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罕見照片,長工紮堆喝麵條,小妾富態顏值高,孕婦讓中醫把脈

百年前的黑白照片,歷經斑駁歲月,望之卻讓人浮想聯翩,張張珍貴卻又很罕見。圖中一位老奶奶正在給孫女的三寸金蓮鬆綁,孩子的腳已經定型,都感覺不出疼痛來。女子纏足習俗從北宋始,到明朝大興。清朝入關後,對漢人剃髮,易服,唯獨沒有將這纏足之風禁掉。直到清朝滅亡,一雙「三寸金蓮」,依然是漢人女子的標準配置。

長工紮堆喝麵條,場面壯觀。當時地主家經常雇傭長工,幹雜物,種地,雖然一年到頭幹的艱辛,常常風吹日曬,寒來暑往,卻還能有一個一日三餐的地方。圖中就是長工吃飯的場景,到了飯點,端上麵條,大家一擁而上。站著的,坐著的,用筷子,勺子的,甚至還有用手抓的。雖然吃相難看,可「手快有,手慢無」,這來晚了估計連口湯都喝不上。

大清官員的一張合影,個個都一臉福相。清末民生艱難,可對于官員來說依然賣官鬻爵,封妻蔭子。清代官員實行的是低薪制,到了雍正帝實行養廉銀制度,地方官的薪俸水準幾十上百倍的增長。「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慈禧的驕奢淫逸,如果沒有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張之洞等實幹家,大清王朝又不一定捱得過最後五十年。

在自家院子裡曬太陽的兄弟倆,不過二人的身高差距好大。大個子身高估計有兩米三,身旁的一位雖一米八,可還是相形見絀。在那個年代,能夠長到這般高,與飲食有關,可更多還是個人的體質。洋人進入中國後,總是尋找那些巨人侏儒,然後利誘他們去馬戲團,有的還加入外國國籍,三妻四妾。

上海福州路上雛妓出臺的場景,小女子被龜奴扛著去坐台,因為還是處子之身,自然過夜價格不低,一大半都進入老媽媽手中了。周圍的人行色匆匆,對此早已經習以為常了。

被示眾的犯人,雙手被綁在一根木棍上,跪在石板上,膝蓋處還有鐵鍊,這顯然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刑罰。

大戶人家的小妾,貌美如花,一臉富態,顏值很高。一般情況下,正妻都是大家閨秀,斯文秀氣,即便坐姿也是正襟危坐,沒有輕佻浮誇之氣。圖中的小妾,盤著二郎腿,也很受老爺寵愛。

吃飯的三位長衫男子,個個囊中羞澀,就點了一個菜。大庭廣眾之下,連雙鞋都沒穿,一點書生氣都沒有。也許祖上還有點家業,可到了自己身上,已經身無分文,卻還想著下館子。

一對夫妻,右邊是他的妻子,可面對鏡頭,表情都不自然。尤其是妻子並不開心,心裡裝著心事,都不加掩飾。對于明媒正娶來的正妻,最憂心的便是納妾,可又無可奈何。

滿族貴婦出門,頭戴大拉翅,個頭不矮,怎麼看都像馬雲穿越過去的。身後是高大的城牆,那是深宮大院,一般人自然進不得。這女子算是滿人,可選秀?就憑膚色都入不了圍。

大戶人家的全家福,正妻雖然年老色衰,卻還是和老爺平起平坐。身後的小妾是很年輕,得老爺寵愛也只能站在那裡。「妾不如妻」,一看便知。正妻和小妾幾乎沒有可比性。

一位孕婦讓中醫號脈,我國中醫博大精深,通過望聞問切就能判斷病情,對症下藥。即便是街頭中醫,對于喜脈也是頗有心得。人懷孕的時候脈搏會有所不同,會明顯感到裡面有「遊珠」,也就是滑脈。根據脈象,調理自己的身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