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榮耀》:洞房花燭見真情,李俶對3個新娘的態度預示著結局,網:真難啊

糖糖 2021/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妙眼看天下,風水輪流轉,看劇不能只看表面,且看今日是誰家天下。我是糖糖,一個熱衷於分享古裝劇細微看點的小編,你想知道的那些幕後故事這裡都有。

 

《大唐榮耀》一共拍了李俶三次洞房花燭夜,新娘不同,李俶的表現截然不同。

李俶對待三個新娘子的態度,像面三棱鏡,把三個面合起來才能完整地呈現出了李俶的情感世界。

扮演李俶的演員任嘉倫更是憑藉他精准、細膩的演技,讓觀眾從中窺見他對敵人、對愛人、對知己完全不同的的態度。

01

崔彩屏和沈珍珠是同一日迎娶的新娘,兩人的位份都是孺人。崔彩屏是寵妃楊玉環、楊國忠的外甥女,楊國忠是太子党的死對頭。

敵人的敵人自然也是敵人,李俶對崔彩屏全無好感。崔彩屏仗著姨母和舅舅的關係,個性跋扈,為人輕狂浮躁,缺智少謀,偏又喜歡自作聰明,無論是她的出身背景還是本人,都不討李俶喜歡。

她把自己當團寵,其實不過是舅舅楊國忠塞進廣平王府的一顆棋子,還是被蒙在鼓裡的棋子,以她的智商被舅舅利用了而不自知。

李俶從來沒把她放在眼裡,更不會在心上。新婚夜,李俶喝多了酒,被小內侍攙扶著來到崔彩屏居住的琉璃閣門口。機敏如李俶立刻意識到小內侍被崔彩屏收買了,恰逢副總管何靈依來到身邊處置了小內侍。

李俶看一眼琉璃閣,轉身欲走,一個腳步虛浮,讓他意識不僅小內侍被收買了,他的酒也被人做了手腳,下手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崔彩屏。

初進王府就這麼不安份,李俶覺得有必要給崔彩屏點顏色瞧瞧。

02

崔彩屏是楊相國安插在廣平王府的一顆棋子,而沈珍珠則是李俶主動要到身邊的一個人質。

因為搞不清楚楊國忠幾下吳興密見沈易宜所為何事,在風生衣的提醒下,李俶知道沈易直的女兒正在參加東宮采選,於是派人告知太子,務必把沈家女兒留在廣平王府。

李俶不僅想從沈珍珠身上搞清楚楊國忠見沈易宜的原由,而且對她還含有期待。在崔彩屏和沈珍珠兩人之間選擇,他寧願廣平王府將來由沈珍珠主事,期待她能壓制住崔彩屏。

雖然崔、沈兩人的背景不可同日而語,但李俶從聘禮開始,就給兩人同等的待遇,一力扶持沈珍珠不落下風。

李俶從崔彩屏的琉璃閣出來,來到沈珍珠處,正聽到心有所屬的沈珍珠對著玉佩訴相思,念出一句:「此時此夜難為情!」

李俶雖然不是因為喜歡才娶了沈珍珠,但他也絕不可能允許自己的女人新婚之夜對別的男人吐露相思之情。他一句「沈孺人是為誰相思而許,情難自禁」,就讓毫無防備的沈珍珠玉佩落地,慌亂地拿起團扇遮住面容。

李俶沉著臉來到沈珍珠面前,在伸手拿開她手中團扇之時,又深吸一口氣換上一副更加威嚴、冷峻的表情。

在李俶眼裡,沈珍珠完全不同于崔彩屏。他可以戲謔、嘲弄崔彩屏,她未必聽得懂;但卻得慎重對待聰明的沈珍珠,她對他有用。

看到沈珍珠真面目的刹那,李俶的眼睛開始睜大,滿眼的不可置信,原本緊閉的嘴唇從唇尖開始裂出一點縫隙,再帶動整個嘴唇張開,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笑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