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比張郃兵多,趙云比曹真兵多,為何祁山箕谷兩仗都打輸了?

習鑿齒作《漢晉春秋》,其中一段話被人揪住用來批評諸葛亮和趙云的統兵能力:初出祁山,諸葛亮的兵力超過張郃,趙云的兵力超過曹真,結果兩線作戰全部失利,于是諸葛亮自貶為右將軍,趙云也從鎮東將軍降級為鎮遠將軍。

諸葛亮雖然降為右將軍,但還是像從團長降級為營長的李云龍一樣,權力并沒有變小: 「行丞相事,所總統如前。」

三國時期軍銜混亂,有時候中郎將的權力大于四方將軍,有時候大將軍說話還不如大司空好使,因為當時還沒有九品中正制,所以趙云的鎮東將軍和鎮遠將軍有啥差別,誰也不知道。

熟諳三國史料的讀者諸君都知道,建興五年諸葛亮出祁山,自己帶的是主力部隊,趙云只帶了少數人馬充當疑兵以吸引曹真大軍——諸葛亮初出祁山,曹魏的主帥是曹真,偏師主將是張郃,司馬懿當時正在荊州操練水軍,根本就沒有出現在魏蜀交戰的前線。諸葛亮「空城計」嚇退司馬懿,純屬郭沖《條亮五事》(裴松之稱為《郭沖四事》)虛構。

三國史料繁雜真假難辨,百家講壇易老師很推崇的東晉史學家習鑿齒,認為諸葛亮初出祁山,兩線作戰時的兵力都是強于曹魏的,諸葛亮在戰后還進行了自我批評: 「大軍在祁山、箕谷,皆多于賊,而不能破賊為賊所破者,則此病不在兵少也,在一人耳。今欲減兵省將,明罰思過,校變通之道于將來;若不能然者,雖兵多何益!自今已后,諸有忠慮于國,但勤攻吾之闕,則事可定,賊可死,功可蹺足而待矣。」

習鑿齒這段記載,先后被《資治通鑒》、《通鑒紀事本末》引用,三人成虎,大家就以為諸葛亮初出祁山的時候,在祁山和箕谷兩線作戰的時候都是兵力占優了。

這種記載看起來很有道理:如果趙云帶領的只是少數疑兵,打不過曹真主力而有序撤退,有功無過,就不應該受降職處分——跟馬謖一起失街亭的王平,不但沒有受處分,反而升官了: 「丞相亮既誅馬謖及將軍張休、李盛,奪將軍黃襲等兵,平特見崇顯,加拜參軍,統五部兼當營事,進位討寇將軍,封亭侯。《三國志·卷四十三 蜀書十三 黃李呂馬王張傳》

這兩條史料對照,我們似乎能發現趙云在箕谷之戰中,確實是犯了錯誤,以多打少還打輸了,被貶為鎮遠將軍也不算過分。

但是這里面又出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三國中期,曹魏最強,孫吳次之,只剩一州之地的蜀漢最弱,又怎能在兩線作戰時比曹魏還人多勢眾?

習鑿齒不但是史學家,而且還是一位文學家,文學家的史料,只能當報告文學來看,《三國志》以魏晉為正統,并經過魏晉官方審核的,在記載重大戰役的雙方兵力的時候,不太敢作假。陳壽在蜀漢、曹魏、司馬晉都當過官,據說他的父親還受過諸葛亮處分,他寫《三國志》的時候抹黑諸葛亮,房玄齡編纂《晉書》的時候揭了他老底:「 壽父為馬謖參軍,謖為諸葛亮所誅,壽父亦坐被髡,諸葛瞻又輕壽。壽為亮立傳,謂亮將略非長,無應敵之才,言瞻惟工書,名過其實。議者以此少之。《晉書·卷八十二·列傳第五十二·陳壽 王長文 虞溥 司馬彪 王隱 孫盛 干寶鄧粲 謝沉 習鑿齒 徐廣》」

陳壽也算街亭之戰敗將之子,對那一段往事應該是不堪回首卻又歷歷在目,他所記載的諸葛亮初出祁山之戰是這樣的:「(建興) 六年春,揚聲由斜谷道取郿,使趙云、鄧芝為疑軍,據箕谷,魏大將軍曹真舉眾拒之。亮身率諸軍攻祁山……魏明帝西鎮長安,命張郃拒亮,亮使馬謖督諸軍在前,與郃戰于街亭。謖違亮節度,舉動失宜,大為郃所破。(《三國志·卷三十五》) 亮出軍,揚聲由斜谷道,曹真遣大眾當之。亮令云與鄧芝往拒,而身攻祁山。云、芝兵弱敵強,失利于箕谷,然斂眾固守,不至大敗。(《三國志·卷三十六》)」

陳壽跟諸葛亮有私怨,絕對不會美化街亭之敗,他也承認趙云在箕谷的兵力遠不如曹真,其可信度應該高于習鑿齒引述的諸葛亮自責之言——諸葛亮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自有天知道。即使諸葛亮真說了,那也是出于嚴苛的自我批評態度,以彰顯自己戰敗過失重大。

讀者諸君讀這兩段史料,并不需要半壺老酒翻譯:諸葛亮統帥的季漢主力(他們自稱漢軍,旗子上絕不會有個「蜀」字)強于張郃部隊是可能的,而趙云和曹真相比是「兵弱敵強」,這四個字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雙方的兵力,在三國時期的正式公文中是查得到的,劉禪給諸葛亮下的出征令寫得很清楚:「 今授之以旌鉞之重,付之以專命之權,統領步騎二十萬眾,董督元戎,恭行天罰,除患寧亂,克復舊都,在此行也。

君無戲言,人無信不立。劉禪雖然能耐不大,但是當眾撒謊動搖軍心的事情,他還做不出來——即使他想吹大牛,諸葛亮和費祎董允等人也會勸阻:這詔書是給自己人看的,皇帝說假話,下面執行起來就會亂套。

諸葛亮初出祁山,帶領步騎兵二十萬人,那麼曹魏方面派出多少人馬迎戰呢?我們綜合《三國志·卷三·明帝紀》和《魏略》、《資治通鑒·卷七十一》的記載,會得出如下答案:張郃帶領的部隊是步騎兵五萬人(勒兵馬步騎五萬遣右將軍張郃之西拒亮),魏明帝曹叡親自坐鎮長安指揮;大將軍曹真都督關右各路兵馬為主力,把趙云的疑兵當諸葛亮的主力來打,打完之后才發現不對勁兒。

趙云帶領的是疑兵,疑兵的作用就是虛張聲勢: 「亮揚聲由斜谷道取郿,使鎮東將軍趙云、揚武將軍鄧芝為疑軍,據箕谷。帝(魏明帝曹叡) 遣曹真督關右諸軍,軍郿。」

曹真當時的職務,是邵陵侯、大將軍、假節鉞、都督中外諸軍事,他親自掛帥出征,想尋找的對手自然是諸葛亮,當他發現趙云的兵馬少得可憐之后,連追殲的興趣都沒有——他要是拼了命窮追不舍,趙云還真未必能全身而退。

綜合上述史料,我們不難分析出當時的戰場態勢:如果諸葛亮不兵分兩路,而是帶著主力攻擊曹真,兵力是占優的,這就是在「箕谷多余賊」,但是還沒達到十則圍之五則攻之的程度,所以他只留下趙云的少數兵馬充當疑兵牽制曹真,而自己帶著馬謖去祁山開辟新的戰場,想以壓倒性優勢擊潰張郃的五萬偏師。

張郃對戰諸葛亮,打的是擊潰戰而非圍殲戰: 「亮不用舊將魏延、吳懿等為先鋒,而以謖督諸軍在前,與張郃戰于街亭。謖違亮節度,舉措煩擾,舍水上山,不下據城。張郃絕其汲道,擊,大破之,士卒離散。亮進無所據,乃拔西縣千余家還漢中。」

看到這里,讀者諸君對祁山之戰應該有了公允的結論,也能理解諸葛亮為什麼一直強調自己在兵力占優的情況下打了敗仗,這是千古名相嚴于律己精神的體現,趙云也是跟著受了牽連。

「大軍多于賊」,是有時間限制的,真正開戰的時候,趙云變成疑兵之后,兵力已經遠不及曹真,而諸葛亮的主力部隊,一直比曹真和張郃多,只不過是諸葛亮想避實擊虛卻錯用了馬謖而已。

相關史料引述完畢,是時候請讀者諸君發表高見了:如果諸葛亮當時不分兵,而是揪住曹真猛揍,他初出祁山能否打個開門紅?劉備臨終前叮囑諸葛亮別重用馬謖,可是諸葛亮這位大忠臣,為什麼忽視大多數人的意見而重用馬謖不用魏延吳懿?如果善于防守的魏延去守街亭,那一仗還會敗得那麼慘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