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將珍妃扔井裡,後撈出安葬,為何在井上壓一塊石,鐵棒封住?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楊貴妃的美貌被讚譽千年,生活在現代的我們,從小到大,都 可以在語文課本以及影視作品中,看到歷史對于這位千年難遇美女的各種讚美之詞。

但眾所周知,擁有「四大美人」之一稱謂的楊玉環,是並沒有一個美好的結局的,甚至可以說, 她的人生是在淒慘與怨恨中結束的。

被坐擁整個王朝,享有無上權利的君王所偏愛,並 「弱水三千隻取一瓢」,當時的楊玉環 寵冠後宮,成為了無數女人羡慕甚至是嫉妒的對象。

但因美而受盡寵愛,也是因為美,她在國家動盪之時, 被禁軍認定是禍國紅顏,唐玄宗為穩軍心,為求自保, 不得已三尺白綾賜死了這個他曾經最深愛的妃子。

他愛楊貴妃,但在國家利益以及個人生命安全面前, 楊貴妃只能是被放棄的那一個。

古時女子的地位就是如此,即使位居貴妃,即使寵冠後宮, 但一旦與朝政關聯,註定難有一個好的結局。

清朝光緒帝非常寵愛的 珍妃,最終也是落得了一個被賜死的下場,甚至要比楊貴妃更為淒慘, 她不得慈禧喜愛,而光緒帝又沒能力保住她,最終死在了井裡。

令她送命的那口井,便是現如今故宮的一個景點 「珍妃井」,不過, 從井口的大小來看,這口井是連一個人的頭都塞不進去的,當年的太監是怎麼把珍妃推下去的呢?

爭寵又爭權,與慈禧結仇

珍妃本是生于官宦之家的貴女,入宮選妃後,因性格活潑跳脫,為人又聰慧可愛,深受光緒的偏愛。

不過,雖然光緒帝十分中意這個妃子, 掌握朝政實權的慈禧卻是非常厭惡她。

珍妃之所以不受待見, 一方面是因為她與慈禧的親侄女爭寵,而另一方面是因為她與慈禧是完全不同的2個政治派別,無論于公還是于私,2人都是死對頭。

當時光緒在選妃時,是中意讓珍妃做皇后的, 但慈禧想立自己葉赫納拉氏的親侄女為後。

雖然 礙于太后的壓力,光緒沒有辦法,只能 做了讓步,改立珍妃為嬪妃,但婚後, 葉赫納拉氏的皇后並不被皇帝重視,甚至一再遭受冷落, 珍妃卻是寵冠後宮,因此,慈禧對她是十分的怨恨。

而在政治上, 慈禧是守舊派珍妃因自小受西方文學的薰陶,對光緒變法尤為支持,是創新派,2人就政治方面的見解完全是2個極端,根本就聊不到一起。

守舊派的慈禧本就反對光緒變法,偏偏珍妃這個 最受寵的妃子,還明目張膽的鼎力支持光緒的行為,這也讓她對珍妃非常的憎恨,甚至還 經常藉故給其「穿小鞋」、使絆子。

被沒有實權的皇帝寵愛,被掌握實權的太后憎恨,由此就已經可以看出,珍妃的悲慘結局是註定的了。

支持光緒變法,遭非人懲罰

因為支持光緒的變法行動, 珍妃在之後被慈禧故意找的藉口降了身份,雖然光緒為此求情于慈禧,但依然是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

甚至因此, 光緒還被罰跪了2個時辰,珍妃也被加重了刑罰,處以「褫衣廷杖」之。

這種刑罰的殘忍不在于皮肉的疼痛,而是要褪掉全部衣物,當著宮女太監的面被打,這無疑是一種巨大的羞辱。

不過, 儘管被極盡打壓,珍妃卻不是個輕言放棄,遇到困難就退縮的人,她在受到慈禧幾次敲打後, 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依舊是光緒變法的最堅決的支持者。

甚至, 她還利用自己的貴人身份,將宮中的一些密事傳遞給了創新派,使得隊伍的陣容越來越大,聽聞此事的慈禧,極為震怒, 不僅將光緒囚禁在了瀛台,還把珍妃禁足在了「冷宮」。

在「冷宮」受罰期間,珍妃遭到了非人的待遇, 不僅吃不飽飯,且餐食都是被故意擱置放涼的,長期食用,嚴重影響了身體健康。

另一方面, 慈禧還專門派去一個年老的太監,每日都要訓斥珍妃1個時辰,而在這1個時辰裡,她必須要跪著聽訓,長此以往,雙膝腫痛的珍妃苦不堪言。

吃不好,睡不好,每日還要挨訓,最重要的是,珍妃被關在冷宮,無法與光緒見面,慈禧沒有殺她,但是想盡辦法折磨,這比直接殺了她還殘忍。

八國聯軍入侵,珍妃被賜死

不過,慈禧僅僅留了珍妃的性命一陣子, 當八國聯軍打到眼前,她不得不逃命時,便藉口對珍妃下了殺手。

當時慈禧正準備帶著光緒逃跑,解釋說是為大局著想,所以不便帶著珍妃,但 若是將其留在宮中,若是遭到了八國侵略者的侮辱,那便是給皇室蒙羞

于是慈禧便瞞著光緒, 派去太監崔玉貴將珍妃推至井下溺死,而在事後,她怕珍妃還能借力爬上來,連忙往井裡扔了一塊石頭。

現在在故宮裡的那口「珍妃井」便是當時珍妃溺死的井,而井口為什麼小到連一個人的頭都塞不下,那是因為 這口井在之後進行了修繕,我們看到的井口,並不是真正的入口,而是 後放上去的「井口石」。

「井口石」本是防止路過的人有失足滑落的危險,而設置的安全保障,但關于井口石頭,還有這樣一則傳言。

慈禧在八國聯軍離去,她重回故宮時,怕珍妃回向她報復, 便派人將井下的珍妃 打撈了上來,並葬在了西郊。

之後又在這口井的上面 壓了一塊石頭,再用鐵棒封住,用以鎮壓靈魂,這塊鎮壓靈魂的石頭,便是我們現今看到的「井口石」。

因為當時後宮之中的宮女太監對珍妃都比較尊重,所以對于這井以及周圍的環境都保護得比較好,基本上沒有什麼損壞。

結語

「金井一葉坐,淒涼瑤殿旁;殘枝未零落,映日有暉光」

封建時期,人命如草芥,掌權之人可以隨意決定他人的生死。

珍妃即使在政治見解上與慈禧有所不同,但罪不至死,也不該付出犧牲生命的代價,可就是因為在那樣一個無可奈何的年代, 她只能選擇接受這悲慘的命運。

所幸現今的我們,生活在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切封建舊規則,已被摒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