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方怡是最早答應要嫁給韋小寶的,為什麼卻總是害他?

 

哈喽,這裏是妙眼看天下帶你看盡天下好劇。
在這裏我們暢談影視,從影視劇中感悟人生真谛。

 

98版的《鹿鼎記》,陳小春和馬浚偉主演,超11萬人觀影評分8.9,堪稱金庸經典改編,也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金庸作。

重溫98版《鹿鼎記》,還是熟悉的味道、魔性的旋律。

經典之所以被稱為經典,是因為它經得起歲月更迭及人事變遷,無論何時與之相遇,都會給你不一樣的感受。

韋小寶的7個美豔大小老婆,有天然呆、忠心女僕,也有霸道公主、淩厲教主夫人,而方怡是我認為金庸筆下非常真實,性格轉變也最為複雜的角色。

她是第一個答應要嫁給韋小寶的人,也是一次一次欺騙他,把他陷於險地的人。

方怡出場「約莫十七八歲年紀,一張瓜子臉,容貌甚美」。

她是韋小寶遇到的第二個年輕姑娘,那時她清純善良、有情有義,為了國仇家恨甘願赴死、為了劉師兄寧願殉情,甚至為了救劉一舟答應嫁給韋小寶。

這樣看來方怡是一個重情重義的姑娘,但是為什麼方怡後期卻一次次算計韋小寶,多次把他置於險地,甚至置於死地,她的表現反差為何這麼大呢?

要想理解方怡,首先要瞭解方怡的經歷和性格底色。

當年前任沐王爺沐天波護送南明永曆帝入緬,最終全軍覆滅。

方怡作為沐王府中劉白方蘇四大家將中方氏的後人,被清兵千里追殺,從小顛沛流離。

方怡和沐劍屏雖然都出身雲南沐府,但是方怡不比沐劍屏,沐劍屏是小郡主,身份尊貴,還有哥哥和長輩們的照拂;

而方怡無父無母,能夠存活下來,靠的是自身的聰明和運氣,人間的冷暖,她是看在眼裡的。

方怡從小受沐王府反清複明、國仇家恨的影響,在她心中也有自己的信仰,她希望能實現反清複明,驅除滿清韃虜;

她也有自己的女兒家情懷,希望能跟自己的劉師兄一生一世一雙人。

為了扳倒吳三桂,他們偽裝成吳三桂的刺客去刺殺皇帝,想要栽贓陷害吳三桂,借助朝廷的力量除掉他。

方怡作為死士之一去皇宮執行栽贓陷害的計畫。一個正當妙齡的女子,敢於做慷慨死士,自是心中俠烈,可謂是巾幗不讓鬚眉!

計畫失敗,方怡聽說劉一舟被捕,心中著急,恨不得自刎殉情,為了救劉一舟,更是答應嫁給「韋公公」,自是有情有義,為了愛情不顧及自己生死。

方怡性格中有理想化的一面,有信仰、有真情、也有義氣。

但她以往的成長經歷,又讓她看透了人情冷暖,一旦被辜負、感情受傷,也更容易反擊。

一直以來的顛沛流離、掙扎求生,讓她對生存的渴望更強烈,也更具有求生本能。

我們瞭解了方怡的成長經歷和性格底色,就更能理解她對韋小寶的感情線和轉變點了。

她對韋小寶是從不屑、利用、認可、敬佩、喜歡到懷疑、失望、憤恨、報復。

雖然最終委身于韋小寶,但是之前三番兩次的欺騙和算計,若不是韋小寶主角光環開掛,早就一命嗚呼了。

方怡一開始其實是看不起韋小寶的,覺得他「清狗」,還是一個太監,心裡很是不屑;

後來為了救劉一舟,答應嫁給韋小寶,也只是權宜之計,心裡想著「你只是太監,先答應著也無妨」。

皇宮逃亡的時候,看韋小寶冒險幫她拿回劉一舟送給她的珠花,又一直護她周全,心裡開始對韋小寶沒那麼反感。

在皇宮他們經歷生死,合力擊殺瑞棟和太后的宮女,方怡知道韋小寶並不是「清狗」,而且有勇有謀,心中對他的認可度又高了一階。

待到韋小寶救了劉一舟等人,並護送他們與穆王府匯合,方怡知道了韋小寶是反清複明天地會的韋香主,覺得他「為了民族大業自我犧牲,其志可敬」,還主動跟沐劍屏坦白,「發過誓要嫁給韋小寶為妻,一生對丈夫忠貞不二」。

方怡對韋小寶漸漸敬慕的過程,也是看清劉一舟的過程。

那個曾經溫暖過情竇初開季節的劉師兄,為了保命在皇宮坦白自己沐王府的身份,看到公主甚至起過攀附之心。

方怡從皇宮出來,開始跟劉一舟保持距離,甚至借與沐劍屏的談話向劉一舟表露情感結束的心意。

方怡心中的天秤已經傾斜,這個心跡轉變過程越是複雜,方怡對韋小寶的敬慕越是深厚,那麼當方怡發現感情錯付、被辜負、被無視的時候,她心底的反擊就會越激烈。

方怡和沐劍屏被當做人質抓到神龍島,只有韋小寶拿《四十二章經》才能救她們。

自此以後,方怡開始了「坑夫」之路。

方怡第一次欺騙韋小寶,是在他們被困神龍島,卻始終不見韋小寶來營救的時候。

她們被喂毒藥、被洗腦,想來受了不少苦,心中失望又帶著點想一探究竟的意圖,所以答應教主回中原騙韋小寶來神龍島。

我相信一開始方怡心中也是不忍的,但是在中原見到韋小寶跟雙兒有說有笑、打情罵俏,只顧著享受眼前的美食美酒、美人相擁,根本沒記得被困神龍島的她們的時候,心中已了然。

方怡本就是剛烈又現實的女子,以為自己感情錯付,為了自救,也為了救沐劍屏,便一路與小寶虛與委蛇,將他騙到了神龍島。

那次欺騙,方怡心中所想,大約是覺得「自己和小郡主被困神龍島,你不來救我們,那我們只能自救,騙你上島,你跟我們在一起,你自然也會想辦法救我們了」。

當時她可能沒有意識到將韋小寶被帶入險地,在看到小寶被蛇咬傷時,還奮不顧身要幫他吸出毒血。

方怡第二次失望,是看到韋小寶帶著雙兒坐船離開了神龍島,自己在岸上大聲呼喊,他倆卻在船頭打情罵俏,心中已然從失望升到了心寒和絕望。

當初小寶在神龍島上還信誓旦旦要救方怡和沐劍屏離開神龍島,轉眼卻是韋小寶帶著雙兒坐船離島,臨走前甚至都沒有跟方怡交代一句。

後來方怡從胖頭陀那裡得知韋小寶曾拿四十二章經救了雙兒,卻任由她和小郡主在神龍島上受苦。

還在她面前撒謊說自己根本沒有《四十二章經》,方怡更看透了自己曾經一心想嫁的「夫婿」,並未真正把自己放於心上。

這中間雖然有些誤會,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在韋小寶的心中,其實並沒有真正關注到她們。

如果換做雙兒或者阿珂被擒試試,看韋小寶會不會馬上拿《四十二章經》來神龍島救人。

方怡本就看透了人情冷暖,心中存的是「你有情我有義」 「你不仁我不義」的樸素價值觀。

對劉一舟的失望、對韋小寶的絕望,讓她從對愛情的憧憬和依靠中清醒,再加上她對生存的渴望,她在「坑夫」、「自救」之路上越走越遠。

當初心甘情願想嫁韋小寶是真情流露,現在為求自救再不顧小寶死活也是真實想法。

這一幕如果放在現代電視劇,那就是《回家的誘惑》,必須得玩一出女主復仇記才行。

但是放在《鹿鼎記》中,方怡反而因為「坑夫」被「彈幕」罵慘了。

生死關頭,卻看到當初說要護自己一生周全的男人,在跟別人打情罵俏;

懷揣自己的「救命符」(《四十二章經》),卻只用它救了別的女人,對自己的死活不管不顧。

為了自救也好,為了報復也罷,方怡的做法雖不可取,卻也是飄零江湖中弱女子的自救之路,這樣理解起來,就更能看清形成方怡複雜人性的始末了。

 

但願你我還有機會相逢于溫軟紅塵,在那柔媚的陽光下,陌上相逢早。
我是圓圓,期待與您的再次相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