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真實老照片:押赴刑場的匪首面露笑容,風塵女子比皇妃美太多

小酱 2021/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在手機拍照已經成為日常的當下,我們可能難以想象,晚清時的中國,「照相」這事還被不少人視為邪祟。

慈禧太后倒是時尚弄潮兒,在1900年前,她對包括照相在內的「西洋玩意兒」還是比較排斥,但辛醜回鑾後,便逐漸迷上了照相和留聲機等。

她的很多照片就是那個時期留下。然而在晚清時期,等級森嚴的封建社會將人分成了三六九等,豈能人人都像慈禧,有專人為她化妝、拍照甚至托裱裝幀,從宮廷到民間,人與人的生活是不一樣的,通過真實老照片,我們能看到當時社會生活風貌如何,與當下有多大差異。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封建時代真實寫照,慈禧的奢侈世人皆知,而在民間,這兩個看起來也就4、5歲的孩童,卻要早早為謀生而推著石磨磨面。他們臉上神情懵懂而茫然,衣服破了洞髒兮兮,讓人感到心酸,如果是現代社會,他們本該背著書包上學。

這張照片裡是一名晚清時的纏足女孩,她的年紀還非常小但表情已經脫去稚嫩。纏足和歐洲曾流行的束腰相似,都是過去的畸形審美體現,徐志摩之原配張幼儀生于1900年,張家是大戶人家,但張幼儀幾歲時,母親仍然張羅要給她纏足。

辜鴻銘也愛小腳。但小腳若真是好,怎麼不見他們自己纏呢?關漢卿曾這樣形容過纏足女步步艱難:「行一步歎息,兩行愁淚臉邊垂,一點雨問一行悽惶淚。」可見,若不是封建王朝被推翻,不知還有多少女子要像這名女童一樣,小小年紀便飽受折磨。

在晚清諸多歷史人物中,李鴻章的名字總繞不開。照片中女子便是他的夫人趙繼蓮和女兒李菊藕,李菊藕這個名字聽起來普通,毫無特色,但她也是一位才女,而且,她1888年嫁給張佩綸後,生了一子名叫張志沂,張志沂正是著名女作家張愛玲的父親。

前面說到,慈禧太后喜愛照相。但看過她照片的人多,瞭解為她專門拍照的攝影師——裕勳齡的人就比較少。裕勳齡的2個妹妹都是慈禧太后身邊女官,他本人的長相,用現代人的話說,顏值很高且充滿英氣。

據1982年《紫禁城》上文章記載,裕勳齡是因為妹妹的緣故才被慈禧圈中,選為專用攝影師的,而且慈禧太后每次還要挑個黃道吉日拍照,這可苦了裕勳齡,每次為慈禧照相,不但要仔細佈景還得拍好幾張底片,挑最精品的送給老佛爺過目。

晚清時,清廷對外戰爭不利,賠款如同大山,壓在民眾的頭上,民間盜匪蜂起,這張照片便是一個名叫周恩波的錦西一帶匪首被抓後,于1907年押赴刑場時所拍攝,明明即將被處死了,他竟然還能露出笑容,或許早就預料到了這天。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