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遠見有多厲害?公元200年的人事任命,讓孫權成了三國笑柄

在絕大多數人的印象里,曹操一直是個奸詐狡猾的形象,其實不然。歷史上的曹操,雖然有奸滑的一面,但是他還有很多其他優點。比如曹操文武雙全,文韜方面,曹操是漢末著名的文學家,書法家,詩人;武略方面,他是著名的軍事家,且自幼弓馬嫻熟,武藝高強。 最重要的是曹操不光知人善用,還富有遠見。

公元200年左右,曹操平定了呂布,占據了徐州,在這段時間的人事任命中,曹操任命了三個人,在徐淮地區任職。 而正是這三個人,讓東吳之主孫權的北伐屢屢受挫,讓孫權徹徹底底成了三國時代的笑柄。孫權為何會敗在這三個人手上?這三個人又是誰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讓孫權成為笑柄的三個人。

一,抗曹擒呂破孫,威震徐淮

第一位就是廣陵太守陳登。陳登是徐州地區的豪強望族,祖上歷代都是漢王朝的郡守,父親陳硅更是官至沛國國相。

家里是豪族,父親又是高官,陳硅的兒子們當然非常享受這種官二代,富二代的生活,整天游手好閑。而陳登卻和他的兄弟們不同。陳登年幼時期正直著名的「黃巾起義」,當時天下大亂,民不聊生,雖然后來起義被平定了,但是此時的天下早已腐朽不堪,搖搖欲墜,因此陳登在少年時期就立志要匡扶朝廷,救濟百姓,要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陳登認為只有讀書才能報效國家,因此他博覽群書,一時間竟然成了當時有名的學者。不光如此,陳登還熱衷于翻譯古籍,廣招學生,傳授知識。二十五歲那年,因舉孝廉,陳登擔任東陽縣的縣長。 在任期間,陳登收聚流離失所的百姓,分給他們田地,開辦學校,免費給孩子們上課。經過陳登的經營,東陽縣成了漢朝當時有名的富庶縣,東陽縣的百姓們都十分愛戴這個愛民如子的縣長,一時間陳登聲名大振。

陳登所在的徐州,是東漢十三州中最富庶的州之一,歷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此時的徐州州牧是陶謙。陶謙是徐州本地人,他深知想要統治好徐州,就必須得到徐州當地豪族的支持。因此,陶謙讓徐州的兩個著名的豪族,糜家與陳家的人都擔任要職,陳登也因此擔任了典農校尉。不光如此,在軍事會議上,也一直都有糜家與陳家的身影,在謀略上,陶謙還是頗為信任陳登與他的父親陳硅的。

徐州在陶謙的統治下,對比其他州那是過得還算不錯,但是陶謙覺得時間長了就可以慢慢擺脫當地豪族的控制,因此開始任人唯親,一時間徐州的重要崗位上都是陶謙的親信。

要是這些人有才能倒也罷了,可這些都是碌碌無為之輩,陶謙還縱容他們為非作歹,搞得整個徐州的官場烏煙瘴氣,腐敗不堪。陳登曾多次勸誡陶謙,但是陶謙總是不聽,這樣陳登十分無奈。

陶謙的縱容最終還是惹出事端了。陶謙的手下張闿在陶謙的縱容下開始肆意地打劫過路商人富豪,一不小心打劫到了曹操的父親曹嵩,還把曹嵩給殺了,這下可惹惱了曹操。曹操為了給父親報仇,親率大軍來攻打徐州。可徐州在陶謙的統治下,哪有力量抵抗實力強大的曹操呢?一時間兵敗如山倒,徐州的城池也丟了一大半。

這時候陳登站了出來,他對陶謙進言道,曹操雖然強大,但是他遠道而來,后方必然空虛,只要我們能夠堅守城池,并且請北方的劉備來救援,用不了多少時間曹操自然就會退去。

這時候的陶謙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連忙同意了陳登的建議,一邊加派兵馬死守城池,一邊派人去請劉備前來救援。

不出陳登所料,劉備到來之后,曹操的攻勢日益見下,接著曹操又得知他的大本營兗州被呂布偷襲了,無奈之下只好退兵,徐州之圍得以解除。

接下來的事情就開始變得復雜了。在劉備來徐州不久后,陶謙就病逝了,徐州眾官就推舉劉備做了徐州牧。劉備再三推辭,最終還是接受了,陳登就成了劉備的部下。可好景不長,被曹操打敗的呂布逃往徐州,劉備忌憚呂布的實力,主動把徐州牧的位置讓給了呂布,因此陳登又成了呂布的部下。

呂布為人好大喜功且反復無常,后來居然主動勾結在淮南僭越稱帝的袁術,這讓陳登忍無可忍。陳登是骨子里忠于漢室的,絕不容忍呂布這樣的亂臣賊子,陳登覺得徐州決不能讓這樣的人統治,因此陳登認為迎接漢獻帝到許昌的曹操是最佳人選,于是他開始暗中計劃聯合曹操圖謀呂布。

最終在曹操與陳登的里應外合之下,呂布被打敗了,在白門樓被曹操陳登等人生擒了,最終曹操也處死了呂布,呂布集團徹底滅亡。

陳登因擒呂布有功,讓曹操大為高興,經常不顧晝夜的與陳登交談,漸漸的,曹操發現陳登不光是個謀士,更是一位名將,曹操認定了陳登就是他想要的人才,因此曹操破格提拔陳登為廣陵太守,獨立統領軍隊,用來守住曹操集團的南大門。

曹操果然沒有看錯人,在陳登擔任廣陵太守期間,賞罰分明,愛民如子,不光如此,更是為曹操訓練了一支精兵,屢次擊破江東孫氏的進犯。據史書記載,陳登擊退孫氏的進犯在五次以上,而孫權敗在陳登手里至少三次!經過這些失敗,江東孫氏被打出了心理陰影!

算是徹底絕了從廣陵北上的心了。

只可惜天妒英才,年紀輕輕就久經戰陣的陳登最終患病,不治身亡,年僅三十九歲。陳登死后,曹操每想到徐州就會想到陳登,一想到陳登就會痛哭流涕,連連后悔,甚至還稱要是早點啟用陳登為帥,讓陳登率軍進攻江東,那麼江東早已平定了。

如果說陳登算是位武將的話,那麼第二位讓孫權淪為笑柄的人就是位文臣了。可就算是文臣,就連死后都讓孫權忌憚不已,這個人就是劉馥。

經營揚州,成為孫權噩夢

說劉馥之前,我們先來聊聊孫吳集團的北伐戰略目標。

大家都知道蜀漢丞相諸葛亮是堅定的北伐份子,他一心北伐,只為完成先主劉備沒有完成的心愿,那就是「匡扶漢室,還于舊都」。殊不知江東的東吳集團也有過多次的北伐。

但是東吳集團的北伐戰略目標和動機卻和諸葛亮的截然不同,早在公元200年左右,東吳名將魯肅就給孫權提出過一個東吳版的「隆中對」計劃。 在這個計劃當中,魯肅是想東吳先北上占據鄰近東吳的揚州地區,接著往西攻占荊州,然后逆江而上占領益州,最后和曹操劃江而治,二分天下,待天下有變,北上中原統一天下。

那麼問題來了,魯肅的計劃中,為什麼要先取揚州地區呢?因為揚州地區是曹魏集團與東吳集團的戰略緩沖地帶,也是必爭之地,不容有失!

揚州,就是今天的江淮地區,這個地區對于東吳來說至關重要!大家都知道,東吳政權賴以生存的屏障就是長江天險,但長江北部的江淮地區,可以說是長江天險的「門戶」。江淮地區有一條重要的河流,那就是淮河。如果沒有淮河的沿線防御,長江天險的優勢根本發揮不出來,因為長江綿延幾千里,足夠曹魏集團在多個地方跨江打過來。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將東吳的防線北上推至江淮地區,并設置戰略緩沖地帶,然后憑借淮河修筑防御工事,因為這樣的話,即使曹操從徐州地區南下,東吳集團也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與曹軍周旋,如果能順利拿下揚州,江淮地區,那將成為孫吳非常大的戰略優勢。

其實早在孫策統領江東時期,孫策就察覺到了揚州的重要性,因此就如前文提到的,孫策就派孫權三番五次的北上進攻江淮。但是當時由于有陳登在,孫權屢戰屢敗,等陳登去世之后,孫權覺得有機可乘,覺得再次北上進攻江淮。這時候主角劉馥就該登場了,他就是曹操當年留在揚州的后手。

公元200年,孫策的手下殺了朝廷任命的揚州刺史,而江淮地區此時又遭到雷緒,陳蘭等人的暴動,揚州局勢混亂不堪,百姓流離失所。而此時的曹操正在官渡與袁紹對峙,一時間無暇顧及揚州,因此曹操派遣劉馥為揚州刺史,讓他治理揚州。

劉馥也是有過人的膽略的,在得到曹操的任命之后,沒有帶一兵一卒,單槍匹馬來到了江淮地區的合肥城,靠著個人的勇武與謀略平息了合肥城的騷亂。緊接著劉馥用懷柔政策安撫招募了雷緒與陳蘭等人為己用,同時恢復了揚州對朝廷的納貢。

劉馥治理了揚州統共八年之久,在這八年中,劉馥內修明政,一點一點地把揚州從一個殘破不堪的城池變成了百姓安居樂業的一方樂土。

劉馥在任期間,揚州恢復了人口與經濟之后,還在劉馥的經營下,修筑了許多水利工程,使得揚州地區變得交通便利。

不光如此,劉馥還積極外展軍需,主動修建城墻,擴展精銳部隊。到公元208年劉馥去世之后,揚州、江淮地區軍糧充足,城高池深,已然成了曹魏集團南方最堅固的前線根據地了。

公元208年,赤壁之戰之后,孫權曾率領大軍圍困合肥城三個多月,城中守軍只有孫權軍的十分之一,孫權還是拿不下,無可奈何只得退軍,可以說,劉馥經營下的揚州,成了孫權無法打破的噩夢。

正是因為劉馥的努力,才成就日后「八百破十萬」的偉大戰績,而這個八百破十萬的主人公,正是第三個讓孫權成為笑柄的人,張遼。

臨危受命,威震逍遙津

張遼是漢朝并州人,自幼弓馬嫻熟,歷史記載張遼曾跟隨過丁原、何進、董卓、呂布等多個諸侯。雖然張遼換過不少主公,但是張遼在這些人手下都表現的恪盡職守,忠心耿耿,這些人無不把張遼視為心腹。

在呂布誅殺董卓之后,張遼就隨呂布轉戰中原各地。早呂布與曹操的戰斗中,張遼甚至有一次差點擊殺了曹操本人,這下激發了曹操的愛才之心,發誓一定要得到張遼。

在下邳城,呂布命隕白門樓,張遼本打算誓死不降,隨呂布一起去了,但是在曹操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說下,張遼決定投降了曹操,日后張遼成了雄震一方的大將,甚至成了曹魏集團的諸將中的天花板戰力!

據史書記載,張遼投降曹操后,曹操曾對張遼說:「現在你投降了我,你先隨我去北方抵御袁紹,待時機成熟你還回到徐淮地區,防御孫權,如何?」張遼欣然同意。

正是曹操這樣的安排,徹底斷絕了孫權北上奪取江淮地區的可能。

投降曹操后,張遼便隨曹操轉戰各地,戰袁紹,破烏桓,征遼東,立下了赫赫戰功,最終張遼并沒有忘記曹操當年的安排,請命回到江淮地區防御孫權。

江淮地區多水道沼澤,不善于騎兵作戰,東吳集團方面都認為在北方大殺四方的張遼不善于在水道沼澤作戰,因此慫恿孫權再次北上進攻江淮。而孫權在陳登、劉馥這兩個讓他做噩夢的人去世后也有了奪取江淮的想法,根本沒把張遼放在眼里,因此在公元215年,孫權親率十萬大軍,北上進攻江淮。

其實孫權選擇在這年進攻也是把握了時機的,因為在這年曹操的大部隊西進攻打漢中的張魯了,江淮地區守備力量薄弱,孫權認為必能將江淮拿下。

而張遼這邊確實是實力空虛,整個江淮守軍只有六七千人。諸將都認為應該堅守待援,可張遼不這麼認為,他覺得應該主動出擊,挫敵軍銳氣。

在一天夜里,張遼率領八百名精兵,主動突擊孫權的十萬大營。由于孫權輕敵,壓根沒想到張遼會主動出擊,因此疏于防備,被張遼打的措手不及,孫權的愛將陳武等人戰死,孫權狼狽的逃到了合肥城外的一座小山頂上。一直戰到第二天中午,東吳軍被打得潰不成軍,落荒而逃。

這還不算完,沒過幾天,張遼故技重施,再次率領八百多精兵,繞小路斷了水道沼澤上的橋梁,讓東吳大軍不好支援,然后再次突襲至孫權的大營里,擊敗了東吳名將凌統,甘寧等人,甚至好幾次差點活捉了孫權本人!這就是著名的「八百破十萬」的典故!

結語:從曹操對陳登,劉馥,張遼這三人的任命,就可以看出曹操的遠見有多厲害。不光如此,這也從側面看出曹操的用人之準,實在是讓人驚嘆不已。有這三人的存在,徹底打破了孫權對江淮地區的所有幻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