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龐統和諸葛亮有本質區別:他們若在,能否幫劉備一統三國?

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這是宋朝詩人陸游《書憤五首》中的名句,但是在漢末三國時期,劉備顯然不這麼看,他進取西川和爭奪漢中,帶的參謀長分別是龐統龐士元和法正法孝直。

曹操在漢中失利后,對法正的軍事才能給予了高度評價: 「吾故知玄德不辦有此,必為人所教也。」

法正幫劉備以益州為根據地奪取了漢中,而益州這個根據地,要沒有龐統的上中下三計,最后也不能歸劉備。

劉備在赤壁之戰后占據了荊州四郡,同時封龐統和諸葛亮為軍師中郎將,這兩位軍師中郎將,對荊州的戰略地位,給出的評價也是不一樣的。諸葛亮認為荊州是劉備進取中原的戰略支撐點和出發點,而龐統則不以為然: 「荊州荒殘,人物殫盡,東有吳孫,北有曹氏,鼎足之計,難以得志。今益州國富民強,戶口百萬,四部兵馬,所出必具,寶貨無求于外,今可權借以定大事。」

龐統認為荊州乃四戰之地,分屬曹孫劉三家,蒯越、蔡瑁等世家大族都投靠了曹操,劉備存人失地必不久長,還不如往益州發展,起碼能關起門來當土皇帝,等到天下有變,再相機行事。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諸葛亮和龐統法正有著本質的區別:諸葛亮一心興復漢室,把天府之土打得民有菜色卻一寸土地也沒奪取,而龐統法正則是先求自保而后發展,如果發展不起來,就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再說。

歸根結底,是龐統和法正并不以興復漢室為己任,而諸葛亮總覺得為漢家除殘去穢舍我其誰、時不我待,他是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會盡百分之百的努力,結果多次出祁山,每次都是吃光糧食就回來,攢夠糧食再出去,看起來就是盡人事聽天命。

諸葛亮這個人太忠、太正: 「劉備殂沒,嗣子幼弱,事無巨細,亮皆專之。于是外連東吳,內平南越,立法施度,整理戎旅,工械技巧,物究其極,科教嚴明,賞罰必信,無惡不懲,無善不顯,至于吏不容奸,人懷自厲,道不拾遺,強不侵弱,風化肅然也。」

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涂。諸葛亮認為只要是奔著興復漢室的目標,小步快走,總有一天能走到大漢天子劉協面前,至于最后由誰來當皇帝都不要緊,只要天下還姓劉就行了。

在這一點上,諸葛亮遠不如賈詡郭嘉,可能也不如龐統和法正,這就給我們留下了這樣的疑問:喜歡劍走偏鋒、人品似乎也不值得稱道的龐統和法正,是不是三國最需要的人才?如果龐統法正尚在,能否幫劉備一統三國?

龐統有點像賈詡,龐統有點像郭嘉,這樣說還真有點道理:電視劇里的郭嘉很年輕,實際上他比龐統還大九歲(郭生于170年,龐生于179年),而且龐統跟郭嘉一樣,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狠角色——有人說郭嘉不是預測了孫策的遇刺,而是派人對孫策進行了暗算。

龐統能說劉備想說而不好意思說的話,做劉備想做而不敢做的事,而且還能給無理之事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

劉備一開始有點不好意思去坑同宗劉璋: 「今指與吾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寬;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譎,吾以忠;每與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故而失信義于天下者,吾所不取也。「

龐統馬上給劉備找到了借口: 「權變之時,固非一道所能定也。兼弱攻昧,五伯之事。逆取順守,報之以義,事定之后,封以大國,何負于信?今日不取,終為人利耳。」

有了冠冕堂皇的借口,劉備當然從善如流: 「備遂行。」

我們可以說是龐統救了劉備一命:如果劉備的地盤僅限于武陵、長沙、桂陽、零陵四郡和從孫權手里借來的半個南郡,根本就頂不住卷土重來的曹軍,更別說應付曹操和孫權的兩面夾攻了。

沒有益州,劉備就無處可退,沒有漢中,劉備也不好意思自立為漢中王,可以說在劉備眼里,龐統和法正都是大恩人,所以法正的謚號來得都比較早: 「先主立為漢中王,以正為尚書令、護軍將軍,明年卒,時年四十五,先主為之流涕者累日,謚曰翼侯;景耀三年秋九月,追謚故將軍關羽、張飛、馬超、龐統、黃忠;四年春三月,追謚故將軍趙云。」

景耀三四年的法正沒有被追謚,說明他早就有了謚號,而法正這個人的人品,其實是很差的: 「正為蜀郡太守、揚武將軍,外統都畿,內為謀主。一餐之德,睚眥之怨,無不報復,擅殺毀傷己者數人。」

用諸葛亮評價魏延的話來說,法正這個人「食其祿而賣其主,是不忠也;居其土而獻其地,是不義也。」他在劉璋那里領工資,卻勸劉備取而代之: 「以明將軍之英才,乘劉牧之懦弱;張松,州之股肱,以響應于內;然后資益州之殷富,憑天府之險阻,以此成業,猶反掌也。」

張松賣西川,還沒拿到賞金就身首異處,法正卻成了劉備的頭號心腹重臣,連諸葛亮都知道「先主雅愛信正」,只好對法正的飛揚跋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法正和龐統的人品和做事風格看似不值得尊敬,但他們的能力卻是有目共睹,我們還會很悲哀地發現:在漢末三國亂世,好人不但未必會有好報,而且絕大多數都活得很憋屈,劉表和劉璋鎮守一方,把經濟都搞得不錯,也都收養了一大批流浪文人。

為避免生靈涂炭,劉表沒有趁曹操北征的時候偷襲(劉備強烈建議),劉璋也沒有跟劉備在成都進行死戰。但是這兩個守土之臣,在梟雄環伺的漢末亂世,根本就保不住基業和身家,只有劉備和曹操、孫權那樣心狠手辣臉厚心黑的家伙才會越吃越肥。

諸葛亮生在太平盛世,絕對可以成為蕭何那樣的治世能臣,但是三國亂世需要的是賈詡、郭嘉、龐統、法正那樣的「人才」,對這種人才,曹操還專門發布了「求賢令」來招攬:「不忠不孝不要緊,只要你有本事就行了。」

諸葛亮是個有本事的人,但是他恪守儒家八德,遠不如忘了這八個字的毒士、鬼才對主公有用。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劉備駕前匯聚了諸葛亮、法正、龐統這三大謀士,再加上能征慣戰的五虎大將和魏延,這些人優勢互補同心同德,進取中原一統三國是不是還真有五七分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