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汪、汪汪」學三聲狗叫,群臣不敢出聲,為何許褚哈哈大笑

新三國電視劇中,曹操赤壁慘敗,安排曹仁留守荊州(南郡)之后,倉皇而逃,逃回北方。孫劉聯軍于是加緊進攻荊州,重點攻打曹仁的南郡。曹仁經過一年左右的苦戰后,損傷慘重,最后實在頂不住了,放棄南郡治所江陵,退守樊城。

曹操聽說曹仁被孫劉聯軍擊敗,不但沒有生氣,還連連夸贊曹仁,說道:「我帶著八十三萬大軍,都敗給周瑜,曹仁以偏師能夠擋住周瑜大軍一年,已經非常不錯了,曹仁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將領。」曹操說完之后,向荀彧征詢看法,讓其分析一下荊州形勢。荀彧給曹操及眾將分析道:「孫劉兩方,如同兩條狗,而荊州如同骨頭,孫吳是一條強壯的狗,劉備集團是一條瘦弱的狗,強壯的狗出力,骨頭(南郡)卻被瘦弱的狗(劉備集團)得到,對我們有天大的好處,孫劉雙方聯盟可能破裂,狗咬狗。」

在荀彧說完后,曹操「汪、汪汪」學狗叫了三聲,群臣不敢出聲,在旁邊站立的許褚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為何哈哈大笑?依據演義中相關內容,分析如下。

其一,許褚可能沒聽懂荀彧的比喻,只是聽著兩條狗搶骨頭比較搞笑,因此哈哈大笑。

曹操的文武大臣之中,不乏聰明人,如程昱、賈詡、荀彧、荀攸、楊修等人。這些人都是人精,曹操的一個眼神,他們都能揣摩出曹操內心的真實想法,同時根據曹操的思路,制定相應的戰略決策。曹操得到曹仁打了大敗仗的報告后,一點也不惱怒,還不停地夸贊曹仁的軍事才能,同情曹仁。

荀彧察言觀色,因此不會說一些「曹仁丟城失地,損兵折將,該當軍法從事」之類的言語,而是順著曹操的思路,以樂觀的心態為其分析荊州形勢,南郡被劉備占據,是最好的結局,對曹操最有利的結局。除了荀彧,其他在場的曹營謀士應該都聽懂了曹操話語之中的意思,如果曹操詢問他們,他們的回答應該也大同小異。

許褚是一個大老粗,肯定聽不出曹操在曹仁打了敗仗之后,不但沒有責怪,還夸贊曹仁的弦外之意。在許褚的大腦中,沒有那些花花腸子,他知道軍人的職責就是打仗,保鏢的職責就是保護主公,軍人打了敗仗,就應該受罰,打了勝仗也應該獎賞。

想必在許褚的耳朵中,聽見荀彧的一堆話只是一些「狗」、「骨頭」的詞語,并不理解背后的意思,感覺搞笑,因此發笑。

其二,許褚不是笑曹操學狗叫,而是聽見荀彧的比喻,感到好笑。

雖然曹操比較信任許褚,并將自己的安保工作交給許褚,但是君臣有別。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對于這一點,許褚即使再笨,再傻,也非常清楚。

例如開玩笑,曹操可以和任意一個文武大臣開玩笑,可以隨意取笑眾人,即使取笑夏侯惇是一只眼睛,也是可以的。但是眾人就不能和曹操開玩笑,說曹操是一個矮個子,丑八怪,也不能直呼曹操小名「阿瞞」。許攸就是因為自恃在官渡之戰中的功勞,多次羞辱曹操,在鄴城大門口直呼曹操小名「阿瞞」,被曹操所殺。楊修恃才傲物,自認為比曹操還聰明,太過于張揚,過度解讀曹操的口令「雞肋」,被曹操斬首示眾。

對于這一點,許褚和已經死去的典韋都非常清楚。許褚知道自己該干什麼,該說什麼,不該干什麼,不該亂說什麼。尤其是在曹操聚集文武大臣商討國家大事的時候,更不能隨意亂說話。

曹操聽了荀彧「狗」與「骨頭」形象生動的比喻后,非常應景地「汪、汪汪」叫了三聲。曹營文武大臣都鴉雀無聲,估計許多人在心里想笑,但是又不敢笑出來,包括許褚在內,也不敢笑曹操。許褚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他的大腦轉動得比其他人慢,聽了荀彧「狗」與「骨頭」形象生動的比喻后,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因此發笑。巧合的是,許褚在曹操學狗叫了三聲之后,才反應過來,并哈哈大笑,給人的感覺就是許褚聽見曹操學狗叫,才哈哈大笑。

其實不是這樣的,借給許褚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笑主公曹操。他笑的是荀彧的比喻,而不是曹操的學狗叫聲。

結語

無論是三國志中,還是三國演義中,都沒有曹操學狗叫和許褚哈哈大笑這個片段。這個場景是新三國電視劇中劇本改編的。這個改編還是不錯的,符合曹操和許褚兩人的性格特點。

(本文主要參考《三國演義》、《新三國》電視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