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洋人女子背著走,男子乘坐電車,太監穿蟒袍

這些老照片都是後期上色的

一列火車臨時停靠,這裡可熱鬧了。各式小販一擁而上,他們向車上的旅客兜售各式商品,有的小販甚至就在鐵軌上擺起攤位做起了買賣。看來那時候鐵路的開通,不但方便了百姓的出行,還帶動了沿線百姓的收入。

路邊等活的挑夫。這些挑夫穿著簡陋,腳上穿的還都是草鞋,他們手裡都拿著一根扁擔和一捆麻繩,這兩樣是他們幹活的工具。他們站在路邊,一臉茫然地望著,等待著雇主的到來。

路邊的一個攤位,這個攤位緊挨著一面破舊的土牆,攤主光著腳坐在小竹椅上。那個竹簸箕裡面擺放整齊的東西,看起來像切成一段段的甘蔗。

街頭的小販。這個小販挑著一擔子的羽毛扇,這些扇子五顏六色的很是好看。我覺得當時富裕家庭可能對這種扇子的需求要高一些,對于普通百姓來說蒲扇應該更受他們的青睞吧。

三個男子抬著一個大木桶。如今這樣的大木桶很少能見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塑膠桶和金屬桶。在過去,盆和桶都是木頭製作的,當時專門製作這個的手藝人箍桶匠很是吃香。當時百姓所需的米桶、木馬桶、木火盆、馬桶、腳盆,都是通過箍桶匠製作出來的,那時候在街頭時常能聽到箍桶匠「箍桶兒喲」的吆喝聲。

清末的南京夫子廟,當時的這裡也是蠻熱鬧的。那時候的泮池中就有遊船這個項目了,在泮池畔停靠了一排提供給遊客遊玩的烏篷船。感覺和如今夫子廟最不同的就是這裡的牌坊,清末夫子廟的牌坊都是帶有戧柱(旁邊有支撐的柱子)的木牌坊。

街頭的有軌電車。一輛有軌電車停在路中間,車頭處站著一個男子,在車子的兩旁分別站著一個印度人和一個清朝男子。這張照片拍攝于1908年(清光緒三十四年)3月5日的上海。想不到吧!100多年前,在上海就可以坐有軌電車出行了。

一家商店前聚集了很多人,這裡還有好幾個洋人。從這兩邊懸掛的招牌可以看出,這應該是一家專門做竹製品雕刻工藝品的店鋪。這家店鋪的老闆很有想法,為了吸引更多的洋人到他的店裡來,店鋪上還弄了個英文的店招。

兩個背夫用一種特製的工具背著這兩個洋人女子,對于這種出行方式,這兩個洋人女子一副很享受的樣子。不知道她們當時是擺拍,還是讓這兩個背夫就這樣背著出行。

街頭的茶攤。那位倒茶的老者,單手握著一個巨大的茶壺,正在往一個小茶壺裡面倒茶水。這麼大一個茶壺,裡面盛滿水,就這樣斜著倒茶,沒有一定的腕力和技巧,一般人還真不行。這個茶攤很簡陋,很多人都是端著個碗在站著喝茶。來這裡喝茶的一般也是一些下層百姓,他們不在乎環境,就講究一個實惠,來這裡喝茶只為解渴。

大戶人家的房屋。院子中擺滿了各式的花花草草,在房屋的門頭上懸掛著一塊牌匾,上面寫著「舉霞軒」三個大字。在過去大戶人家的房屋的門頭上都要懸掛匾額的,而且為了彰顯身份與品位,他們還會在匾額上大做文章。

出行的慈禧太后,她的身邊圍滿了太監、宮女。看到這張老照片可能很多人感到很奇怪,這些太監怎麼都穿了龍袍?其實他們穿的不是龍袍,那是蟒袍。在清朝,蟒袍是吉服,這個是專門在吉慶典禮上穿的服飾,像吉慶節日、筵宴、皇帝生日等日子。在清朝不光王公大臣可以穿蟒袍,宮裡的太監也是可以穿蟒袍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