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容道上許褚張遼想投降,能救曹操的四員大將,為何都不在身邊?

華容道上,關云長冒著生命危險,放走了情途末路的曹阿瞞,這一放,既救了曹操,也救了劉備和諸葛亮:如果曹操被殲滅,騰出手來的周瑜肯定會摟草打兔子,順手牽羊滅了劉備——前幾天顧忌關羽在旁而沒敢下手,現在兵力占優,周瑜再也不會猶豫不決。

周瑜想除掉劉備和諸葛亮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這一點諸葛亮比誰都清楚,劉備過江赴宴,周瑜暗藏刀斧手,可把諸葛亮嚇出了一身冷汗。

關羽放走曹操,諸葛亮一箭雙雕的計謀成功,既免去了兩面夾攻之危,又敲打了比較驕傲的關羽。

我們細看趙云張飛關羽沿途埋伏、阻擊曹操的全過程,就會發現一個問題:一路保護曹操死戰不休的,只有許褚、徐晃、張遼、張郃等少數幾員大將,曹操最信任,也最肯為曹操拼命的四員大將,一個都不在身邊——如果這四員大將跟在曹操身邊,關羽這個人情可能就做不成了。

按照《三國演義》的描述,赤壁之戰時曹操有八十二萬七千人馬,周瑜有三萬水軍,劉備有一萬水軍一萬步兵。

火燒赤壁后,周瑜的水軍變成了輕裝騎兵和步兵上岸追殺,劉備也派出了六千五百人助戰。

曹操戰敗,損失的是部分水軍,這是一場擊潰戰而非圍殲戰,曹操的八十多萬人馬就是只拿著木棍,也不是孫劉聯軍能除得掉的,更何況曹操并沒有把全部兵力都部署在江邊:夏侯惇鎮守襄陽,曹仁曹洪據守彝陵南郡、夷陵,這都是赤壁之戰前的安排,所以曹操從華容道脫身后,「只見一群哨馬沖到,方認得是曹仁軍馬」。

曹操進入南郡休整之后,準備撤軍回許昌,把荊州軍政大權交給了曹仁: 「荊州托汝管領,襄陽吾已撥(請注意,這是赤壁之戰前就已經安排好了) 夏侯惇守把,合淝最為緊要之地,吾令張遼為主將,樂進、李典為副將,保守此地。但有緩急,飛報將來。」

夏侯淵在赤壁之戰前就已經有了自己的防區襄陽,自然不會到長江邊上湊熱鬧,夏侯淵可能也跟族兄在一起,所以沒有出現在敗逃的曹操身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都算曹操的同宗兄弟,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當外姓人拉松套的時候,就得自家兄弟出苦力了。

面對帶領三千人馬的趙云和張飛,許褚徐晃張郃張遼還有一戰之力,見了只有五百校刀手的關羽,連天不怕地不怕的許褚也腿肚子轉筋了。

面對耀武揚威的關羽,曹操表現出了梟雄的狠勁兒: 「既到此處,只得決一死戰!」

沒想到手下那些原本眼高于頂的驕兵悍將卻異口同聲地表示打不動了: 「人縱然不怯,馬力已乏,安能復戰?」

估計曹操這時候的肚皮都快氣破了:不能打,那咱們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許褚張遼不肯豁出命,曹操就只能豁出臉,好說歹說才讓關羽網開一面。曹操心中苦楚面帶微笑跟關羽套近乎,肚皮里除了罵許褚張遼這幫家伙不肯拼命,肯定還想起了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如果我這四個兄弟有一半在場,肯定能纏住關羽助我逃脫!

許褚等人罷工,擺明了是想當俘虜,因為在漢末亂世,謀士和武將就像現在的打工者,換老板就像喝涼水一樣隨便,張郃、張遼、徐晃等人都是從別的軍閥手下投降曹操的,投降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就不愁第二次,尤其是張遼,已經換過丁原、何進、董卓、呂布四任主公,再換成關羽或劉備,也沒啥不可以的——他跟關羽關系一直不錯,投降后的待遇肯定比于禁強。

許褚徐晃曾經在下邳土山之戰中被關羽一人擊敗,心里有了陰影:兵力占優的情況下聯手也打不過關羽,現在筋疲力竭,更沒必要去找死!

這些人準備放下刀槍投降,是因為他們投降后依然有飯吃,但是兩夏侯和二曹就不一樣了,他們不是打工仔,而是為家族企業效力,只有跟著曹操才有出路,這一點連曹洪都看得很清楚:「咱們這個團隊,可以沒有我,但不能沒有曹操!」

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投降了也沒有好果子吃,他們拼命保住曹操,家族才會興旺,后來的曹魏「非諸夏侯曹不得為大將軍、大司馬」,五子良將做到四方將軍就是極限,恰好證明了這一點。

曹操的四個兄弟肯定會舍命保曹操,這時候我們就要問這樣一個問題了:如果這四員大將都在華容道,能擋住關羽的青龍偃月刀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得看看他們此前此后的戰績,這四人中最弱的曹洪,也不是關羽在十招之內能砍掉的——在潼關渭水之戰中,西涼錦馬超把曹營諸將打得抱頭鼠竄,只剩下曹操孤身一人被追得把曹操追得割須棄袍,這時候本家兄弟曹洪出現了: 「輪刀縱馬,攔住馬超,操得命走脫。洪與馬超戰到四五十合,漸漸刀法散亂,氣力不加。夏侯淵自變量十騎隨到。馬超獨自一人,恐被所算,乃撥馬而回,夏侯淵也不來趕。曹操回寨,卻得曹仁據定了寨柵,因此不曾多折軍馬。操入賬嘆曰:‘吾若除掉了曹洪,今日必倒在馬超之手也!’遂喚曹洪,重加賞賜。」

關鍵時刻,還得靠曹洪、夏侯淵、曹仁這三個「本家兄弟」穩住戰局,在此之前,夏侯惇也表現出了敢跟呂布正面硬剛的勇氣——夏侯惇之所以急眼,也是為了救曹操: 「喊聲起處,呂布驟馬提戟趕來,大叫:‘操賊休走!’此時人困馬乏,大家面面相覷,各欲逃生。曹操正慌走間,正南上一彪軍到,乃夏侯惇引軍來救援,截住呂布大戰。斗到黃昏時分,大雨如注,各自引軍分散。」

從這兩次敗仗中,我們可以看出曹操麾下的外姓將領,打順風仗還可以,一旦兵敗如山倒,他們首先想到的是保全自己性命,至于大老板曹操的安危,就根本顧不上了。只有曹操的「本家兄弟」,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來換曹操的安全。

夏侯惇曾經兩次跟關羽交手不分勝負,夏侯淵也曾和黃忠大戰二十回合平手,曹仁在南郡撂倒了周瑜,曹洪從馬超槍下救出了曹操。如果僅以《三國演義》為依據,這四個人拼了性命,能否在華容道保著曹操突圍?這個問題,想必讀者諸君心中都有明確答案:關鍵時刻,還得靠自家兄弟,那些外姓將領,并不是什麼時候都靠得住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