緣于那是個「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大時代:眾多性格各異、或俊或丑、或窮或富的男人,都能獲得充分展示自己一技之長的機會,在史書中留下或淺或重的一筆,而不是在渾渾噩噩中虛度一生的光陰。

不過,由于某些「明星」的光芒過于耀眼,讓許多同時代的精英失去了被關注的機會;更有甚者,還被演義塑造成了凸顯主角光環的背景板乃至炮灰。

比如曹魏大將郭淮,在演義的情節里,他于鐵籠山一戰,被意氣風發、文武雙全的蜀漢頂梁柱姜維親手除掉;而在目前的影視作品中,他又變成了間諜頭子。

真實的郭淮是什麼一副模樣?史書稱他「方策精詳,垂問秦、雍」,與那些公認的時代大咖交手,也絲毫不落下風。

郭淮,字伯濟,太原陽曲人,建安年間以孝廉入仕,起初只是在地方任職。公元211年,曹丕出任五官中郎將后,任命郭淮為「門下賊曹」。這個官職看起來不太好聽,實際上是長官的親信,為門下五吏之一,主管防盜、防賊之類的警備事務。

公元215年,曹操搶在劉備之前出征漢中張魯,郭淮以「丞相兵曹議令史」一職隨行。在漢中平定后,曹操東還,留下征西將軍夏侯淵駐守,把郭淮配給他當司馬。

司馬的任務是協助將軍管理本府軍事,相當于后世的參謀長。由此可以推測,郭淮必定是在平漢中之戰中表現出色,才被閱人無數、眼界極高的曹操相中,讓他肩負起協助夏侯淵對抗劉備集團的重任。

但歷史總是充滿了戲劇性。公元217年,劉備果真北伐漢中,但彼時的郭淮卻帶病在身、未能隨行。經過一年多的鏖戰后,公元219年初,夏侯淵在定軍山一戰中著了劉備、法正的算計,被老將黃忠臨陣除掉。

統帥被斬首,當時的曹軍一片慌亂、軍心動蕩,已經歸隊的郭淮和督軍杜襲整頓軍隊,其后推舉張郃為臨時統帥,人心這才安定。

第二天,劉備試圖渡過漢水乘勝追擊,曹營眾將都主張依水布陣、阻止劉備登陸;但郭淮卻見解獨到:「依水布陣是心虛示弱,不如遠離岸邊、誘敵渡河,待他們半渡而擊之」。隨后曹軍依照他的部署列陣,劉備看出了這一圖謀,放棄了強渡的打算。

沒過多久,當戰報遞交給曹操后,這位久經沙場的行家眼前一亮,對郭淮的臨陣反應極為贊賞。因此,當正式任命張郃為持節都督后,他繼續讓郭淮擔任司馬。

從上述履歷不難看出,郭淮屬于曹丕的嫡系,他以參謀身份出征漢中、隨后以參謀長的角色留守漢中,都體現出曹氏父子苦心安排隊伍交接的用心。

因此,當曹丕掌權后,郭淮也順利轉正、成為一方大員。

公元220年初,曹丕繼魏王之位后,立即加封郭淮為關內侯,以征羌護軍之職配合張郃、楊秋討伐關中胡人叛亂。

同年10月,曹丕稱帝,封郭淮為射陽亭侯,領雍州刺史。此后,郭淮就駐守在民族關系復雜、叛亂頻仍的關隴地區,他剛柔并濟,既以雷霆手段打擊反叛行為,但對于真心來降的百姓則關懷備至、噓寒問暖,因此被人們尊重地稱呼為「神明」。

而隨著諸葛亮展開轟轟烈烈的北伐事業,關隴也成了最前線。在持續多年的一系列鏖戰中,面對一代傳奇諸葛亮,郭淮憑借強大的學習能力逐漸進步,甚至上演過扭轉戰局的神跡。

公元228年,諸葛亮首次北伐。他讓趙云以疑兵作勢出斜谷,實際上自己率主力兵出祁山,出其不意地拿下隴右的天水、南安、安定等郡,一時間,關中震駭。但在隨后,防守軍事要地街亭的馬謖不敵張郃,而高詳扼守的柳城則被郭淮攻下,蜀漢軍隊功敗垂成、只能撤退。

隨后,郭淮又平定了隴西羌人叛亂,兩次戰功疊加,被加封建威將軍。在公元229年,諸葛亮第三次北伐時,郭淮試圖救援被圍攻的武都、陰平二郡,被諸葛亮逼退。

公元231年,蜀漢第四次北伐拉開序幕。郭淮曾試圖抄蜀漢主力的后路,卻被早有準備的諸葛亮擊敗,并且還被順手收割了當地的麥子;隨后司馬懿在壓力之下與蜀漢軍隊展開主力對決,卻被魏延、高翔、吳班等人陣斬甲士3000。

不過,蜀漢軍隊隨后因糧草問題不得不撤軍。而在當時,曹魏一方同樣軍糧告急,但憑借郭淮在當地的威望,他們成功地從隴右當地少數民族手中征集了不少軍需。

公元234年,諸葛亮展開了第五次北伐,郭淮正是在此戰中成了「關鍵先生」。

戰役之初,司馬懿率領曹魏主力駐扎在渭水之北。得知諸葛亮兵出斜谷,他極為擔心對方立即沖向武功、隨后向東迫近長安;但當諸葛亮選擇了奪取渭南、并駐扎五丈原后,他大為松了一口氣,并且得意地對眾將說:「亮若出武功,依山而東,誠為可憂;若西上五丈原,諸將無事矣。」于是他也率軍渡河,背水為營與蜀漢軍隊對峙,以阻斷對方的東進路線。

對于這一局面,當時的曹軍眾將普遍興高采烈。但諸葛亮哪有這麼簡單?明明知道司馬懿善于打龜縮戰,怎可能跋山涉水專門跑來跟他對峙?假如曹軍真的就此部署下去,諸葛亮的第五次北伐也許會獲得巨大成功。

但郭淮改變了局面。經過分析,他對眾人指出,諸葛亮進駐五丈原,背后有更為遠大的戰略構想,那就是向西占領陳倉、祁山、天水,斷絕隴道,打造一塊穩固的作戰基地,以此改變以往從益州、漢中往北運糧運人的窘境;隨后威脅民族關系復雜的隴西地區,從而實現在西、南兩個方向對曹魏形成巨大壓力。

因此他斷定,諸葛亮一定會爭奪北原,主張先行占領。司馬懿在經過一番考慮后,承認了自己的疏漏,同意郭淮屯兵北原。

隨后諸葛亮果然派重兵渡河搶占積石原,但郭淮已經及時趕到,并且突擊修好了防御工事,蜀漢軍隊進攻受挫,只能返回南岸。

幾天后,郭淮再次預判了諸葛亮的計劃。當時蜀漢大軍突然西行,曹營諸將都認為對方是要攻打西圍,只有郭淮認為這是虛張聲勢,是要調動魏軍,隨后趁虛進攻陽遂。事實果然如郭淮所料,諸葛亮的計劃再次遇挫。

由此可見,在與諸葛亮的多次交手中,郭淮已經慢慢摸清了這位大佬的套路,甚至比老江湖司馬懿更為清醒。

徒勞無功、積勞成疾的諸葛亮病逝后,曹魏在前線的對手變成了姜維。面對這位堪稱一時人杰的人物,郭淮同樣屢有上佳表現。

公元240,姜維出兵隴西,郭淮領軍將其逼退,其后遷移了三千多戶羌、氐百姓充實關中;

公元247年,隴西眾多羌族部落聯合蜀漢、發動反叛,涼州胡王治無戴也率眾起事。曹魏眾將大多主張直接沖向叛軍老巢、其后姜維必定撤退;但郭淮斷定,涼州是虛,南邊的姜維才是關鍵,對方一定會首先進攻南邊的夏侯霸。隨后他果斷首先率軍往南,成功阻擊了姜維的計劃,隨后他再揮師向西,解決諸羌數萬人。

下一年,郭淮進擊涼州時,姜維出兵向西迎接治無戴、廖化在成重山修筑城堡收取諸羌散兵。郭淮力排眾議、兵分兩路,一部襲擾姜維,另一部主力強攻廖化;他的依據是這樣:姜維必然回援,但屆時廖化已被擊破,蜀漢將一無所獲。后來的事實果然如其所料。

在姜維的歷次北伐戰爭中,他屢屢被鄧艾、郭淮、陳泰等曹魏將領成功預判動向,總是被搶占先機,勞師動眾卻一無所獲、無功而返,蜀漢政權的實力客觀上遭到了削弱。

單單從郭淮這個「不起眼」將領的表現就可以看出,蜀漢與曹魏的人才隊伍存在較大差距。曹魏這邊,當五子良將、諸位夏侯/曹氏將領退出舞臺后,卻有源源不斷的軍事人才及時補位,從未出現斷檔;而蜀漢這邊,隨著以五虎將為代表的老一輩逝去,拿得出手的僅有一個「曹魏降將」姜維,結果只能是雙拳難敵四手,處處居于下風。這就不難理解諸葛亮為什麼要急著北伐,如他第一次北伐前所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復數年,則損三分之二,當何以圖敵!」話說,這也太難為他了。

至于郭淮,先于公元249年,也就是發生高平陵政變的那一年,被升為征西將軍,都督雍、涼諸軍事;隨后于下一年被朝廷下詔嘉獎,加封車騎將軍、儀同三司,進爵陽曲侯,食邑2780戶。顯然,這是司馬家族的刻意收買拉攏。公元255年,郭淮壽終正寢,追贈大將軍、謚號貞侯,由此看來,他堪稱那個時代的標準成功人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