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蹲在街頭的一位算命先生,戴著草帽的理髮匠,簡陋的早點攤

哈爾濱別名冰城,地處東北平原東北部地區,黑龍江省南部,哈爾濱是一個神奇的城市,十九世紀末,哈爾濱還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方, 但隨著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中東鐵路的建設,大量的滿漢百姓移居哈爾濱地區,僅僅幾年時間,哈爾濱就急劇膨脹為一座國際性大商埠,先後有三十多個國家的十數萬余僑民聚集這裡,並且有十九個國家先後在此設領事館。

本組圖片拍攝于1931年,所呈現的是90年前哈爾濱道裡區的真實境況。當時,這裡被洋人稱作舊城區或避風港,拍攝者為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土壤科學家和地理學教授彭德爾頓。

街市遠眺從鐵路橋上眺望街市,遠處街市的房屋鱗次櫛比,索菲亞教堂清晰可見,另一側的工廠煙囪正冒著滾滾濃煙。

街頭即景中央大街的街頭,有員警在路口維持秩序,街道兩邊是整齊的中西合璧式建築,高大的電線杆立于街道兩側。近景的四層大樓為當時的北京飯店。

土洋計程車中央大街上,一邊停著出租的汽車,一邊停著載客的馬車,不同的交通工具為不同階層的人服務。在馬路拐彎的地方站在一對俄羅斯母女,她們的穿著打扮明顯比中國人光鮮許多。

算命先生蹲在街頭的一位算命先生,孤獨地守著他的小地攤,旁邊店鋪的招牌上有中文、英文還有俄文,說明這裡是一個中洋雜處之地。

舊城區的中國商鋪當時道裡被稱作舊城區,這條街上有好多中國人經營的商鋪。圖中是兩名掌櫃正站在店前談笑風生。有意思的是他們的衣著和姿態,都是一襲長袍,且都背著手說話,讓人忍俊不住。

翻修中的馬路一輛馬車停靠在馬路邊,車上坐著戴著鴨舌帽的車夫。這是一條正在翻修中的街道,車輪上沾著很多泥土。路邊可以看到修路工人忙碌的人影。

剃頭匠人戴著草帽的理髮匠坐在板凳上等待顧客,一名同行坐在附近的地上抽著煙袋。架著水盆的爐子,旁邊綁著掛杠刀布的木棍,以及裝著工具的板凳, 這種樣式的剃頭挑子在全國都能見到。

街頭的馬車通往松花江畔的大道,路上幾乎看不到步行的人,卻有五、六輛馬車出現在畫面中。當時,馬車是哈爾濱市內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無論是載人還是運貨都少不了它。

早點攤街邊的一處早點攤,實在太簡陋了,只有一把挑子和幾個小板凳。吃飯的人或站著或坐著。這些人都是修建教堂的工人,他們衣著破爛,食物低劣,但是卻用汗水和智慧建造出令人震驚的傳世建築精品。

教堂塔樓正在重新修建中的索菲亞教堂塔樓。這座建築最初是一座俄羅斯隨軍教堂所在地。1923年在原址開啟重建模式。此時塔樓已拔地而起,上面遍佈了腳手架,

教堂下的街景透籠街的街道很寂靜,只有一兩個行人行走在人行道上馬路之上有一輛腳踏車和一輛人力車相向而行。從這裡可以更清晰地看到新修建的索菲亞教堂高聳的雄姿。

休憩的人們路邊是茂密的綠化帶,在綠化帶的旁邊,安裝有一字排開的木制連椅,可供行人坐在上面小憩或欣賞風景。

日本區道裡的日本人居住區,附近有一座公園。此時九一八事變還沒爆發,哈爾濱還沒有徹底淪入日本人之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