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女子洗個澡究竟有多麻煩?網友:看完再也不想穿越古代了

早在3000年前的殷商時代,就出現了「沐浴」的記載,到了春秋戰國,洗澡已經習慣成自然,《周禮》載:「宮人掌王之六寢之修,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惡臭,共王之沐浴。」

洗澡本意原是淨身去垢,但後來,這件事的藝術高度上升到了精神層面,《禮記》載:「儒有澡身而浴德。」

這就是說,你洗的不是澡,而是自己的品性;搓的也不是灰,而是心靈的污穢。

如此一來,洗澡就不是洗澡那麼簡單了,而變成了一種禮制,成語「沐浴更衣」說的就是在遇到重大事件或節日時,古人必須洗個澡換身衣服,以示尊敬。

到了秦漢時期,民間已有不成文的規定,即:三日一洗頭,五日一沐浴。而且,朝廷頒佈有明確的規章制度,准許官員放「澡假」!

《海錄碎事臣職官僚》載:「漢律,五日一賜休沐,得以歸休沐出謁。」

每隔五天可以獲得一次「休沐」的機會,皇帝專門放假回家洗澡,足見沐浴在古代社會生活中的分量。如果擱到現在,你跟老闆說要回家洗澡,給老子批個「休沐」假,老闆一定大筆一揮,留下四字:終生休沐。

隨著城市服務業的繁榮發展,大約在宋元時期出現了公共澡堂,文人士大夫對此頗有青睞。比如,蘇軾一首《如夢令》即通過沐浴表明心志:

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

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

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

通過以上了解,我們清楚古人洗澡應該是件極為重要極為莊重的行為,且必須按時完成,不然小則周身不淨,大則壞了品德,真是划不來。

可是以上言及種種,皆是以男性為主導,女性洗一次澡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禮記》又說了:「外內不共井,不共湢浴。」夫妻在一起居家過日子,但澡卻不能使用同一個地方洗,在禮教文化上杜絕了「鴛鴦浴」的存在。

但大家想想,普通家庭哪裡供得起男女兩個浴室?就是兩個大澡盆也夠嗆,所以這澡大部分都讓男人給洗了。

有人說,不是有公共澡堂嗎?去那兒洗唄!很可惜,公共澡堂裡全是大老爺們,女子是不被允許進入的,就是不在乎走光的大老娘們也不行。

在封建禮教的嚴厲約束下,古代女子在公共場合露個腳都困難,更別說抛頭露面到公共浴室去了。我們舉個例子。

1914年,中國第一個公共女浴室「潤身女浴所」宣佈成立,位于北京,可這件事卻如迅雷般迅速波及到全國,成了轟動一時的爆炸新聞。從此之後,社會上才漸漸接受了女子前往公共浴室洗澡的現實。

所以,女人洗澡的唯一方法,就是窩在家裡偷偷摸摸地進行。可是,古代洗澡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對于女性來說,經濟條件是個大問題。

不管溫涼寒暑,女人洗澡都必須用熱乎點的水,那麼燒水的炭火就成了普通人家耗費不起的成本所在。

比如,宋朝時期,一秤木炭的價格就是二百文,足足能買100個肉包子。明朝時期價格略有下降,百斤木柴價格約為一錢銀子,百斤煤炭價格約為一錢三銀子,基本一斤木柴能換半個肉包,一斤煤炭更甚。

而普通人家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一二兩銀子,柴火除了燒水洗澡,還要燒火做飯取暖,如果不是土豪,相信沒有人願意把錢花在這上面。所以說,燒水就是燒錢。

看古裝電視劇時,經常能看到一位美麗的女子坐在大大的浴桶之內溫柔地撩水,極盡嫵媚之情。其實這並不貼合史實,畢竟燒那麼一大桶熱水,要用掉多少斤的柴炭啊!倒不如燒個一小盆,用毛巾沾濕擦一擦。在保證身體不餿的前提下,儘量不洗澡省點錢,或許成了女人勤儉持家的表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