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如何登上權力頂峰?看她除掉奕䜣的手段就明白了,套路真深

慈禧作為晚清實權掌控者,從一個皇帝身邊的普通妃子做到人人畏懼的西太后除了有令皇帝心動的姿色外,也少不了她工于心計的手段。在慈禧逐漸掌權的過程中,有個皇家子嗣為她出了不少力,最后卻被她懷疑并打壓,此人就是「鬼子六」奕䜣。要說這位親王也是道光的兒子,雖然沒有繼承皇位但是卻很有才,在朝野之中很有地位,他是如何被慈禧斗敗的呢?

鬼子六的失利就在于他的輕敵。他以為慈禧只是婦道人家,雖然貴為同治的生母但是大清向來有后宮不能干政的祖訓,而且又是他幫助太后奪得的皇權,即便慈禧看他不順眼,也不能把他這個親王怎麼樣。但是他卻忘了官大一級壓死人,慈禧雖無官銜,卻是名義上的兩宮之一,如果她翻臉了那奕䜣這個議政王就當不成。

奕䜣是一個能在國家危難之時扛起責任的人。早在1860年,英法聯軍進北京的時候,咸豐皇帝逃到了熱河,留下他代表皇家與外國人談判。此時的鬼子六27歲,正是血氣方剛的歲數,面對入侵者他沒有推脫,有擔當的挑起了談判的重任,簽訂了《北京條約》。他也趁著這次特殊事件拉攏了很多朝中大臣,可見鬼子六的名頭不是白來的,不僅將皇帝頭疼的危機公關化解又壯大了自己在朝中的勢力。

一年后咸豐去世,奕䜣站在了兩宮太后一方,利用自己在朝中的勢力把皇權從顧命八大臣手中奪回。此后奕䜣被封為議政王,同時也是軍機大臣和總理衙門的領班,此時的奕䜣風光正盛,就像是清初的多爾袞一樣。不過慈禧卻容不得奕䜣有功高蓋主的權勢,雖然每日早朝她都平靜的端坐在簾子后面,但是她內心對于權力的把控一絲一毫沒有松懈過。對于如何打擊鬼子六,她也開始步步籌謀。

奕䜣與慈禧討論政務時經常有意見不合,兩人互相不服氣,說到氣急的時候,慈禧甚至威脅奕䜣「你就不怕我革了你?」而奕䜣也是絲毫不退讓「你能革職,難道還能革我皇六子的身份嗎」。這是奕䜣在用自己皇家身份示威,言外之意是別跟我橫,我可是鐵帽子王。慈禧知道她不能因為直接與奕䜣產生沖突,必須先制造事端,有了由頭才好發難。于是她讓自己的心腹太監放出自己對恭親王不滿的口風,目的就是為了引出朝中對恭親王不滿的彈劾。

果然慈禧這招非常奏效,沒多久蔡壽祺就上了奏折。他第一封奏折是上奏軍機處對湘軍攻打太平軍的記錄不清楚,雖然沒有提到奕䜣,但是也屬于他管理失職。緊接著他開始指名點姓的彈劾奕䜣,說他「攬權納賄、徇私驕盈」。慈禧此時就能拿著這份奏折恐嚇奕䜣,沒想到這個鬼子六根本不把此事看在眼中,一點不示弱。

慈禧當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她找到幾位持中立立場的老臣去哭訴,說有人彈劾議政王但是他卻毫無悔改之意。這些老臣不敢得罪議政王更不敢得罪慈禧,于是干脆推脫說應該先查實再討論此事。慈禧當然等不了查實,她見這些人不敢反對自己干脆直接手書上諭取消了奕䜣議政王的權力和所有職務。消息傳開后,平時擁護皇家子嗣的一些邊疆老臣和元老坐不住了,紛紛為奕䜣求情。奕䜣也被慈禧的手段嚇了一跳,沒想到她真能做出罷免自己的事情。

在家中苦悶數日后,奕䜣開始懊悔和慌張,終于在朝中親王的求情下他面見到慈禧,低下頭乖乖承認了錯誤。往日他的威風此時都蕩然無存了,面對這個比自己還小兩歲的皇嫂,鬼子六不得不服軟。慈禧見他已無傲氣,于是答應恢復他的官職,但是議政王的頭銜就徹底沒了。通過這次事件,慈禧成功擺脫了奕䜣對朝政的把控,她與朝廷大臣之間的溝通更加暢通,權利擴張也更加便利。

此后奕䜣就猶如霜打的茄子,蔫了。雖然他仍舊每日參與朝政,但是失去了傲氣,再也無法在慈禧面前理直氣壯。這就像兩個彼此不服氣的人,沒動手之前誰也不服誰,一旦動手分出勝負,那個輸了的人再見到勝利者就無論如何也找不回往日的牛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