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照片,蓋磚房的泥瓦匠,戴著籮筐的新娘,「兔唇」老漢抽旱煙

清朝人拍照時的場景,攝影師專門找了一處風景,被拍男子喜形于色,這應該看作是一種進步。因為照相技術從戰爭后傳入中國,很長一段時間,國人對它充滿著排斥,甚至將其當作西方巫術看待,攝影師更是多為外國人。譚嗣同曾這樣記錄相機的「攝魂術」:一日為一人攝照,忽人側多現一影,其影較人短而怪,蓋鬼影,偶不及避,為鏡光所攝得也!所以應該為照相機前擺個「poss」的這個男子點贊!

福建某地的一場婚禮,一位出嫁的新娘頭戴著一個籮筐,身后是精美的花轎。談不上簡陋,卻是有明顯的地域特色。結婚是人生一大喜事,雖然不浪漫,可畢竟有花轎。若是窮苦人家,坐的就是獨輪車或者小毛驢了。

清末時候的弓箭手,擺開架勢就能命中靶心。清王朝的建立就是以弓箭定天下,為了確保國家的長治久安,他們一度保持著良好的騎射技能。可到了清末,他們的「木蘭秋狝」已經流于形式。驍勇善戰的八旗兵也成了一堆爛泥,尤其是熱兵器的到來,冷兵器開始退出歷史舞臺。這些弓箭手也就成了花架子,射箭成了個人喜好。

清朝巨人,正常人站在他身邊才是他的三分之二高,目測超過兩米四。這名男子叫詹世釵,身穿清朝官服,為的是博人眼球,賺錢謀生。他被英國星探找到,出國演出,賺了不少外快。他的中國妻子病逝后,又找了一位英國女子為妻。由此看來,他的收入不低,英文應該也不錯。

練毛筆字的男子,只見他盤著二郎腿,眼神犀利。這樣的坐姿如何能氣定神閑,寫就一手好字。科舉之路已經黯淡,是位視名利如浮云的主。他的辮子又粗又長,油光蹭亮。

正在蓋房子的泥瓦匠,也是一門不錯的手藝活。用的還是磚塊,應該是鄉紳地主的房子,窮人除了草房子就是土坯房,磚房想都不敢想。

清朝女子展示裹腳布下的小腳,只見那腳已經定型,錐心的疼痛早已是過眼云煙。能夠讓人看到小腳都是需要勇氣的,看來這位西方女子給了不少銀子。小腳被西方人視為清朝落后愚昧的標志之一,可女子不裹腳,出嫁都是一個問題。

山野之中的算命先生,背靠巨石,正在給過往的路人算命。察顏觀色,全靠自己的演技。封建社會,這類地攤也很吃香,人們總是將希望寄托在虛無上,讓人看著又是一聲嘆息。

慈禧太后坐著鳳輿出行,宮女太監簇擁著,這氣勢,大清朝獨一份。前面站著的兩位是她的寵信太監,李蓮英和崔玉貴。看臉面,這右邊的李蓮英一點顏值都沒有,臉上膿包可見。可沒有影視劇里那樣俊美秀氣。

臉上露著凄苦的女子,正在被洋人強摟著,雖然怒火中燒,可也是無可奈何。自己的命隨時有可能丟掉,只能隱忍不發。八國聯軍侵華,可以說是國人永遠的痛。每每看到這類照片,國人要莫忘國恥。

清朝的新式學堂,孩子們求知的眼神一覽無余。西學東漸,科舉制度名存實亡。教育的變革,讓很多人開眼看世界。不過能上的起學的孩子都不是一般人家,一旦進了學堂,自己的命運乃至家族的命運都有可能為之改變。

一位「兔唇」老漢在抽旱煙,他的指甲更是有幾寸長。如今看來是不倫不類,可在當時是養尊處優的真實寫照。這樣長的指甲,基本就失去了勞動的能力。在封建社會,這類人不在少數。他們衣食無憂,可以醉生夢死。在清朝有一個另類群體,就是八旗后裔,啥都講究一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