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人見人愛」的花千骨,為何白子畫「不敢愛」?

妙眼看天下,用最簡單的文字,傳達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滿足你的求知慾。我是小葉子,陪你一起看透劇中劇的小編。

相信不少的朋友都看過《花千骨》,畢竟是霍建華的成名作之一。

《花千骨》畫、骨師徒戀,是淒美的一首詩。

白子畫身為長留掌門,肩負著蒼生安危的重任,此前的白子畫,也是五仙裡無憂無慮的一員,東華、無垢、檀凡、紫薰、白子畫「五上仙」,人間遊歷是何等的自由和灑脫?

紫熏深愛白子畫,目的只有一個:與白子畫長相廝守,哪怕白子畫不愛自己,但能夠常伴左右也是別樣的一種愛戀。

只是,受命掌門肩負重任、老異朽閣閣主事件,五上仙各自「歸途」,仙劍大會後掌門首徒的「內定」已經讓各大門派乃至整個長留都心存「不甘」。

雖說花千骨人品尚佳,出到長留的她也無欲無求,三生池水都令她倍感舒適,奈何長留首徒資歷並非是單單靠人品和無欲而選。

「人見人愛」的小骨,為何白子畫「不敢愛」?

1、身為掌門首徒,暗中聯絡七殺聖君

自古「正邪不兩力」,在正、邪較量中長留及各大正派一直處於「被仰望」的地位,縱然正派之人也存在著難以啟齒的羞愧做派。

殺阡陌並非是一個壞人,不過是被屬下「揣摩聖君心意」的錯誤,「做了」些「不光明」的事。

長留一直承載著天下太平的重任,一直都以自身言行為天下人表率,儘管摩嚴在處理竹染事情上稍有欠妥,但總體來說長留還算是「乾淨」之地。

身為掌門首徒的花千骨,明知道七殺與名門正派的勢不兩立,還企圖用自己認識的殺阡陌來豐富自己的交際生活,私下至交原本無可厚非。

但處於格格不入的正邪門派之爭,花千骨本該為長留著想控制與殺阡陌的交往,更該考慮白子畫的處境,最重要的她似乎忘記了掌門首徒的身份。

如此,即便是白子畫深愛花千骨,他拋出師徒身份之外也不會正面流露出來愛她的深情。

2、身為掌門首徒,從未為長留做過任何貢獻

資質淺薄的花千骨,自從因東方彧卿的巧妙安排一步步踏上了長留山,無論首徒甄選還是仙劍大會,花千骨一直都是白子畫的「拖累」。

自從進入長留以後,花千骨所做的一切,均屬於被白子畫完好地保護在絕情殿,未經任何風吹雨打,而花千骨接二連三所有的災難也均屬於自作自受。

論為長留增光,花千骨從未有過; 論為白子畫保留顏面,花千骨未曾做過; 論為了長留放棄與七殺的交往,花千骨從未改變過。

面對這樣的人,白子畫縱然愛她,也只能默不作聲的「護她」,到最後「護」的傷痕累累,自己傷、自己的小骨也在傷。

3、身為掌門首徒,為一己私欲盜取上古神器為長留蒙羞

白子畫中了蔔元鼎,因擔心其他門派心存不軌,一直隱瞞自己的傷勢,花千骨為愛盜取上古神器,原本是一件值得歌頌的事情,最後卻陰差陽錯為長留蒙羞,長留掌門弟子盜取神器,是否是養不教師之過?

這樣的掌門弟子行為,會讓其他各派對整個長留作何感想?

並且,花千骨在盜取神器之時,自以為是地把所有責任大包大攬,卻不知道這樣的後果即使救活了白子畫,仍然讓其他門派留心存芥蒂。

花千骨救愛人心切,雖然幾經波折終於將愛人救活,但最終還是自以為是的行為,不被討好、不被認可,被人歸納為「為了一己之私盜取神器」的罪過,這樣的「罪過」,除了紫熏上仙無人得知。

只是,人與人之間最難的就是一個「懂」字,白子畫不懂她,眾門派不懂她,這樣為愛忘我付出,究竟是該被懲戒還是該被溫柔以待?

若說白子畫和花千骨的登對,大概就是所做的一切都是過於「自以為是」過於「不自量力」,自以為可以憑藉一己之力改變一切,自以為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把周遭的一切都變得圓滿,最後滿是滿了,圓卻是難上加難。

因為不完美,所有的故事才能雋永。更多深度好文請關注我的粉專妙眼看天下,下期分享我們不見不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