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來襲,劉備求救,袁紹四大謀士吵成一團,荀彧的四哥一錘定音

東漢的名門望族,擁有「八達」的司馬家算一個,擁有「八龍」的司馬家算一個,擁有「龍虎狗」的諸葛家族也算一個。

名門望族在亂世求存,就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諸葛家族三個優秀子弟,臥龍先生輔佐劉備,那就是季漢丞相領司隸校尉、益州牧、武鄉侯諸葛亮;虎去了江東孫家,那就是東吳大將軍、左都護領豫州牧、宛陵侯諸葛瑾;古人表忠心常說「效犬馬之勞」,稱自己的兒子為「犬子」,所以曹魏高平侯、征東大將軍、司空諸葛誕的稱號也不算貶義詞。

不僅僅是諸葛家族三方下注,我們認為的漢室忠臣荀彧,叔伯、兄弟、子侄們也沒有全都輔佐司空曹操或大漢天子劉協。

建安五年的官渡之戰,替曹操的坐鎮后方足兵足食的「蕭何」是荀彧荀文若,跟在曹操身邊充當「張良」的,是荀彧的侄子荀攸荀公達,而袁紹的重要謀士(有史料說是首席謀士)荀諶,則是荀彧的四哥(《荀氏家傳》說荀衍字休若,是荀彧第三兄,荀諶字友若,是荀彧第四兄)。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一件比較有趣的事情:打架的兩個大頭目,是一起偷新娘子的發小兄弟曹操和袁紹,而促成這場架的主要謀士,就是荀家二龍荀緄的四兒子荀諶和排行不明的小弟荀彧。

荀攸是荀彧的侄子,但卻比荀彧還大六歲,這一點都不奇怪:大家族里,八十老翁管三尺頑童叫爺叔的也很常見。

侄子荀攸比叔叔荀彧大,不奇怪,荀彧的四哥鼓動袁紹打曹操,就很奇怪了。有人說這是大家族的深謀遠慮,也有人說這是荀家在演無間道,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們只知道荀諶在官渡之戰見分曉之后就消失了——從此史料中再無「荀四爺」蹤影。

官渡之戰的導火索,其實應該追溯到劉備身上,就連陳琳所寫的那篇《討曹檄文》,其實也不是昭告全國而是寫給劉備的,那篇檄文的原名叫《為袁紹檄豫州》,開頭第一句話就是「左將軍領豫州刺史郡國相守」。

袁紹要跟曹操打架,先給劉備發檄文,當然不是沒有理由的:劉備恐衣帶詔事發,就借著征討袁術的機會卷了曹操五萬人馬,占據了徐州并除掉了朝廷任命的刺史車胄。劉備知道曹操大舉進攻,自己是萬萬抵擋不住的,于是就向袁紹求援——要說劉備的心也真夠大的,你剛弄了袁家的「第一個皇帝」袁術,現在又想跟袁術庶出的哥哥袁紹聯合。

曹操來襲,劉備求救,求援信送到袁紹那里,曹營的四大謀士分成了兩伙,吵得臉紅脖子粗。郭圖和審配是主戰派,認為袁紹跟劉備兵合一處將打一家,師出有名且穩操勝券: 「兵書之法,十圍五攻,敵則能戰。十倍則圍之,五倍則攻之。今以明公之神武,連河朔之強眾,以伐曹操,其勢譬若覆手。今不時取,后難圖也。」

但是田豐和沮授堅決反對并高唱「曹操不可戰勝論」: 「曹操法令既行,士卒精練,非公孫瓚坐受圍者也。今棄萬安之術,而興無名之師,竊為公懼之。」

雙方相持不下,把袁紹鬧得一個頭兩個大,這時候荀彧的四哥荀諶走上前來一錘定音:「咱們地盤大,曹操地盤小;咱們人馬多,曹操人馬少;咱們實力強,曹操實力弱,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咱麼討漢賊以扶王室,此時不打更待何時?」

袁紹這個人比較喜歡聽奉承話,沮授田豐讓他偷偷摸摸地打麻雀戰,他肯定不愿意,而且我們現在想來,田豐的話也未必全對: 「將軍據山河之固,擁四州之眾,外結英雄,內修農戰,然后簡其精銳,分為奇兵,乘虛迭出,以擾河南,救右則擊其左,救左則擊其右,使敵疲于奔命,人不得安業,我未勞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克也。今釋廟勝之策而決成敗于一戰,若不如志,悔無及也。」

這種破壞對方生產的損招,并不是只有田豐想得出來,他能想到的,正人君子荀彧荀攸不屑為之,郭嘉賈詡可沒那麼厚道,如果曹軍依樣畫葫蘆,地盤更大的袁紹肯定也是損失更大,而且曹操掌控著大漢天子劉協,廣納天下英才,羽翼日漸豐滿,時間拖得越久就越不好打。

在當時大多數人看來,打曹操就等于打大漢天子,就等于反叛,所以戰爭不能持久只能速決,打贏了才能掌握話語權。所以荀彧四哥荀諶的建議看起來是相當明智的,袁紹聽取荀諶的建議大舉進攻,也不能說不對。

袁紹原本計劃 「簡精兵十萬,騎萬匹,欲出攻許,以審配、逢紀統軍事,田豐、荀諶及南陽許攸為謀主,顏良、文丑為將帥」,但是田豐不斷散布曹操不可戰勝論,袁紹一氣之下把他抓起來關進了大牢,第一謀主(相當于參謀長)就變成了荀彧的四哥荀諶。

任何朝代的戰爭都講究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曹操方面當然也要研究袁軍的將帥謀主特點,以便想出克敵制勝之法,但無論是孔融還是荀彧,在分析敵情的時候,都有意忽略了袁軍第一參謀長荀諶。

在孔融看來,袁紹地廣兵強,田豐、許攸是智計之士,審配、逢紀是盡忠之臣,顏良、文丑勇冠三軍,是很難打敗的。荀彧則提出完全相反的看法: 「紹兵雖多而法不整。田豐剛而犯上,許攸貪而不治。審配專而無謀,逢紀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縱也,不縱,攸必為變。顏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戰而禽也。」

荀彧曾經在袁紹手下待過一段時間,對田豐許攸可能有所了解,但是荀令君是一個堂堂正正的戰略家,并不像郭奉孝那樣善于察言觀色燭微察末, 也未必有時間了解袁紹謀士之間的鉤心斗角——于是有人懷疑是袁紹陣營的核心人物在向荀彧通報消息,這個人,可能就是荀彧的四哥荀諶。

荀諶鼓動袁紹打曹操是在上演無間道,這種說法沒有半個字史料記載,筆者也不敢相信,但是這里面有兩個問題很難解答:官渡之戰后,反戰派田豐沮授分別被袁紹曹操所除,主戰派荀諶怎麼忽然消失了?細看袁紹賬下四大謀士的爭論,好像都有道理,荀諶為什麼支持審配郭圖而不支持田豐沮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