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照片:男子在墳頭吃供品,西湖斷橋殘破不堪,李鴻章生母出鏡

清末吃飯的兄弟倆,哥哥拿著一只大黑碗,弟弟拿著一只小的,地上碗里已經干干凈凈。世道艱難,民生凋敝,那時候能吃上一頓飽飯太難了。二人衣服破破爛爛,補丁摞補丁。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街頭卦師,自稱「賽神仙」,疑難雜癥,大小方脈,沒有治不了的。越逢亂世,越有人求神問卜,心病難除,花了銀子只求得心理上的片刻安寧。

晚清重臣李鴻章的母親李氏,83歲高壽才病逝。當時靈柩沿著長江回老家安葬,沿途官員紛紛望江跪拜。這樣的場面,在大清的漢臣中也僅此一例了。

李氏其貌不揚,卻也是旺夫的女人。給李家生了六男兒女,個個都是朝中權貴。她前半生吃苦操勞,后半生盡是榮華富貴。

男子騎著一頭瘦毛驢過橋,遠處還有人在放羊,再遠處是雄偉壯觀的古城墻。歷史的畫面總是讓人沉思,人和物都已經遠去。

料峭春寒,家族兄弟們去墓地祭拜先人。完事后就坐在墳頭前,吃著拿來的供品,聊著天。這在古時候是常見到的事,卻被路過的攝影師拍了下來。

在青樓里廝混的公子哥,一位風塵女子斜躺在他的懷中,另一位手里還拿著寵物狗。窮人衣不蔽體,富人聲色犬馬,這才是社會的真實寫照。

犯人在庭審,兩個人跪在堂前頭都不敢抬。一干人等站在那里,個個頗有氣勢,只有縣太爺一個人坐著,官威十足。

1886年,恭親王奕譞的帥船,其座艦上掛著碩大的「帥」旗和三角黃龍旗,沿江巡視。彼時,奕譞時任海軍衙門大臣,是李鴻章洋務運動的堅定支持者,可北洋艦隊卻在甲午海戰中覆滅。

垂暮之年的李鴻章,走路都靠人抬著。庚子事變中,他與其他漢臣與洋人達成共識,在南方主張「東南互保」,使其免于戰火。對慈禧的調令置若罔聞,慈禧最后讓他成為與洋人談判的全權代表,讓他泣血而亡。

1903年,威海衛的官員給洋人送「祝效華封」的錦旗。個個馬屁拍得響,恬不知恥。卑躬屈膝之嘴臉歷經百年仍讓人感到屈辱不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可總是有人被唾棄!

大清末年的西湖斷橋,殘破不堪,這就是白娘子和許仙相會的地方。這差距讓人吃驚,上面還有一座門樓。進入白堤只能在白天,晚上會關閉。這樣的斷橋,原始又荒涼,游人如織的場面是見不到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