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被流放的女囚犯,押送她們要走數千里,為何衙役們都爭著去?

中國古代,刑罰可謂是五花八門。除了死刑,古時候實施最多的一種酷刑就是 流放了。所謂流放,就是把犯人 發配到條件艱苦的邊塞地區等死。當然,流放可不是讓犯人自己去流放,而是由專門押運犯人的衙役來執行這項任務。

流放犯人無疑是件苦差事,畢竟 來回得要上數千里,一路舟車勞頓、十分艱苦。然而,押送流放的 女囚犯,卻是衙役們爭著搶著要做的差事,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流放的痛苦

流放這一刑罰的出現時間很早,在 秦朝以前就已經出現,只是還未形成專門的制度。秦漢以后,流放之刑逐漸形成了專門的制度。古時候的流放,就是將囚犯押解到條件艱苦的邊遠地區,要麼負責 參軍鎮守邊疆,要麼就是負責 開墾荒地當苦役,還有就是給邊區官員當 奴隸

流放的畫像

值得注意的是,流放邊疆的過程比起結局,其痛苦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流放乍一聽看起來似乎沒那麼痛苦,畢竟還能活著,避免了死刑。事實上,它是 僅次于死刑的一種可怕刑罰。由于古代交通不便、流放就意味著要 長途跋涉。更加致命的是,流放的長途跋涉可沒有任何的交通工具,而是 步行跨越好幾個省。

同時,犯人也并不是空身上路,為了防止他們逃跑,往往會給他們帶上 沉重的枷鎖和鐐銬,一套下來身上至少也要 二十斤,行動非常不便。在這個過程中,衙役們還動輒打罵他們,把他們當牲畜一樣對待,其痛苦折磨可想而知。

戴著枷鎖的犯人

一般來講,流放采取「 南人北放,北人南放」的原則,這就使得許多體質虛弱的犯人很容易因長途跋涉身體虛弱 加劇水土不服,再加上流放的途中和流放的目標地區, 生活條件都極其惡劣,吃不飽也穿不暖,所以久而久之,許多囚犯都會因 營養不良積勞成疾,最終勞累過度而死,存活率非常低。

戴著枷鎖的犯人

清朝時期十分著名的 「流放圣地」寧古塔為例,寧古塔天氣十分惡劣,動不動就暴風、天雷、陰雨綿綿,甚至于氣候古怪到八月天降大雪。且千里荒野、人煙稀少、野獸成群、虎狼出沒,比傳說中的黃泉路還要可怕,流放者去了,往往 半道上就會被虎狼惡獸吃掉。

被流放的犯人

就算有幸熬過野獸的侵襲,也絕對熬不過天寒地凍的酷寒。你能古塔位于 黑龍江邊區,「其地重冰積雪,非復世界」,零下三四十度是常有的事情。而流放者們作為發配邊疆的苦役,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可供防寒保暖的衣裳,只能活生生地凍死。所以,許多人被判流放之后, 寧愿自盡死在故鄉,也不愿意遠走他鄉,尸骨異處。

荒無人煙的寧古塔

為何搶著做負責押運犯人的衙役?

在流放刑罰非常盛行的古代,作為押送流放犯人的衙役,也要跟隨犯人們徒步到千里之外的流放目的地。這些遠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對于衙役們來說同樣也是很陌生的,走起路來也是十分艱辛難捱的。所以,這些衙役或許也算得上是一門 苦差,如果走到荒無人煙之處,碰到 兇猛野獸或搶劫的土匪,都是有可能會喪命的。

押送犯人的衙役

然而,如此辛苦且危險的工作,卻有許多衙役搶著干,尤其是在押送 女囚犯的時候,他們更是搶破腦袋,這是為何?

首先,大家要明白一個歷史事實,押送罪犯的衙役,其實根本 不需要全程跟著罪犯來回走幾千里路。衙役押解犯人時,只需要將犯人從自己所在的地界押送至 相鄰的下一個地界,自己再返回原地界交差即可。隨后,這些犯人再由下一個地界的衙役繼續押送至下下個地界,以此類推。

押送犯人的衙役

如此一來,押送犯人便只是一個 短距離的差事,根本就不會耗費好幾個月的時間,所以,事實上押送犯人也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這麼辛苦。試想,若衙役真的將犯人送往千里之外的發配之地, 他們和這些犯人又有何區別呢?

其次,這件差事自然也是 有利可圖的。一般來講,被判流放的罪犯,大多都是一些 達官顯貴。(普通罪犯都是直接斬首示眾)。所以,許多罪犯的家人,為了不讓犯人在路上受太多苦,家里人都會專門給這些押送犯人的衙役 一筆數目不算小的賞錢。這樣一來,押解罪犯的衙役,就有油水可撈了。

古代的錢財

最后,衙役之所以會貪圖這份美差,其實也與 衙役陋規有著很大的關系。一般來講,衙役看似是領皇糧的公務員,實際 出身地位十分低賤,甚至還有一部分是戴罪之身的賤民或游手好閑的市井無賴,他們給官府當差,很大程度上更像是一種用來 「贖罪」的義務勞動,所以薪水自然極其低微。

衙役給犯人投食

據清朝史書記載,這些衙役每個月能夠拿到的薪水, 僅僅只夠一天吃一頓飽飯。正因如此,衙役必須要可靠的經濟來源維持生計、另謀出路,而押送流放犯人的「 肥差」自然就成了人人爭搶的「外快」活計。久而久之,押送流放犯人就出現了這樣的潛規則:給衙役掏錢,就能保證這段路程平安無事,反之就有可能被活生生打死。

更重要的是,這種押解工作與平常的官府差事有所不同,不用像平日執行公務那樣被上級指使吆喝,可以自由安排行程, 一路吃喝觀光,欣賞風景,只要能夠按時將人送到就行,這種美差何樂而不為呢?

押送犯人的衙役

押送女囚犯為何格外受歡迎?

那麼,同樣是押送囚犯,為何押送女囚犯比押送男囚犯「吃香」得多呢?這是因為,負責押送囚犯的衙役大多都是長期單身的男子,因身份低微、俸祿微薄很難討到老婆,對于異性也就格外地好奇。所以,這些衙役也 樂于與女囚犯接觸,一路上一起說說笑笑,說不定還能培養好感。

在歷史上,還真的發生過 衙役愛上女囚犯的故事。當時那個衙役為了和女囚犯私奔,甚至不惜殺掉同行的人,與女囚犯過上了 歸隱山林的逍遙日子。由于古代信息傳播方式落后,這些衙役和囚犯就算半路失蹤、一去不歸,大多數人也都以為是 遇到意外身亡,最后不了了之。

被流放的女囚犯

在押送女囚犯的過程中,女囚犯先天身體素質的劣勢使得她們往往攻擊性低、反抗能力也低,所以衙役們便能不時「 劃水」放風,不用像押送男囚犯那樣時刻警惕他們會反抗逃跑。再加之這些女囚犯的身份往往比較尊貴,從小養尊處優、注重保養,往往容貌美麗、皮膚也光澤白嫩,許多衙役便會 色心大起,借此機會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

而且,這些出身高貴的女囚犯,遇難時往往都有 私藏首飾的習慣,以便于在關鍵時刻換錢用。所以,這些衙役往往也會從女囚犯的身上撈到更多的油水。可見封建時期,無論是底層女性還是落難的貴族女子,都只能 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被押解的女囚犯

正所謂 上梁不正下梁歪,生活在官場最底層的衙役,都如此費盡心思以權謀私,更何況那些手握實權,在朝堂上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權臣呢?因此,吃人的封建社會必將走向滅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