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一輛腳踏車價格不低于50兩銀子,七品知縣一年俸祿不夠

我們國家被稱為「腳踏車王國」,很多人在短途出行時都會選擇使用腳踏車,方便、省時省力。不過,大家可能對腳踏車在中國出現、興起的過程不是很了解。我們結合老照片和文字記載,為大家講述相關歷史。

男子與腳踏車。

清朝同治年間,中國人對腳踏車有了初步的認識。1866年,內務府官員斌椿奉命率團訪問歐洲,5月7日一大早,斌椿在巴黎街頭看到這樣一幕:「街衢游人,有只用兩輪,貫以短軸,人坐軸上,足踏機關,輪自轉以當車。又有只輪貫軸,兩足跨軸端,踏動其機,馳行疾于奔馬。」這是有據可查的中國人和腳踏車的第一次接觸。

北京云飛腳踏車行。

此后不久,中國就出現了腳踏車的身影。1868年11月24日出版的《上海新報》有一篇文章寫道:「茲見上海地方有腳踏車幾輛,」這是腳踏車傳入中國最早的史料證據。1870年,另一家報紙報道:「腳踏車上海己多,或雙輪或三輪,不用騾馬,人坐踏足于版(板),其版(板)動而其輪轉,即其車自行。」

北京街景,有人推著腳踏車走過。

當時人們對腳踏車的叫法很多,除了「腳踏車」這一名稱,還被稱為「自轉車」、「單車」、「腳踏車」、「踏板車」、「踏車」、「足蹈車」、「鋼絲車」、「洋車」、「洋馬」、「洋驢」等等。其中,以「腳踏車」和「腳踏車」兩種稱呼最為常見。

男子與腳踏車。

晚清沒有能力生產腳踏車及其零部件,主要從英、美、法、德、俄、日等國進口。清朝滅亡10多年之后,我們國家才逐漸開設了生產腳踏車零部件和整車的工廠。

1905年天津海關職員合影,有人騎車。

同治和光緒初年,腳踏車數量寥寥,均由來華的傳教士、商人、使節等自行帶入,并非商業行為。光緒中后期,上海口岸有了腳踏車以貨物形式輸入的記錄,英商怡和、德商禪臣、法商禮康等洋行經營之。

上海的人力車與腳踏車。

據記載,1903-1910年,上海一埠共計進口腳踏車4563輛,總價值172028兩海關銀,腳踏車零件總價值達到73155兩海關銀。推算下來,一輛腳踏車的進口價大約38兩銀子,經由銷售公司賣給消費者,其價格當不低于50兩。

上海,巡捕身后是腳踏車店鋪。

不得不說,腳踏車在晚清屬于奢侈品,一般百姓根本買不起。一輛腳踏車售價50兩銀子,什麼概念呢?我們做個對比,清朝七品知縣大人一年的俸祿是45兩銀子,還買不起一輛腳踏車。

騎腳踏車的男子。

人們對于腳踏車這一新鮮事物,無不感到好奇。晚清文人以竹枝詞的形式,記錄了街頭腳踏車飛馳的情景,如「前后單輪腳踏車,如飛行走愛平沙。朝朝馳騎斜陽里,颯颯聲來靜不畔」;又如:「前后鉤聯兩鐵輪,不須手挽踏芳塵。轆轱捷足趁當道,一蹶還防笑有人。」

父子與腳踏車。

一些照相館購買腳踏車作為道具,吸引顧客上門前來拍照,讓買不起腳踏車的人過一把癮。

纏足女子騎腳踏車(人工上色)。

在腳踏車普及過程中,爭議如影隨形。有人認為,騎腳踏車影響女性健康。1905年,上海《大陸》刊載文章說:「英國婦人,近來多因乘腳踏車,而發之一種病。其病尚無大害,而甚為特別,則足部生疼,其病源因乘腳踏車,輒著底薄踵高之靴,又時由腳踏車跳下之故。」還有人說,騎腳踏車「礙及將來之懷孕分娩」。當然,這些無稽之談隨著腳踏車飛入尋常百姓家,已經不攻自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