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爾袞十世孫:為保皇室血脈純正拒絕娶漢女,向國家索要故宮祖屋

小主兒 2021/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嗨,亲爱的们,我是爱生活,爱八卦,更爱文学的小主兒。

俗話說,歷史如煙,不管過去多少風雲縱橫,隨著時間的流逝,終歸不過是一坡黃土。每當我們回首歷史,不管當年有多少恩怨糾葛,但終究只是定義古人,而不會以古責今,這種心態大概就是古代傳說的一笑泯恩仇以及放下。

不過,人就是一種執念的生物,有的人能夠放下得以見乾坤,但有更多的人卻寧願沉淪而一葉障目,甚至將自己變成了一個時代的笑談。

出生于廣州的州迪就是如此,他本應該為新時代的公民,但卻無法忘記過去的歷史,始終以清朝皇族後裔自稱,甚至還追溯到了多爾袞的時代。

不僅如此,他還走得更遠,不僅拒絕迎娶漢女,而且還曾經向國家討要故宮祖產。一個人的沉淪至此,的確歎為觀止。那麼這其中究竟是一種怎樣的癡纏呢?讓我們走進這位老人的生活。

關於州迪的故事,其實一開始還比較正常,是他本人的回憶,他的父親有10個孩子,他在其中排行老七。在小的時候,父親就不斷的對他進行教育,他們是滿族的後人,而且還是大清的忠臣,一輩子都不要忘記當年的祖宗。

雖然,當時已經沒有了大清朝,但在父親的言傳身教之下,他幼小的腦海裡面,也被強制性的打上了清朝遺老的烙印。

還記得那時候,即使家裡非常的貧窮,但所有皇室的傳統都必須要被保留,例如即使窮的吃不上飯,但衣服也要儘量穿黃顏色。又例如,即使他們的教育程度不高,但每一個人都要被教導,他們是大清皇室後裔,是多爾袞的十世孫。

在這些教育下,州迪的思維早就已經和普通人不同。當然,在一個民主的環境裡面,想要讓封建的思想再度煥發,其實還欠缺一定的條件。

而從記載來看,州迪早些年的經歷也的確沒有出差錯,也如同正常人一樣讀書上班和工作。甚至,州迪還幹了一件值得紀念的事情。

據州迪回憶,早些年他和家人住在仁康裡的一座四合院裡,所以他的回憶離不開四合院,對這些文物有著強烈的感情。而恰巧在此時,廣州的北齋將要被拆除的消息傳到他耳邊,這讓他坐立不住,而這也是廣州最後一個四合院建築。

所以,州迪立刻站了出來,他開始奔走呼告,希望能夠留下這個四合院,據說當時因此他還上了熱門。

個人以為,或許正是因為這一事件對他的影響,所以他腦海裡面一些古老的東西逐漸煥發。以至於,他後來定居香港,之後當過公司司機和計程車司機也無法改變。

到2002年時,他腦海裡面的想法徹底爆發,他想要保留祖先的傳統,讓後人留下一個念想。於是,從這一刻開始,他正式走上了那條沉淪之路,他開始穿明黃色的衣服,而且還開始蓄起了清朝的辮子。

之後的日子裡,他在來來往往之間,時常以祖先的規矩自尊,甚至還讓自己的家人開始稱阿瑪馬和格格,房屋的構造也時常強調,要有先祖的規格。

剛開始,州迪還只是想要做一個古典文化的保留者,但慢慢的他似乎也沉淪其中。當他的怪狀引起記者關注時,他不僅沒有感覺不妥當,反而直言不諱,自己就是要保住皇室尊嚴,而且還要保住皇室血脈。

因此,他出入都以清朝王爺自尊,而且還拒絕迎娶漢族女孩。或許是為了配合丈夫,州迪的妻子也時常自稱福晉。

緊接著,州迪開始想盡辦法提升自己的規格,他慢慢的開始改變自己的家。雖然其中的過程我們不瞭解,但若我們如今去州迪的家裡面會發現,一個上百平米的現代樓房已經變成了一個古香古色的王府。

據稱,裡面都是明黃色的基調,無論是傢俱還是設計,都盡顯一派大氣。而且有趣的是,在房屋裡面還有核心之處,那就是掛著太祖高祖和多爾袞畫像的正室。

也正是在採訪的時候,州迪反復向人們強調,自己是多爾袞的十世孫,所以血脈十分高貴,他才希望在這個時代重新彰顯祖先的光榮,也希望留下一個念想。

由於這實在是一個大熱點,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這個曾經保護遺產的怪人,大家對他指指點點。但不知是沉淪太深,還是周圍鄰居的恭維太過,州迪又幹出了傻事,他居然對外宣佈,當年紫禁城是愛新覺羅家的財產,國家或許應該歸還給愛新覺羅氏。

此言一出,又是引起大家哄堂大笑,當然,大家並不是認可這一觀點,實在是覺得滑天下之大稽,最終也是一笑而過,並沒有指責他。

而且,隨著熱點的消散,人們漸漸的也不再關注他。但是,州迪自己卻已經無法自脫,他越來越相信自己是皇室的後人,而且逢人就說自己祖宗的過往。又因為他那身獨特的皇族打扮,所以走到哪裡都是很顯眼的。

甚至有一次,州迪在火車站被人圍觀,而且因為買票的問題大鬧的火車站。據當時的報導,州迪徹底陷入癲狂,他指責圍觀的群眾不遵守禮法,要是在過去,他們還得給自己下跪。

這一事件又將他推到了風尖浪口,但依舊還是老樣子,不管州迪鬧騰得有多麼歡,他在眾人的眼中,依舊只不過是一個胡鬧的小丑,斷斷不會有人感慨于他的祖先血脈。

當然,網上對於他的印象也是兩極分化,有的人覺得這種人就是封建迷信,也有的人覺得此人是個可憐的人。個人以為,其實這兩種想法都很對,但我們還是不要以惡意的觀點去揣測別人。

對於祖宗的信仰,其實自人類報團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那時候我們還有了龍的圖騰,至於我們到現在都自稱龍的傳人,這其實是一種對祖先的崇拜。

所以,州迪是一個深陷幻想而不得自拔的人,這一點其實可憐又可歎。因此,他以此為基礎提出的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的確有些自娛自樂,是一種沉淪的表現。

但是,回想州迪的過去,其實我們或許能夠包容,因為此人剛開始的初衷是想要保護古典文化,他的其實也是想要留下一些念想。可惜,走得太遠走得太過,最終走的是不像。

據說,州迪在出生的時候,左手拇指多了一個指頭,是在中山醫院動手術剪掉的。個人以為,這件童年往事是一個很好的暗示,州迪的執念就好像這個手指頭一樣,雖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但的確是多餘的一個,最終還是斷掉的好。

欢迎大家关注小主兒,有什么想看想说的下方评论吧!→點擊關注小主兒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