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一張「可疑」的老照片,房間出現「幽靈」,至今都無法解釋

清朝末年,隨著戰爭的失敗,國門被西方列強撞開,洋人們建碼頭、割租界。隨著他們的腳步一起來的,還有那些新奇的洋玩意兒:螺絲、燈泡、照相機……其中照相機需要膠卷記錄影像,國內無法生產,一切全依仗外國進口。因此膠卷十分珍貴,在國內一度遭到市場抬價,一卷難求。

傳說清末宣武門外,住著一位老財主。這家伙靠倒賣煙草和軍火發了一筆戰爭財,院子建的又高又大,里面收藏古玩無數;還納了五房妾, 是遠近聞名的大戶人家。前些日子,這財主屋里剛通上電燈泡,對洋貨正是興趣最濃的時候,馬上又斥巨資,請來一位攝影師。讓他給自家拍一張全家福。

財主的爹媽很早就去世了,他雖然妻妾成群,卻膝下無兒無女。說是全家福,家人卻只有他和四位妻妾。攝像師了解財主家情況時,就疑惑了:不是納了五房妾嗎?怎麼只有四位夫人呢? 他這話一問出,老財主臉色瞬間就黑了。旁邊的老媽子嚇了一跳,等財主走了才跟他說,原本有房姨太太病死了,老爺吩咐過全府上下,不得提起她,不然誰就要倒霉的。

攝影師以為是財主對這位姨太太十分疼愛,她去世后傷心過度,才不準外人提起的。 當攝影師還想再問些什麼的,老媽子卻閉口不談了。他就沒有放在心上,繼續在院子里游玩。這老財主家底真是十分豐厚,品味也不差。妻妾們一人住一處院子,院里家具陳設古韻十足、掛著名貴字畫:財主自己的房間里還收藏了許多珍貴古玩。他倒是個十分大方的人,允許攝影師參觀整個府邸,想拍什麼照片都可以。

這大宅不僅房間精美,走到外面也景色宜人:樓臺庭榭、荷塘山水應有盡有。攝影師一面走、一面拍,不知不覺中走到一處偏僻的花園里。 一陣陰風吹過,攝影師才恍然發覺,身邊一個奴仆、家丁都沒有了;再看自己,竟然走到一座紫藤架下,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沁人心脾。這麼怡人的一處美景,怎麼不見人來呢?之前但凡到個風景好點的地方,都有女眷在閑玩的。

就這麼往里走,見到了一處廢棄的庭院,院前還有一口老井,看來已經荒廢許久了。 攝影師這才恍然大悟,看來應該是那位病逝的姨太太生前住的地方。他在好奇心的驅動下走了進去,拿著相機拍了好幾張相片,然后才離開。

后來,財主叫他的四個妻妾打扮了一番,坐在大廳中拍了全家福,攝影師就回去洗照片了。可是洗的時候,卻發生了件詭異的事: 沒有子嗣的財主家,照片上卻出現了一對雙胞胎小女孩?攝影師又重新洗了一次照片,女孩還是清清楚楚的出現在上面。他頓時覺得內心發涼,拿著照片去找老財主。財主見了,也驚訝無比。

原來,這兩姐妹是財主那房姨太太的女兒,她們的娘去世后,姐妹倆也意外墜井了。自從出了這事,府里就把她們住的院子廢棄了,平日里財主也不準誰提起她們三個。奇怪的是,從此財主的孩子總是生不下來,或者這幾年干脆沒有哪位姨太太有孕。早年財主的兒女,都在外地安居,沒有回家。按理說,府里是不會有小孩身影的。

財主把女兒的照片買下來,命人燒掉了。 可是眾口悠悠,這個略顯恐怖的故事還是口口相傳、一直留到今天。對于故事的真相,實在是眾說紛紜。有人說,姐妹倆的娘壓根不是生了病,而是在外有了人,被老財主扔進井里的;女孩看見后受了刺激,夜里也跟著跳井了。

也有人說,姐妹倆沒跳井,但是娘親被害,父親也不待見她們倆,經常被各方姨太太和兄弟欺負。日復一日,老財主越發懷疑姐妹倆是外人血統,就把兩個小女孩也給投井了…… 雙胞胎姐妹的冤魂就在府里飄散不去,詛咒老財主留不下子嗣。

這個故事的真假已經不可考了,甚至連它的出處都找不到。只是以一種民間傳說的形式流傳下來。目前看來,這個故事八成是虛構的。就像說書先生口中的話本那樣,通過觀察原型來編造。 細細察看一番清末的民間傳說,你會發現很多類似的故事。

再翻一翻清末時期的照片,你會發現,不管是皇戚貴族還是平頭百姓,全都神態呆滯、眼光麻木。如果說照相的人是面對鏡頭時不知所措,那麼你會看到攝影師隨意抓拍的街頭行人,氣質中同樣流淌著呆滯和壓抑的氣息。 這和當時的社會情況有很大關系。清朝末年,國家危亡、政府無為、民間人人自衛,社會中充滿惶恐、頹廢的精神氛圍。民間傳說,往往是反映當下社會精神風貌的重要媒介。

從這些詭異恐怖的故事當中,我們可以預想,當時的老百姓心里是多麼不安、焦躁和恐懼。幸好,封建社會和戰亂時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的世界已經不是吃人的舊社會了。 當下的生活更值得我們珍惜和守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