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學會甄嬛的「圓滑」,走到哪裡都是拔尖的人,成全他人的同時也要成全自己

嗨,亲爱的们,我是爱生活,爱八卦,更爱文学的小主兒。

1.甄嬛「圓滑」的來源

我記得我看《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的時候,裡面的曹操最後剩下三個兒子開始爭權,一個是曹丕,一個是曹植,另一個則是曹子文。

在裡面並沒有把曹子文過多介紹,主要的原因是在大家的認知中,曹子文是個武將,是不可能領導國家走向繁榮穩定的。

我其實當時是有些奇怪的,為什麼武將就沒有能力領導國家呢?後來看了太多的歷史書後我才知道從古到今基本都是文官領導武將,很少有武將領導文官,並長久的。

在這裡說的不是武將沒有成就,而是說在一個國家穩定後,武將比起文官處於政治中心,還有治理國家方面還是欠缺些。

從這一點來看,甄嬛出身文官家庭,而華妃出身武將家庭,最後兩個人的鬥爭還是出身文官家庭的甄嬛贏了,就很能說得通了。

我們看懂了這兩個人的贏和輸的核心,也基本就知道自古以來為什麼是文官領導武將了。

甄嬛的父親是個文官,每日上朝,說明一直都是在京中,那接觸的人一般都是權高一級的官員。他知道什麼是「伴君如伴虎」,也在日常的接觸中訓練出了高段位的察言觀色,洞悉人性。

他知道怎麼做能更好在政治中心生存下去,於是他給自己即將進入後宮的閨女再三囑咐保重自身為上,所以甄嬛一進宮就採取了避寵的手段保存實力,這叫韜光養晦。

第一集中年羹堯因為又立了功,志得意滿地從皇宮走出來,身邊立即圍上去好幾個狗腿子跟著正在阿諛奉承。

皇帝身邊的總管太監蘇培盛追了上來,說皇帝惦記他的臂傷,賜給他金瘡藥膏,年羹堯大聲謝恩:「年羹堯多謝皇上聖恩。」

這個時候甄嬛的父親甄遠道走了過來,他看著年羹堯的表情有好笑,更有鄙薄。甄遠道心裡有可能在想:歷史上功臣的下場一般都是鳥驚弓藏,兔死狗烹,不要高興得太早了,你應該做的是低調再低調。

你卻在皇宮之地,居功自傲,不知收斂,下場只怕都是死無葬身之地吧。

從這點可以看出,文官和武將對待同樣一件事的態度不同,文官比較謹慎,而武將比較張揚,不知收斂的。

文官喜歡未雨綢繆,而武將大多只看眼前。

一個人在習慣了察言觀色,揣摩人心後,就會變的圓滑,不管這種圓滑是真圓滑,還是外圓內方,他肯定認為「圓滑」是他的生存秘訣。

而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師,父母的言傳身教在很大的程度也對孩子有潛移默化的作用。於是,甄遠道就把他處事中的秘訣「圓滑」,傳給了自己的閨女甄嬛。

甄嬛在後宮中的宮鬥技巧,裡面都隱藏一個詞----圓滑。

華妃失勢,曹貴人封嬪後,甄嬛在御花園裡對曹琴默說:

「襄者,助也。姐姐封嬪是因為前朝平息了年羹堯之事,而後宮中華妃又需要有人將其扳倒,姐姐正得其時,所以皇上封姐姐為襄嬪,就是這個意思」。

這句話咋一聽,是站在曹琴默的角度為曹琴默出謀劃策,最後還以自己可以為溫宜公主謀個好前程做引誘,讓曹琴默以為甄嬛是真的為了她好。

而她真實的目的則是慫恿曹琴默進一步向皇上進言,處死華妃,而曹琴默正是因此才被皇上和太后忌憚,最後被毒死。

要知道背叛主子這樣的事在後宮本身就是大忌,皇帝和太后那麼精明的人,肯定不可能對曹琴默沒有意見。而在這個時候,曹琴默再把自己狠毒的一面赤果果地展露在皇帝面前,大家想一想皇帝會怎麼做呢?

端妃為護溫宜公主寧願自己摔倒時,甄嬛就看出了端妃的愛女之心,後來又進一步暗示端妃,可以給溫宜換一位母親。

此時,甄嬛的內心,已經佈局好了一盤讓曹琴默死,把溫宜公主送端妃撫養的棋局。但是,她用的方法依然是「圓滑」。讓曹琴默看不出來。

這種宮鬥殺人技巧裡面就有「圓滑」的成分。借著皇帝的手殺了曾經的心頭之恨,還在端妃面前賣了一個好人設,為後來宮鬥皇后又增添了一員大將。

我的一個同事也給我說道:「圓滑」不是貶義詞,相反圓滑是很符合人性的一種處事方法。

2.甄嬛的成全

甄嬛的成全不光是成全別人,還成全自己,這一點真的很值得我們去學習。

在我對甄嬛的所有分析中,我覺得她對人的認知,一直都處在灰色地帶,她沒有非黑即白的那種潔癖。她可以允許和自己在一起的人有私心,有私欲。

不但允許,還會想各種辦法去成全。這就是甄嬛最閃亮的一點了。

她知道浣碧的私心是想出人頭地,不要以丫鬟,或者是庶出嫁人,她就認浣碧為義妹;浣碧喜歡果郡王,她就想辦法把浣碧嫁給了果郡王。

浣碧是甄嬛父親在外和一個罪臣之女生的孩子,按理來說,甄嬛應該反感和討厭浣碧,因為她畢竟是個私生子,還是他父親背叛母親生下的孩子。

可是,她沒有,她對浣碧還特別好,即便在浣碧被華妃一黨收買的時候,她依然選擇了原諒她。果郡王是甄嬛的心頭愛,浣碧也喜歡,她卻願意成全浣碧的心意,把她嫁給果郡王為福晉。

要知道把身邊女人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很多人是做不到的,即便無奈做到了,也是很傷心難過的。例如華妃,把自己身邊的頌芝親手送給皇帝的時候,她都哭了,還處處表現出嫉妒,心裡不舒服的憤怒,隨意找事為難頌芝,還給頌芝喝避孕湯。

而甄嬛是真心成全。

端妃早年被華妃灌了紅花,不能再生育。一輩子沒有自己的孩子,這成了她的心頭恨。甄嬛從端妃在雪地裡為了救溫宜公主而不顧自己安危,看出端妃喜歡溫宜公主,她就想辦法成全了端妃。

端妃抱養了溫宜公主後,生活有了依靠,也有了樂趣,打從內心感激甄嬛。

甄嬛生了朧月才幾天,就去了甘露寺,當時把朧月託付給了敬妃撫養。本來甄嬛以為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再回宮,可不曾想,最後她竟然以鈕鈷祿甄嬛回了宮。

敬妃害怕甄嬛要回朧月,其實甄嬛最初也是這麼想的。甄嬛在後來的相處中看出了敬妃對朧月的真心喜愛。

她忍痛割愛,把自己的親生閨女朧月,交由敬妃撫養,還感念敬妃對朧月的愛護。

這種成全讓敬妃和端妃徹底地站在了甄嬛這個團隊中。

投其所好的好話,恰如其分的好處,你就能搞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甄嬛最後能贏的主觀因素就來自這一點。

而皇后和華妃之所以最後輸,其主要的核心也是因為她沒有做到這一點。皇后是做到了「投其所好的好話」,卻沒有做到「恰如其分的好處」;

而華妃是「投其所好的好話,恰如其分的好處」她都沒有做到。所以,華妃比起皇后死得要早。而甄嬛都做到了,所以,甄嬛最後成了最大的贏家。

甄嬛的成全還有一點,就是對自己的成全。

我們細細地想一想,甄嬛愛誰?皇帝還是果郡王?

說她愛果郡王,她有浣碧和寧嬪那麼不顧生命的愛嗎?沒有吧!

那說她愛四郎,她沒有華妃那麼的炙熱和真誠。

那她到底愛誰呢?

她其實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著,為了自己,她不光是處處成全別人,她還成全自己。

甄嬛在甘露寺準備回宮時,果郡王回來了,她看到果郡王沒有死,她還是決定要回宮,因為那個時候,已經沒有退路了。

走出這一步,對於甄嬛是痛苦的,對於她和果郡王的愛情,那是殘忍和可惜的。假如放在我,我就會自責,自責自己為什麼不多等果郡王一會。

自責自己終究是辜負了果郡王的一片真心,可是,大家看到甄嬛有嗎?

她成全了自己,她沒有和自己過不去。你可以說她自私,但是,這種認清現實,活在當下,一切往前看,懂得放過自己,與自己和解的成全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

這一點我在趙麗穎身上也看到了。她結婚離婚如同閃電,一般人都會多少自責自己對於當時的結婚太過倉促,才會如此快的離婚,大家看到她身上有嗎?

她只關注當下和未來,這種放過自己的能力讓我很喜歡她。

3.甄嬛對待下人很真心

有人說《甄嬛傳》中華妃假如沒有年羹堯哥哥的力撐,她也是可以贏得。

我看了後笑了。就憑華妃對待自己身邊人的態度,她遲早會被出賣。而甄嬛則不是。

我們就拿前五集來說,甄嬛在對待身邊人,尤其是丫鬟太監的時候都是用了真心的。她沒有半點瞧不起,也沒有半點輕視和不善待。不管她的內心是什麼,最起碼表現出來的是一副真情模樣。

這點和華妃比起來華妃就輸了。

我記得第三集中甄嬛剛進宮,見到碎玉軒給她安排的其他下人,她的態度是非常謙卑的,看起來那是一點都沒有一宮之主的輕慢的。

當她和流朱浣碧在一起的時候,說道:你們兩個是我帶進來的,這說話舉止都要格外小心,別落了差池。

浣碧聽了後說道:流朱呀,只要管住她的快嘴就是了。

甄嬛趕快說道:她的嘴雖快,但也不壞事,知道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

然後她看了看浣碧和流朱的表情,意思是害怕浣碧因為她的話不高興。

然後握住她們兩個的手深情地說道:你們倆是自幼和我一起長大的,如今又和我一同入宮。在這宮裡過日子,若是身邊人不可靠,就有如盲人走在懸崖峭壁邊,時時有粉身碎骨之險。咱們三個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然後流朱說道:我知道小主待我們如親姐妹一般。由此可見,平時甄嬛待自己身邊人就非常的好。

後來,她在晚上聽到守夜的太監小允子的哭泣聲,知道了小允子的哥哥病了一個多月,都沒有好,然後給小允子放了假讓照顧他的哥哥,還吩咐了太醫給小允子的哥哥治病。

站在太監小允子的角度來想,甄嬛這個主人的確不錯;站在甄嬛的角度,她對小允子的幫忙純屬舉手之勞。

可是,這樣的結果是甄嬛收買了小允子對她以後的忠心耿耿。

要知道身邊人太重要了,假如身邊人都不忠心,就如甄嬛形容的如盲人走在懸崖峭壁邊,時時有粉身碎骨之險。

華妃最後的失敗也是因為她讓曹琴默寒了心,最後背叛了她。所以,作為主人收買人心很重要了。

欢迎大家关注小主兒,有什么想看想说的下方评论吧!→點擊關注小主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