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裡的老照片:驢夫趕著運貨的驢隊前往京城,偽軍和女漢奸,毀壞的城門樓

京西宛平城始建于始建于明崇禎十年(1637年),最初名叫「拱極」城,清時改名為拱北城。在建城整整三百年後的1937年,這裡發生了震驚中外的「七七事變」,日本由此開始全面侵華。

宛平城全景

上圖是盧溝橋事變前夕,日本軍機對北京及周邊進行的航拍,為其挑起全面侵華 做準備。圖中所看到的宛平城雖然不大,但城牆非常完整。下方的東門甕城以及上方的永定河和盧溝橋都顯現得非常清晰。

以下圖片為日本隨軍記者所拍攝,時間為1939年7月,此時距離事變爆發已過去兩年有餘。

永昌門

宛平城有一東一西兩座城門, 西城門叫永昌門。七七事變爆發時,抗日將士從這裡奔赴抗戰一線。城門上是被日本毀壞的城門樓,裸露的房梁令人觸目驚心。

順治門

順治門是宛平的東門。在宛平建城七年之後的1644年,李自成從西邊攻入北京稱帝,年號永昌。隨後清兵又從東邊攻入北京稱帝,年號順治。年號和兩座城門名字相同的巧合背後,似乎昭示著明朝不可逆轉的滅亡命運。

城牆之上

順治門城牆上的日本軍官及漢奸陪同者,不知是前來遊玩還是來觀看他們的「輝煌戰績」 。在圖片的左側,可清楚看到「順治門」的字樣。

站崗的哨兵

東門甕城城牆城牆上,站著一名偽軍崗哨,為前來遊覽的日本軍官放哨,旁邊插著一面五色旗。

城門前的日本軍官

兩名日本軍官的合影。其身後是損毀嚴重的甕城城門洞。

遠望一文字山

從東門城牆上向東望,不遠處有一座插著巨大膏藥旗的小山丘,日本人稱那裡為「一文字山」。

偽軍哨兵和五色旗

最初,五色旗為北洋政府時期使用的國旗,五種顏色分別代表著漢族、滿族、蒙古族、回族和藏族,故五色旗又被稱為五族共和旗。

城牆下的偽軍

盧溝橋事變爆發時的北京還叫做北平,1937年日本人侵佔北平後,便開始謀劃建立一個統一的偽政權。1937年12月13日,傀儡政權「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北平成立。早已被「青天白日」旗取代的「五色旗」被這些漢奸拿來重新使用。

吃飯的偽軍

偽政權手下的偽軍,但日本人對這樣的武裝並不信任。1937年7月29日,通州保安團的起義給他們的沉重打擊讓這些鬼子記憶猶新,因此在偽軍隊伍裡經常有執行監視任務的日本憲兵。

盧溝橋上

盧溝橋是從京西跨過永定河進京的必經之道,此時的盧溝橋已經恢復往日的平靜,寬闊的橋面上,一名驢夫趕著運貨的驢隊前往京城。

日本人的立碑

宛平城牆下,日本人立的「盧溝橋奪取部隊突擊之跡」碑」,所謂的「碑」,只是一個木柱。其後方城牆上的彈痕累累在目。

一文字山

日本人在盧溝橋附近的一文字山上立的「事變」紀念碑。1937年最初樹立的時候也是一塊方木,1939年改建成石碑。圖中的幾名女子正在給被的日本人獻花圈,可悲的是,她們都是中國人。

女漢奸

這些女子來自日本人扶植成立的組織「北京婦女宣撫班」,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漢奸組織,她們為虎作倀,説明日本人宣揚親日思想。

漢奸老太

郝老婆婆是誰?就是方桌中間坐著的這位,她可謂是「精神日本人」的鼻祖,這個老太太住在一文字山附近,事變爆發當日,她就和老漢一起為日本人服務,後來老漢在送飯過程中去世,她仍繼續給日本人送水送飯。她的表現受到日本人的大力讚賞,稱她為「事變第一功勞者」。日本戰敗後,她的惡行被國內報紙扒出,並送給她另外一個名號:「七七事變第一漢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