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之戰,張遼一戰封神,那麼孫權損失了哪些大將,說出來真丟臉

俗話說, 「酒逢知己千杯少,將逢知己精神爽」,在三國時期有一位名將,他能力出眾,職業素質過硬,最關鍵的是他深懂兵法,極善用兵。而他本人的武藝也屬于上流,就連不可一世的武圣關羽,都要賣他面子,此人正是曹魏名將張遼。

說到張遼,他一生最大的成就便是在合肥以區區7000守軍,抵抗孫權的10萬大軍,最終張遼卻可以帶領兵士位,以少勝多,打得孫權差點哭鼻子。如此兵力懸殊的較量,張遼他竟然可以以少勝多,這是何等的恐怖…

公元208年,曹操在赤壁吃了敗仗之后,一直懷恨孫權,希望可以早點收拾孫權,如此便只剩下一個羽翼未豐的劉備。如果,真的如此,那麼自己一統天下的事業,便可以在短短幾年的時間之內便可以完成。

于是,公元214年,也就是在劉備進軍西川前后,曹操他帶兵南下了。準備一舉拿掉孫權,但是事實上曹操還是太小看孫權的領導力了。孫權,親自率領7萬精銳之師,與曹操相抗。最終,曹操沒有占到便宜,只能撤軍。在曹操撤退之時,留下,張遼、樂進、李典等人,守備合肥,以防御孫權。

《三國志·張遼傳》:太祖既征孫權還,使遼與樂進、李典等將七千馀人屯合肥。曹操留下五子良將其中三人,以守備合肥。而他本人則親自率領軍隊前往漢中,準備攻下漢中,以防止劉備勢力繼續擴大。

在這個時候,老司機劉備正在率領兵士與劉璋交手,然而荊州公安等地又有關羽把守,孫權一時找不到進攻的機會。而曹操,之前打過自己一次,這個時候他又在漢中用兵。此時,正是進攻合肥的最佳時機。如果,合肥攻下,便可以 西問申、蔡,北向徐、壽,繼而可以問鼎于中原。倘若真的如此,曹操的天下就要動搖了。

合肥的重要性,孫權他也是心知肚明,因此孫權,幾乎是帶上了所有的兵士去攻打合肥。其意圖非常明顯,就是想趁著曹操遠征之際,一下子拿下合肥,如此便可以強大自己實力,順便還可以報曹操前番攻擊之恨,實乃是兩全其美之事。

孫權當即率領10萬之眾已至陸口,準備拿下合肥。在這個時候,合肥守將,張遼、樂進、李典等人,便急忙拆開了曹操臨走之時,留下的秘函。不過,在秘函之上,曹操只說如果,孫權引兵來犯,讓張、李二將出戰,而護軍薛悌則只管守城,不參與交戰。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戰略指示。

怎麼辦?面對虎視眈眈的孫權,張遼便指出,此時如果要曹公前來救援,恐怕那個時候合肥早就落入孫權之手。不如,趁孫權兵馬還未合兵一處之時,對他進行襲擾,以打擊其士氣,從而我方再固守城池,以待變化…

《三國志·張遼傳》記載:「公遠征在外,比救至,彼破我必矣。是以教指及其未合逆擊之,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然后可守也。」,此乃是張遼當時提出的戰略,要在孫權兵馬尚未完成合圍之時,對他們來一場襲擊戰。如果僥幸得勝,便可以狠狠的挫傷吳軍的氣勢,然后再固守合肥。張遼的意見被同事們所采納,后來張遼率領800精銳,親自帶頭沖鋒,直接沖到了孫權的主帥大旗之下,反復沖鋒數次,把孫權都打得害怕了。

張遼當時錯開夜晚襲擊,而是出其不意選擇在太陽剛剛升起之時對孫權所部發起猛攻。這個時候正是孫吳兵士精神最離散之時。可能孫權還在賬中休息,結果在此時孫權遭到了張遼的突然襲擊。所有兵士當時都不知所措了,很多東吳兵士都逃到了附近的山冢之上。然而,吳軍人數眾多,很快把張遼所帶領的800人都圍了起來。

《魏略》:張遼為孫權所圍,遼潰圍出,復入,權眾破走。由是威震江東。然而,張遼帶著手下的敢死隊友,奮力向吳軍沖去,由于之前占盡了天時、地利,張飛帶著這800人的敢死隊,數次沖破孫權的重圍。最后竟然可以逃出孫權的包圍,從而回到合肥城繼續指揮兵士抗吳。

由此可見,張飛之前所提出的 「折其盛勢,以安眾心」的作戰方略,已然成功完成。此時的曹魏兵士已經占據了有利的城池、還有士氣。

由于之前被張遼打得不知所措,孫權后來在合肥駐守的10多天,他只是采取穩守的戰略,卻一直沒有主動發起過進攻。 《三國志·張遼傳》:權人馬皆披靡,無敢當者。自旦戰至日中,吳人奪氣。來看看,當時張遼給吳軍造成的傷害可謂是致命的,在古代打仗,如果失去了士氣,那麼即便是人數再多,也有可能只是充當炮灰。這一點,孫權他是非常清楚的,于是下令撤軍。 權守合肥十馀日,城不可拔,乃引退。

但是就在孫權準備撤退之后,張遼卻突然又率領精銳部隊對孫權進行追擊,差點活捉孫權,經過此次戰事之后,張遼的大名傳遍整個東吳,就連東吳的小兒哭鬧,聽到張遼的名字之后,就立馬嚇得不敢哭泣。既然,孫權攻打合肥敗得如此狼狽,那麼孫權,在此次戰事之中,都損失了哪些大將呢?還真不少,說起來真丟臉!簡直有辱孫權之父,孫堅、其兄,孫策之英名。

那麼,在合肥之戰時,孫權到底損失了哪些大將呢?

第一位,乃是東吳統領廬江上甲兵的猛將,他乃是陳武。

陳武,曾經跟隨孫策平定江東,其武力值與和龐德、魏延一戰。但是在合肥之戰時,由于受到張遼的突然襲擊,事先陳武、宋謙、徐盛等人都沒有做相應的軍事安排,導致被張遼擊破,而陳武更是在當場就被張遼所部給除掉。

陳武這個人,仁厚好施、且武藝過人,不料卻栽在此次戰斗之中。倘若,陳武活著,必定成為日后蜀漢王平一般的大將。

第二位,乃是東吳的棟梁之將,他就是曾經打平小霸王孫策的猛將,太史慈 。

說到太史慈,相信是無人不知。 慈,身長7尺7,美須髯,猿臂善射,弦不虛發。看看這個描述,就知道此人定不簡單,有點像關羽,張飛的合體。難怪,之前可以輕松打平孫策。在與孫策大戰之后,太史慈才明白了孫策才是他的真正主公,后來跟隨孫策,平定江東。

只可惜的是,太史慈卻在合肥之戰中,不幸而亡。若非如此,他的功名絕對不會在、文聘、黃忠等人之下。

張遼奇襲之時: 張遼縱馬當先,專搦孫權決戰。權綽槍欲自戰,陣門中一將挺槍驟馬早出,乃太史慈也。張遼揮刀來迎。兩將戰有七八十合,不分勝負。來看看,太史慈的武藝,輕松打平張遼。張遼可是三國時期有名的大將,能夠打平他的人,一共都不超過10人,然而,太史慈便是其中之一。

然而,雙拳難敵四手。太史慈的隊友,宋謙、賈華,不敵李典、樂進。無奈,之下太史慈只得放棄與張遼交戰,而回到孫權身邊護衛孫權。

合肥之戰初次交手孫權便失利,為了找回失去的士氣,大將太史慈決定利用自己賬下一名下屬,此人與張遼手下的一名養馬后槽戈定是弟兄,因為與張遼有怨,他愿意在城中為內應,屆時找開城門。而后,某引兵直奔城中,一舉拿下張遼。

太史慈的計策雖好,但是合肥城中的張遼也不是吃素的。 遼曰:「豈有一城皆反者?此是造反之 人。如亂者先斬!」 后來,李典便擒住了戈定,張遼就地處決了此人。然而,在城外見城門大開的太史慈,還以為是計策成功了,率領兵馬沖將進去,哪知道是中了張遼之計了。最終,太史慈身受數箭,最后被 陸遜,董襲所帶人馬給救了。不過,回到營賬之中不久,太史慈便去世了。

太史慈臨走之前還大呼,大丈夫應該立不世之功,奈何沒呼!從太史慈將軍的話語之中,他是不甘心的,只不過歷史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悲哉悲哉…

第三位,凌統,同樣是三國時期東吳名將。

說到凌統,相信很多朋友都聽說過。當年,要是沒有凌統護衛孫權,恐怕孫權也就成了張遼的戰利品了。當年孫權被張遼追得很是狼狽,當孫權逃到逍遙津邊時,橋段已經被張遼所毀,這個時候凌統便以鞭炮助勢,同時奮力驅馬,讓孫權得以馬背之上跳過斷橋。

然而,凌統則反身與張遼所帶的追兵交戰,在斷橋邊除掉數十個追兵,后來孫權安全逃離之后,凌統乃潛泳回到東吳。后來,孫權給凌統升職,任凌統為偏將軍。不過,凌統的好日子并沒有幾天,在其為孫權招兵買馬之時,突然暴斃。

其實,凌統在合肥之戰時,身受多處傷害。而在當時又為了保衛孫權,竭力除敵,凌統的身體早就超支。后來,沒多久就病去。說明,在合肥之戰時,凌統所受的傷,已經不再是外傷,而是演變成了內疾。總之,說凌統倒在合肥之戰,也是說得過去的。

綜合來看,孫權發動合肥之戰,本想打開曹操的中原重鎮,好加以擴展地盤。當時,孫權所帶大將有, 太史慈、呂蒙、蔣欽、甘寧、凌統、陳武、潘璋等人。不過,孫權還沒有正式發起進攻就被張遼給打擊了,不但失了士氣,而且最終還失去了,陳武,太史慈,凌統等大將。真是說起來都丟臉啊,此戰孫十萬,的名聲也就由此產生了。

相信,日后的東吳老百姓,一提起「孫十萬」,就會聯想到孫權在合肥之戰時的慫樣。此乃正是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帥無能累三軍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