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甄嬛傳》:這5處經典伏筆,才發現導演埋了太多彩蛋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重溫《甄嬛傳》這幾處經典伏筆,才發現導演埋了太多彩蛋

原創2020-07-21 22:23·朗讀者

最近五年,只重刷過兩部國產劇,《甄嬛傳》和《瑯玡榜》。

前者是女人群戲,後者是男人群戲,之所以如此經得起重刷,是因為這兩部劇的確各有各的精髓所在。

今日談《甄嬛傳》。

所謂「溫故而知新」,一晃,《甄嬛傳》竟然已經是九年前的劇了,幾年前《羋月傳》開播的時候朗讀君曾寫「此今霸星橫空,卻不如那年杏花微雨」一文贊《甄嬛傳》的雲意春深之美,最近刷起這部劇時,又發現了它的其他妙處。

關於《甄嬛傳》的角色、演技、臺詞、服化道的經典精緻之處都不說了,今天來說說《甄嬛傳》的伏筆。

這部劇伏筆有很多,揀出其中幾處與劇迷們探究,歡迎大家補充探討。

伏筆一:

群妃在皇后宮中賞花,彼時敬嬪剛剛被封妃(未行封妃之禮),甄嬛稱敬妃姐姐,甄嬛一党與華妃一党就未封妃卻行妃之禮一事爭辯,華妃懟道: 若是沒福氣的,差那麼一時一刻終究也是不成的。

此時甄嬛和敬嬪並肩而立,華妃的話看似是對敬妃說的,但後來敬嬪倒是一路晉級,沒想到華妃一語中的的卻是後來甄嬛封妃時的命運,甄嬛因被設計誤穿了純元的衣服,在最後一刻未能成妃,當真是應了當年華妃的那句「差那麼一時一刻終究也是不成的」。

伏筆二:

安陵容第一次侍寢被「完璧歸趙」,想來這個情節大家都記憶深刻,但大家是否注意到安陵容被送出養心殿后,路上遇到了替補她的余鶯兒,余鶯兒一路上唱著小曲好不得意,而安陵容哭得梨花帶雨,仿佛整個人生都完了。

當時覺得這情節只是為了營造強烈的戲劇衝突。

一哭一笑,一悲一喜,後來再看發現不僅僅如此,其中也有巧妙的伏筆在,因為好巧不巧,後來安陵容獲得聖眷也是因為會唱歌的緣故,劇中安排兩人在當時相交實則有著更深的意味,殊不知余鶯兒之後,後宮裡以歌技豔驚四座的就只有一個安陵容了,是不是有一種強烈的宿命感在裡面。

伏筆三:

甄嬛第一次懷孕,與皇帝正濃情蜜意,無意中聊到自家妹妹的傾城之貌,調笑皇上見了定要迫不及待地納她為妃」,皇上打趣接話: 「立馬給妹妹封妃。」

彼時只當是嬛嬛與四郎閨房之樂的調笑之語,殊不知後來甄玉嬈成年,隻身闖入宮闈解姐姐之困時,皇上便直勾勾地盯著她看,在之後的幾次會面時,果然意欲納她為妃,還將貼身的定情信物交付於她。所以大家看吧,皇上可不是隨便說說而已。

伏筆四:

第四十一集,華妃被降為答應,偶遇聖眷正濃的祺嬪,祺嬪諷刺其說道:「華妃娘娘還總惦記著滿門榮耀,卻忘了樹倒猢猻散。」

華妃雖失去恩寵卻從不落下風,這時只聽她回道: 「樹倒猢猻散,這話說得可真好,你倚仗家裡的功勞進宮,和我當初有什麼兩樣,你以為做了美夢,只怕會落得跟我一樣的下場。」

初看這一段時,只當是後宮互懟的日常,是為了塑造華妃的人物形象,但後來祺嬪果然沒有善終,正好印證了華妃的一席話「和我當初有什麼兩樣」,有意思的是,祺嬪當時獲寵除了家世功勞以外,也有因為幾分像華妃的緣故。

伏筆五:

甄嬛和果郡王已私定終身,這時果郡王去打仗,臨行前去淩雲峰見甄嬛,倆人聊天聊到了梁山伯和祝英台的長橋典故,雖然沒有詳聊下去,但我們知道梁祝的故事:

一個哭嫁,一個早亡。

後來甄嬛回宮莫不如再嫁,嫁的時候果郡王親自送嫁,倆人雖然表面都並無情緒,但內心已是撕心裂肺、眼淚翻湧,是為「哭嫁」。

再後來,甄嬛和果郡王飲酒訣別,果郡王飲毒酒而亡,雙雙對應了當年「哭嫁」和「吐血早亡」的無心之語。

當然,《甄嬛傳》的伏筆遠遠不止於上述所說。

比如選秀之時太后欽點了沈眉莊,而後沈眉莊一直是所有後宮小主中最得太后心的人,當年的欽點似乎是為了承接往後的親密關係;

比如崔槿汐為甄嬛能回宮與蘇培盛對食時贈了一個親手繡的貼身荷包,回宮後這個荷包引發了後頭的宮闈禍事;

比如敬妃時常給朧月公主灌輸「一定要好好保護熹娘娘」,初看時只當是一句日常的叮囑,沒想到這樣不起眼的日常叮囑竟然為後面設計皇后一事做了最強助攻;

比如伏筆得極遠極深的那枚剪紙小像,牽扯出多少重要的情節。

再回過頭來看《甄嬛傳》的幾處伏筆,多以臺詞為主,而這些伏筆,不僅都有當下的戲劇必要和人物塑造的作用,也是為了後面故事情節的自然順暢。

這就是導演的高明之處:

能不用臺詞表達的就儘量不用臺詞,一旦開口說話了就不能是廢話,好的臺詞一定有它不得不說的理由。

這才是這部劇,在時隔多年後,依然值得細品有趣的原因。好作品,一定是製作班子精雕細琢過的,在細密佈置之後,將這個發現的樂趣又重新交到觀眾手裡。

這才是好劇的可愛之處。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