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轉:安陵容有喜,皇后借龍胎碰瓷熹妃,甄嬛借機反扳,一台好戲開場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安陵容終於懷孕了,而且是懷孕三個月後才傳出消息。

安陵容懷孕是為救父,出手相幫的皇后卻是另有企圖,這也讓甄嬛的復仇計畫增加了難度。

後宮的眾妃都知道,安陵容的體質是不宜懷孕的。

安陵容原本有個嘹亮的歌喉,曾在甄嬛跳驚鴻舞時一展風采,引起了後宮眾妃和皇上關注。

只可惜安陵容的嗓子被人下害毒啞了,為了再度吸引皇上,安陵容聽了皇后的建議,服了大量的息肌丸又去練習冰嬉。

冰嬉雖然練成了,可是服了息肌丸的安陵容,已經不易也不宜懷孕了。

可就在這時,安陵容那個愛惹事的父親安比槐又惹事了:他不但自稱為國丈,竟然還貪污受賄。皇上肯定不饒他。

聽到安比槐入獄的消息,安陵容第一時間跪求皇上。可惜皇上正在氣頭,不肯網開一面。

安陵容只能再次求助皇后。

皇后的幫助向來都是有條件的:她只能讓安陵容懷上一個不可能出生的孩子,等安比槐得救後,就用龍胎來陷害甄嬛。

於是皇后給了安陵容虎狼之藥,讓她強制受了孕。

而此時的甄嬛,為了讓自己回宮後的復仇計畫得以順利進行,也為了給好姐妹沈眉莊報「一箭之仇」,正千方百計地設法徹底扳倒安陵容。

安陵容這一胎,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呀。

熹妃甄嬛自然明白皇后和安陵容要用這一胎置自己於死地;而且安陵容因懷孕再次複寵,自然會讓甄嬛的復仇計畫增加難度。

不難看出,安陵容腹中的胎兒成了皇后和甄嬛爭鬥的砝碼。

而且從形勢上看,複寵後的安陵容因懷孕而占了上風,而一心想為沈眉莊報仇的甄嬛處於劣勢。

熹妃以關心安陵容為由,先來了個「虎口探迷」,摸清了安陵容受寵的底牌。

安陵容懷孕了,雖然心裡恨,卻沒有撕破面子的「好姐妹」的熹妃,必須要主動前去關心問候。

甄嬛做了充足的準備,帶來太醫、小允子一行人來到了安陵容住的延禧宮。

一番虛情假意的寒暄之後,

a、熹妃先用第一招:讓特意帶來的太醫衛臨為安陵容請脈。

警惕性很高的安陵容,自然不會讓隨熹妃而來的太醫衛臨給她號脈。

她以「皇后指派的太醫是許太醫」為由,婉言拒絕了熹妃的「好意」。

甄嬛聽完笑了笑,也不再堅持。

b、熹妃又來第二招:一個勁兒地誇安陵容點的香味道好。

安陵容是後宮人人皆知的制香高手,她制的香肯定好,的確值得誇讚。

安陵容說:這是「凝露香」,姐姐如果喜歡就讓人送些去。

甄嬛說:怎敢勞動妹妹宮裡人呢,還是讓小允子去取些就行了。

熹妃的話滴水不漏,安陵容似乎也不便駁回熹妃的面子。

c、機靈的小允子立刻就去「執行任務」。

小允子取香時,發現了櫃子上有很多束之高閣的盒子;小允子趁人不備,用銀耳針撬開,偷藏了幾顆。

熹妃去延禧宮問候安陵容之事順利完成。

讓衛臨給安陵容請脈雖然沒有派上用場,可小允子偷藏的幾顆香丸卻「大有文章「。

回宮後,甄嬛讓衛臨來驗看香料,衛臨剛用水化開了一點香料,立即就開始意亂情迷;

槿汐見狀,趕緊用水將衛臨潑醒。

衛臨說此香中用了十足的依蘭香和蛇床子,若是燃起來藥性會更厲害!

至此,甄嬛什麼都明白了:皇上為什麼會那麼留戀延禧宮。

甄嬛開始裝病,閉門謝客,徹底躲避著一切安陵容「碰瓷」的機會。

安陵容雖然有了身孕,但皇后和她都知道,這一胎保不過六個月。

安陵容懷孕四個月後,就開始薰艾來保胎。

衛臨在太醫院看過陵容的脈案,有用艾的記錄。

經過和衛臨的分析,甄嬛發現安陵容有滑胎的跡象。但是皇后請來的太醫卻聲稱一切正常。

深知皇后心狠手辣的甄嬛,猜測出皇后和安陵容一定是要想謀劃一起滑胎事故,嫁禍於人,乘機扳倒自己。

甄嬛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若有謀害龍嗣的嫌疑,即便是盛寵在身,也會失去皇上的寵愛,受到重罰。

惹不起,那就乾脆躲起來了。

無論如何,絕不能給皇后和安陵容任何「碰瓷」的機會。

於是,甄嬛便開始稱病,閉門謝客,尤其是不沾染與安陵容有關的任何事。

甄嬛雖然避而不見安陵容,但卻天天給安陵容送一束百合以示關心。

剛開始甄嬛是小心翼翼地躲著安陵容,儘量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但甄嬛也不是省油的燈,絕不會坐而待斃。她決定利用這個機會,來個將計就計,反手將安陵容置於萬劫不復的境地。

可想法歸想法,要實施起來太不容易:甄嬛派去的太醫,安陵容絕對信不過;甄嬛自己為了防著安陵容碰瓷滑了胎,又不敢和安陵容見面。

可真是讓甄嬛一時犯了難。

甄嬛雖然避免自己和安陵容見面,但卻安排花房日日給安陵容送百合花。

對於甄嬛送來的百合花,安陵容自然是警惕心十足。

她讓貼心的太醫反復細心地查看,結果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一天又一天,一束又一束,檢查又檢查,這些百合花真的沒任何問題。

久而久之,安陵容那顆懸疑的心終於放了下去。

百合不但豔麗多姿,還有寧神的效果。

安陵容十分喜歡,漸漸地也習慣了那狐尾百合的香氣。

她也更樂於享受著懷孕後的、日日來自熹貴妃的關心和問候。

只是皇后心裡暗自著急,有點坐不住了。

想當初,安陵容悄悄懷孕三個月,胎兒基本穩住了,防著任何人的皇后才把這個消息說出來。

此時的皇上,對安比槐自稱國丈的氣,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又得知安陵容有孕的消息,自然是十分的開心。

皇后趁機為安比槐求情,又為安陵容請求晉位封賞,皇帝都一一同意了。

安比槐因女兒有孕消了災禍,還被皇上賜了黃金百兩返鄉養老去了。

只是,安陵容因為甄嬛的插手被封了「鸝」妃, 後宮的嬪妃也因甄嬛的「大封六宮」的提議跟著沾了光,讓甄嬛在後宮的人氣空前大旺。

這讓皇后氣不從一處來,而且無法撒出來。

皇后指望著安陵容這次的懷孕,來向甄嬛滋事挑釁呢。

可這甄嬛天天抱病不出宮門,除了每天送束百合,硬是躲避著不和安陵容見面。

轉眼,安陵容已經有五個月孕期,胎兒有隨時不保的可能性。

皇后是一再催促安陵容對甄嬛動手,可安陵容哪有機會?

圍繞著安陵容腹中的胎兒一天天長大,皇后、安陵容、以及甄嬛,也是各為「鬼胎」。

三人雖然按兵不動,但暗自的較量從未停止。

誰輸誰贏?好戲還在後頭。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