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貞靠姐姐慈禧,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為何她卻恨慈禧半輩子?

若是說起慈禧,大概無人不知她是晚清最尊貴的女人,更是清朝晚期的實際統治者。咸豐二年(1852)二月十一日,十七歲的葉赫那拉氏被選秀入宮,賜號蘭貴人,為自己的家族和家人帶來了無上的榮耀。但在這其中,慈禧的親妹妹婉貞卻用了自己的半輩子去恨姐姐,這是為什麼呢?這一切還要從婉貞參加后宮選秀說起。

按照清朝規定,十三歲至十六歲的八旗女子必須參加選秀。婉貞在到了規定年齡以后便也走上了姐姐這條路。此時的慈禧已是懿妃,但是地位并不算穩固,慈禧的本意是希望妹妹能通過選秀進入后宮,為自己鞏固地位。但是很可惜,婉貞還是落選了。

在慈禧的眼中,妹妹無法進宮十分可惜;但尚處豆蔻年華的妹妹身上還有可以利用的價值。想到自己在朝堂上缺少心腹和實力的慈禧,又想到了另一條路——通過妹妹的婚姻為自己增加籌碼。她瞄上的是二十出頭文韜武略的奕譞。終于,慈禧的耳旁風吹進了咸豐帝的心中。咸豐九年(1859),時為醇郡王的奕譞與葉赫那拉氏(婉貞)成婚。

此時婉貞還沉浸在自己看似完美婚事的幸福之中,未曾想到命運給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同治十四年(1875)一月,慈禧的兒子同治帝病逝,慈禧再次掌握了清朝的實權,而她此時,缺一個「傀儡」皇帝,然而自己的兒子去世前并未留下任何子嗣,所以她把目光投向了婉貞的二兒子年僅三歲的愛新覺羅·載湉,也就是后來的光緒帝。

若是說婉貞身邊還有別的孩子,也許她不會就此恨上那個用強硬手段奪走自己年幼兒子的母親,但命運有時就是這樣。同治四年(1865)自己生下的長子愛新覺羅·載瀚在蹣跚學步的年齡便夭折了,好不容易得來的二兒子愛新覺羅·載湉是她此刻唯一的幸福。

但就因為姐姐慈禧的一句「家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主」,她就必須要把咿呀學語的兒子送進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這怎能讓婉貞不恨呢。之后的婉貞還生下過別的孩子,但是很不幸,都早早夭折。隨著青春的流逝,她也不再受到丈夫的寵愛,倒是丈夫的側福晉頻出子嗣,地位也越顯貴重,而她獨守空房,等不到自己的丈夫,更等不到那個遠在皇宮的兒子。

這樣的恨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被沖淡,相反與日俱增。光緒十二年(1886),慈禧太后曾賞賜,允許奕譞和婉貞乘坐杏黃轎。這杏黃轎里面可有大文章,根據清代禮制,皇子衣物用具可以用金黃,而親王、郡王只有皇上賞賜才能用金黃色,而這杏黃色,一般只有皇太子才能用。如果說賞賜給奕譞可能是為了試探奕譞的野心。那麼賞賜給婉貞,未曾不是一種補償。而婉貞則是如何也不肯用這柄轎子,最終在史書上留下了「然福晉秉性謙沖,至內廷,仍不用也」 這樣一句。

丈夫在前朝雖是慈禧的功臣,但當前朝漸穩,慈禧對奕譞的信任也越減越少;又加上唯一的兒子在深宮中成長,她的情緒越發低落,也越來越抑郁。就在這樣日復一日的擔驚受怕和思念之中,她的身體越發虛弱。

但也許也是兒子的消息始終牽掛著母親的心,她在兒子離開自己身邊后堅持了二十二年,光緒二十二年(1896)婉貞病危。此前一直阻止光緒和母親相見的慈禧這次松了口,允許光緒回家探病。

終于,婉貞在和兒子分別二十二年后,再一次看到了她的獨子。也許是病弱,也許是激動,也許是無奈,她對著兒子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母子倆就這樣,對視著度過了彼此陪伴著的最后時光。

此后不久,婉貞去世。這時的光緒早已不是那個離開母親一路哭到皇宮口的三歲小皇帝,在宮中的二十多年的生活讓這個孩子早早的成熟起來。他和慈禧的關系也不再是單純的操縱和被操縱的關系,所以當他聽到自己母親去世的消息,他決定為這位雖不曾待在自己身邊但卻一生惦記自己的母親做些什麼。

光緒帝輟朝十一日,稱婉貞為皇帝本生妣。這或許并不是婉貞生前想要得到的,可是這卻是光緒帝能為她做的最后的事情了。《宮中雜件》中有這麼一段記載著婉貞的少女時代:「鑲藍旗滿洲,恩祥佐領下,原任道員惠征之女,年十五歲,辛丑七月二十八日戌時生,納(那)拉氏;原任員外郎吉郎阿之曾孫女,閑散景瑞之孫女;原任副都統惠顯之外孫女;住西四牌樓劈柴胡同。」

這個鮮活的小姑娘,就這樣在姐姐的算計和權力下蹉跎了她的一生,她又怎麼輕易原諒慈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