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榮耀》: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李俶對沈珍珠也有算計

 

妙眼看天下,風水輪流轉,看劇不能只看表面,且看今日是誰家天下。我是糖糖,一個熱衷於分享古裝劇細微看點的小編,你想知道的那些幕後故事這裡都有。

 

前幾天從《洞見》看到這樣一句話,欣賞一個人,始于顏值,敬于才華,合於性格,久于善良,終於人品。

看到的瞬間讓我想到了李俶和沈珍珠,這一句話似乎總結了他們從相識、相戀到相知的全過程。

年少時,我們的眼睛裡總揉不得砂子,以為唯有純粹的愛情才算美好;成年後,經過世事的洗禮,才明白摻雜著世故的感情才更牢固、堅貞。

這世間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李俶對珍珠的萬般深情裡,也離不開「算計」。

01

說起來楊國忠還是李俶和沈珍珠的大媒人,要不是他頻頻派人去吳興沈易直家拜訪,李俶也不會對沈家起疑。

如果不是對沈家起疑,他就不會生出納沈易直女兒沈珍珠進府的念頭。

好不容易得來「萬事通」最喜歡的醉仙釀,卻因為要和女扮男裝的珍珠分攤,每人只能問「萬事通」半個問題,誰也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經風生衣提醒,沈易直女兒此次也在參加采選,李俶即派人告知他父王,務必把沈家女兒留在自己府中。

有沈家女兒在手,何愁得不到讓他困惑的答案。

李俶在不知道身邊剛剛認識的「沈兄」就是沈易直女兒沈珍珠時,對她已經開始了「算計」。

沈珍珠繼續女扮男裝,根據「萬事通」給的半個答案,準備千里北上回紇尋找心上人。路上遇到了劫殺,幸得李俶相救,兩人遂結伴同行。

同行中,聰明的李俶從沈珍珠匆忙掉落到地上的包裹中發現脂粉盒,識破珍珠的女扮男裝。

知識珍珠性別後,同乘一輛馬車上,李俶用促狹的目光悄無聲打量珍珠,眼睛滑過她白皙細膩的皮膚、纖細不盈一握的美頸,沿著小巧的下巴一路向上看,用眼睛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個美嬌娘。但李俶是君子,他發乎情,止乎禮,已經識破,卻並不揭穿。

再者,出生皇族的他,什麼樣的美女沒有見過呢?沈珍珠雖然美貌,但並非傾國傾城。

兩人萍水相逢,李俶又胸懷大志,這樣的「豔遇」在他心裡如一滴雨落在海面上,轉瞬即逝。李俶對珍珠開始小有動心,是他們再次相逢之時。

02

來到金城郡後,珍珠和李俶分道揚鑣,為了蒙混出關,她混跡在一群回紇難民中。憑藉聰慧和細心,識破了這群難民的真實目的是刺殺回紇可汗默延綴,在默延綴差點喝下水的時候大喝一聲救了他。

並分析出,這些難民敢大膽行刺,肯定有後手,建議默延綴先發制人。默延綴按她的建議,果然抓到了其他行刺之人。李俶與默延綴原本就交好,他在默延綴等人危急關頭趕來,一同抗敵。

默延綴生性豪爽,他在殲滅行刺的人後,高興地摟住女扮男裝的沈珍珠的肩膀,以示親密。

李俶已然知道沈珍珠的真實性別,如果之前只是被她的容貌和性情所打動,那麼當下得知此次默延綴無恙,有賴珍珠的心細和佈局,他在不知不覺間對沈珍珠的感情發生了變化。

看到默延綴摟著珍珠肩膀,他急忙把珍珠拉到自己身邊。李俶這樣的人,能真正打動他的女人,從來不是憑藉容貌、家世、性情就可以,這樣的女人他要多少有多少。

身為廣平王,有多少皇親貴戚、達官貴人想與他結親。即使是政敵楊國忠,也不遺餘力地要把自己的外甥女崔彩屏送到李俶枕邊。

李俶身邊不缺女人,缺的是與他性情相投,智計相當,能與他並肩戰鬥的戰友型的女人。 因為欣賞,所以更加珍惜。雖然李俶對珍珠已然傾心,但因為知道珍珠的志向是與自己愛的人在一起,其他人都是將就。

他欣賞珍珠,珍惜她,所以不願勉強她。對男女之情遲鈍如默延綴都看出李俶對珍珠有意,但他堅持不想把珍珠拉到自己機關算盡,步步為營,連自己都厭惡的皇室爭鬥中來。

03

雖然真實的李俶,不願意強迫沈珍珠,勉強於她。但因為不知道沈珍珠就是面前的沈兄,所以他並沒有停止對沈珍珠的「算計」。

在何靈依請示他送給崔彩屏和沈珍珠的聘禮時,他特意強調,雖然沈家比不上崔家,而且剛被滅門,但沈珍珠的聘禮必須和崔彩屏同樣隆重、豐厚。

李俶從細節處,不願意府中下人及其他旁人,看低沈珍珠,既有人性中對沈家發生慘案、沈珍珠變成孤女的同情和憐憫,但更多的是為了扶持沈珍珠來日在府中的地位,因為,他不能讓崔彩屏在府中掌事。又不能明著打壓崔彩屏,他必須借助同時進府的沈珍珠力量來壓制崔彩屏,借力打力。

在不知道沈珍珠就是他心儀的「沈兄」時,他是把沈珍珠當一顆棋子來佈局的。

他一心想抬舉沈珍珠,打壓崔彩屏。而沈珍珠也一直沒有讓他失望過。大婚前,沈珍珠通過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京城,在京兆府擊鼓表明身份,面見皇上,又請旨替父母去大興國寺守孝等一系列行為,避開了一切在暗中有可能謀害她的勢力。

惹得李俶在父王面前對她贊口不絕,如果說,之前他只是期望沈珍珠能壓制崔彩屏,那麼此時,他已然確定沈珍珠能完成他的期待。

接著又去了沈珍珠房中,他進門前換上一副威嚴不可侵的表情,原來也是懷著敲打沈珍珠,讓她自今夜起生出敬畏之心就像他駕馭他的下屬一般,不想等著他的是他心心念念的「沈兄」。

04

明知珍珠心有所屬,但李俶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他通過珍珠的貼身婢女打聽珍珠的喜好。

知道她喜歡吃糖葫蘆,即使搞不懂她為什麼喜歡這種小孩子的玩意,但出宮回來,即使走得再遠,他也要繞道去買一串回來給她。

他不光投珍珠所好,還極擅長收攏女子的芳心。他帶珍珠去見在尼姑庵修行的廢妃韋氏,因為那是他的母妃,他最看重的人。

他帶珍珠去見韋妃,就好比帶女朋友回家見家長,他主動把自己最真實、最軟弱的一面展示給珍珠看,讓她知道,他把她當家人,而不是隨隨便便一個王府中的女人。

他把母妃留給他送給未來媳婦的玉鐲,親自戴到了珍珠的手腕上,讓珍珠知道自己在他心裡有多貴重。

李俶不光在心理上讓珍珠看到她在他心中的地位,不光給她寵愛,還給她權力,讓她有能力保護自己。

看到府中僕人欺負沈珍珠家人慘死,背後沒有靠山,撥給她的炭火只能冒出嗆人的炭煙,不能取暖。

李俶與珍珠,就是像木棉樹一樣的夫妻。始于顏值,敬于才華,合於性格,久于善良,終於人品。愛人之間,始於「算計」,忠於情感,才能更長久。

 

入夜漸微涼,繁花落地成霜,你在遠方眺望,耗盡所有目光。更多深度好文請關注我的粉專→妙眼看天下,下期分享我等你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