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照片:男子挖野菜充饑,藝人雙腳蹬大缸,小妾遭訓斥面如土色

一百多年前留下的老照片已經成為了解歷史的珍貴史料,看看這些定格的真實影像,直觀的感受那個王朝末日的社會風情,一定會讓你感慨萬千!不像那些曾經火爆的清宮劇,嘩眾取寵,只為博取看客的眼淚。

清末一位賣大蒜的商販,坐在笤帚上,撐著一把殘缺不全的破傘,嘴裡叼著煙袋,被陽光曬得半迷著眼。當時民生凋敝,百姓日子過得非常艱難,有時候一個銅板都難掙。

饑荒的年代,窮苦百姓在地裡挖野菜充饑。大清末年,賦稅徭役很重,內憂外患下光景讓人絕望。光緒年間的「丁戊奇荒」更是餓死了上千萬人,人和地的矛盾格外突出。富足之地種上了大煙,貧瘠之地的糧食無法自給自足。災荒之年,挖樹皮,吃觀音土,甚至發生「易子相食」的人間慘劇。

跪在地上的犯人,沉重的木枷讓他不堪其重,只能用一隻手托著。木枷根據犯人所犯罪行的大小佩戴,輕的二十五斤,重的有上百斤,甚至還有永久性的。枷刑犯人,吃喝拉撒睡都是一個問題,幾個月就折磨得奄奄一息。

裹著小腳的清朝女子,抽著水煙袋,家裡還有鐘錶,應該是一位大戶人家的千金。清朝女子的衣服臃腫肥大,後來為了凸顯小腳的精緻,又穿上襖褲,看起來更沒有美感。

一處熱鬧的集市,趕集的人來來往往,理髮匠有多位,還有一位洋鬼子站在中間。當時的集市早已經有了固定的場所,每隔幾天或者半月就有,以方便周圍百姓購買必需品。

宮女選秀,胸前掛著木牌有她們的名字,站在宮門前等著篩選。這些人還都是孩子,長相很普通,十三歲參加選秀,選中就會進宮伺候主子。她們家境一般,進宮後都是幹雜務。一入宮門深似海,一直到二十五歲才能出宮。

男子蓋著大花被,秉燭夜讀。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清朝的八股取士桎梏了讀書人的思想,另其變成了書呆子。光緒三十一年,八股文正式徹底被廢除。

官宦家庭,三個寶貝兒子一個女兒,兒女雙全在當時都是倍有面的。封建社會裡,除了妻妾成群,就是要蔭及子孫。「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嫡出的兒子才能繼承家中的萬貫家財。

街頭藝人在表演雙腳蹬大缸,引來圍觀者叫好。藝人躺在一塊氈布上,用雙腳托起大缸,用力將其轉動。笨重的缸能讓人看得眼花繚亂,這不是假把式,真是「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直隸總督的李鴻章,不怒自威。李鴻章娶了繼室趙小蓮後,官運亨通,成為慈禧最受重用的漢臣。慈禧稱他為「再造玄黃之人」,伊藤博文說他是「東方的脾斯麥」。而他之所以毀譽參半,就是清末很多不平等條約都由他簽訂。然而皇命不可違,他就是大清的「裱糊匠」。

正妻坐在欄杆上訓斥小妾,站著的小妾一臉土色,一聲不吭。在封建社會,正妻和小妾有很大區別。明媒正娶的才是正妻,小妾出身低微,有時還是正妻的隨身丫環。封建禮教等級森嚴,只保護正妻的地位,至于小妾想代替正妻也就電視劇裡看到。

1901年的前門箭樓,只剩城牆。當時為了迎接慈禧回鑾,還來不及修繕,就臨時搭了個造型。八國聯軍侵華時,箭樓遭到炮火焚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