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戰敗逃亡三個月,跟呂蒙孫權頻繁聯絡,劉備諸葛亮在干什麼?

看《三國演義》,關羽敗亡好像就是旬日之間的事情,劉備和諸葛亮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馬良、伊籍至,玄德急召入問之。二人具說荊州已失,關公兵敗求救。呈上表章。未及拆觀,侍臣又奏:‘荊州廖化至。’玄德急召入。化哭拜于地,細奏劉封、孟達不發救兵之事。」

這段描述跟史料相比,當然是猴吃麻花——滿擰,正史中的廖化是一年后才詐死埋名千里走單騎往成都奔逃: 「廖化字元儉,為前將軍關羽主簿,羽敗,屬吳。思歸先主,乃詐死,時人謂為信然,因攜持老母晝夜西行。會先主東征,遇于秭歸。」

從徐晃擊敗關羽,到關羽父子歸神,小說的描述是一氣呵成,但是按照史料記載的重大事件發生時間推算,關羽敗逃將近百日,坐鎮西川的劉備和諸葛亮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即使是襄樊戰役吃緊的時候,關羽也沒得到劉備集團一兵一卒一將的支援。

考證史實,講究孤證不立,但是不止一部三國史料,都記載了關羽從樊城敗退的時間:曹仁帶著數千人馬守樊城,暴漲的漢水差點漫過城墻,這是建安二十四年八月的事情。 「徐晃救至,水亦稍減,晃從外擊羽,仁得潰圍出,羽退走。」

這就是說,關羽敗退的時候,洪水只是小了一點而沒有完全退去,時間應該在九月份——漢水從漲到退,也不會超過一個月,時間太長,不用關羽挖墻腳,夯土城墻早就泡塌了。

徐晃在擊敗關羽之前,就已經得到了曹操從許都傳來的孫權要偷襲荊州的消息,并及時通報給了關羽。

建安二十四年有一個閏月,這個閏月就是閏十月,鐘繇得知曹仁徐晃戰事告捷,關羽負傷,上《賀捷表》的時間是建安二十四年閏十月初九,這恰好可以說明關羽戰敗是在閏十月之前,而關羽被擒斬,則是十二月底或一月初,宋朝把正月十三定為「關圣帝君飛升日」,應該是有一定道理的——當年的很多史料都已湮沒,我們有理由相信宋朝人知道的三國史實比我們多。

這樣一算,關羽從敗到亡,至少有閏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三個整月的時間,事實上鐘繇的《賀捷表》還是上晚了,在不閏的十月,曹操就已經收到了徐晃的戰報: 「冬十月,王自洛陽南征羽,未至,晃攻羽,破之,羽走,仁圍解。」

這樣一推算,就細思極恐了:按照當時的交通條件,月初大捷月底能收到戰報就算快的了,以樊城土墻沒塌、洪水少退的時間計算,關羽戰敗應該是九月份,最遲不過十月初。

關羽從襄樊撤退,是被擊潰而非在近乎被圍殲的情況下突圍,是否銜尾急追關羽,曹營諸將還在曹仁主持下開了一個前線軍事會議。大家都認為這是二次生擒關羽的大好時機,但是曹仁的參謀長、跟隨平寇將軍徐晃一起打過關羽的議郎趙儼表示反對: 「權遨羽連兵之難,欲掩制其后,顧羽還救,恐我承其兩疲,故順辭求效,乘釁因變以觀利鈍耳。今羽已孤迸,更宜存之以為權害。若深入追北,權則改虞于彼,將生患于我矣,王必以此為深慮。」

趙儼可不是普通的議郎,他就像曹操最信任的欽差大臣,出現在很多重大戰役中并起到過關鍵作用:「 于禁屯潁陰,樂進屯陽翟,張遼屯長社,諸將任氣,多共不協;使儼并參三軍,每事訓喻,遂相親睦。太祖征荊州,以儼領章陵太守,徙都督護軍,護于禁、張遼、張郃、朱靈、李典、路招、馮楷七軍。」

趙儼當時的一個身份是議郎,另一個身份是「丞相主簿」,他的話,曹仁不敢不聽。「仁乃解嚴」,就是網開一面放關羽撤出,緊接著曹操的命令就到了: 「太祖聞羽走,恐諸將追之,果疾敕仁,如儼所策。」

大家都是人精,趙儼這個欽差大臣說的話,代表的就是曹操的意思,所以大家翻閱史料就能看到,樊城解圍之后,曹營諸將就開啟了坐山觀虎斗模式,關羽也沒閑著,他一直在跟呂蒙保持熱線聯系:「 關羽還當陽,西保麥城。關羽數使人與呂蒙相聞,蒙輒厚遇其使,周游城中,家家致問,或手書示信。」

曹軍不追擊,呂蒙也不攻城,雙方你來我往,也不知談了些什麼,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劉備和諸葛亮在成都張羅筑壇稱帝的事情,似乎對荊州占據一無所知。

劉備和諸葛亮都算得上三國優秀的軍事家,不可能在一百天左右的期間里連一份戰報都沒收到——即使關羽的雞毛信送不出去,西川的偵察兵也該跑十幾個來回了。

劉備在成都毫無反應,孫權卻跟關羽搭上了關系: 「權使誘之。羽偽降,立幡旗為象人于城上,因遁走,兵皆解散,尚十余騎。權先使朱然、潘璋斷其徑路。十二月,璋司馬馬忠獲羽及其子平、都督趙累等于章鄉,遂定荊州。二十五年春正月,(曹操)至洛陽。權擊斬羽,傳其首。」

相關史料展示完畢,下面該由讀者諸君來捋一捋這個時間線了:關羽在樊城戰敗的最晚時間不超過冬十月,經過閏十月、十一月兩個整月的東奔西走,最后在馬超為都督臨沮被潘璋和馬忠設伏抓獲,連揮刀自裁的機會都沒有,而且被俘的,還不止關羽一人,這些人也都沒來得及殺身成仁。

三國爭霸,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義雖君臣恩若父子有時也會變成尾大不掉。關羽敗逃近百日也好,堅持百余日也罷,說劉備和諸葛亮毫不知情,這都不合常理。

孫子兵法有云: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劉備白手起家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最后三分天下有其一,跨有荊益和漢中之后,地盤還一度超過了孫權,百戰余生打下偌大一片基業,靠的可不全是運氣。要是沒有兩把刷子,早就步了公孫瓚、袁術、袁紹的后塵。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曹操能看到的事情,劉備應該也能看到,孫權都跟關羽取得了聯系,劉備偏偏變成了聾翁瞽叟,這話說出來,讀者諸君會相信嗎?

關羽在敗逃的百日之間做了些什麼,他跟呂蒙商量些什麼,雙方都諱莫如深而沒留下公開的資料,所以我們不知道關羽的投降是緩兵之計還是對劉備已經完全絕望。

不管怎麼說,關羽從敗到亡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在這期間都發生了哪些令人心寒齒冷的事情,筆者不知道,讀者諸君不知情也可以理解:比如您左邊鄰居家的小金毛被人踹碎了狗食盆子,右邊鄰居家秋田犬又被人打了兩槍,您知道是誰干的?

鄰居家的狗死了,除了少數幾根香蕉如喪考妣,大多數人都在吃瓜,但關羽和荊州對劉備諸葛亮來說,是一條臂膀和半個家業,他們怎會冷眼旁觀不聞不問?是真的沒得到消息,還是得到了消息而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這個問題,就只能提請睿智的讀者諸君來發表高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