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搖櫓的孩童,方臉旺夫的正妻,畫報上的慈禧令人瞠目

提到大清王朝,距離我們也就一百多年。本該最真實的一段歷史卻讓那些火爆的清宮劇遮蓋了一半,可謂「亂花漸欲迷人眼」。追劇者通宵達旦,或是淚眼婆娑,「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當正本清流,餘熱褪去,才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隨手而拍的每一張照片都已是歷史場景的再現,刊發這些照片,今昔比照,差距之大讓人感到慨歎,原來清宮劇都是騙人的!

近代中華民族的災難就是從鴉片開始的,它嚴重摧殘了國人的健康。「虎門銷煙」的壯舉並沒有讓鴉片禁絕,相反卻讓西方列強以此為藉口和大清進行了兩次鴉片戰爭。外國的鴉片販子更是猖獗一時,大量的白銀源源不斷的流去西方。

清廷到了後期,為了解決財政危機,竟允許種植鴉片。其與外國鴉片的分庭抗禮,結果就是國人從上層社會到凡夫俗子,都抽上了鴉片。在留存的照片中,常常看到煙客橫陳榻上,吞雲吐霧,不能自拔。

底層百姓生活的真實寫照,拿著打狗棒討飯的母子。衣服破破爛爛,哪有影視劇中那樣光鮮亮麗。瓢子裡也是空空如也,孩子趴在母親懷裡餓得直哭。

朝廷腐敗,賦稅徭役讓人不堪其負。天災人禍下,百姓只有流離失所,乞討度日。

一位舢板上的孩子,不過四五歲,正在奮力地搖著櫓,黝黑的臉上早已經透著滄桑。拍攝于1900年青島某海域上,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哪一個不是被逼無奈。為了生計,再小的年齡也要扛起生活的重擔!

清朝時候的女子衣著咋樣,真的是清宮劇裡那樣綾羅綢緞,衣帶飄飄?這張照片就會讓你大跌眼鏡。三位女子的合影,是否嫁為他人婦不得而知,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淒苦。粗厚的衣服,松垮的襖褲,看起來真土。

三個人都裹著小腳,走路咋還婀娜多姿,不相互攙扶就已經不錯了。纏足之風當時很時興,這種畸形的美實在讓後人無法理解。

三位男子在餐館裡吃飯,照片地點說是在廣州。儘管已經開埠多年,可生活狀態並不高,三個人吃吃了一道菜。其中兩位還光著腳丫,拿著筷子都不自然,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下館子?

達官顯貴坐馬車出門,衣錦華服。「人靠衣裝馬靠鞍」,古往今來都是如此。位高權重,出門自然講究排場。

扛著槍的兵勇,終于「鳥槍換炮」了,臉上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不過從他們的站姿上看,軍姿不咋樣,也就是充充門面罷了。清朝的八旗兵是正規軍,是親娘養的,而「勇」是後娘養的。無論兵員還是裝備都遜色不少。

一位將軍出鏡照,坐在那裡氣勢足,除此之外所有人都在站著。龍旗飄飄,排場很大。

庚子事變中,英國士兵正在用炮攻擊清軍和義和團。京城無數建築也被損毀,偌大的肅親王府就被夷為平地。慈禧與洋人開戰,奈何不經打,八國聯軍攻佔北京城,她只有帶著光緒帝西逃去了西安。

大戶人家的正妻,國字臉,旺夫相。身旁站著的是陪嫁而來的丫環,時間久了,一旦被老爺寵愛,也會變成小妾。寶貝兒子掛著長命鎖,眼神靈動,顯得很精神。

被八國聯軍佔領的京城,因為是土路,塵土飛揚。商鋪雖然開門,卻又門可羅雀。不遠處有高大的牌坊,大清王朝已是風雨飄搖。

八國聯軍侵華時候,西方人畫的慈禧太后,登在1900年7月14日的《笑報》上。這是醜化的慈禧,戴著眼鏡,一手拿著扇子,一手拿著匕首,一副獠牙,還有長指甲。在法國人的筆下,顯得很突兀,更是讓世人瞠目結舌。

慈禧自詡「宮人以我為美」,這位大清的實際統治者,此前一直蹲在深宮大院中,見到她真容的西方人並不多。後來慈禧回鑾,開始熱衷拍照,還讓美國畫師給她畫肖像照,用八抬大轎分發給外國駐華使館,以打消洋人對她的妖魔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