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孟靜嫻都有了孩子,浣碧為何至死得不到果郡王的真心?網:果真不是一路人

 

妙眼看天下,風水輪流轉,看劇不能只看表面,且看今日是誰家天下。我是糖糖,一個熱衷於分享古裝劇細微看點的小編,你想知道的那些幕後故事這裡都有。

 

提到甄嬛傳,這真的是一部讓人值得深思的神劇。

浣碧也算是孟靜嫻的貴人,要不是浣碧,可能孟靜嫻就算相思而死,也不會有嫁進果郡王府的機會。

同是果郡王府側福晉,論真心,果郡王誰都不愛。論起點,浣碧略高於孟靜嫻,她和果郡王相識早,而且她姐姐是果郡王最在意的女子,看在甄嬛的面子上,果郡王定會對浣碧另眼相看。

可是,孟靜嫻都生下果郡王府世子了,浣碧還是一無所出。不僅如此,言語之間,果郡王待浣碧全無男女之情,幾次進宮身邊陪伴的都是孟靜嫻。

為何相處多年,果郡王對浣碧全無情份,甚至有冷淡和厭惡呢?分析起來有以下原因。

01

浣碧出身卑微,她母親罪臣之女,她自己是私生女。浣碧的母親嚴格算起來,只能算是甄遠道的情人,連妾室也不如。古人尊卑有別,華妃倚仗娘家權勢和皇上的寵愛,跋扈後宮也照樣要按禮法來給正室皇后請安,哪怕是遲到,也不敢不來。

浣碧不僅對自己的出身沒有一個正確的認識,而且心比天高,自比為甄家二小姐,身份高貴。

就連沛國公府出身的千金小姐孟靜嫻也被她罵作不知廉恥的人。由此可見,浣碧就是一個糊塗人。她對自己的身份認識不清,而且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

她慣以「甄府二小姐」的視角去看待身邊人,卻忘了,甄府原本也不是什麼豪門貴族,所謂尊貴卑賤仰仗的不過是皇帝的恩寵。

她習慣輕賤她看到的人,往淺了看,是她的驕縱和輕狂;往深了分析,是因為浣碧為人不善良,德行不佳。這點和果郡王,甚至和她的姐姐甄嬛,都是完全相反的。

果郡王為什麼喜歡甄嬛,其中一點就是甄嬛的善良。她不會去主動傷害別人,而且不輕賤比她身份低微的人。她與婢女流珠情同姐妹,流朱為了救她願意以死觸劍,說明甄嬛待人是極好的。

浣碧和果郡王構建生命底層氣質的截然不同,註定浣碧在追求果郡王這件事上,先天失利,大機率上兩人已經不存在互相吸引的可能。

02

一段彼此交心的感情,應該是相互欣賞,相互影響,相互成就的。浣碧雖然出身低微,做人也不善良,跟果郡王喜歡的女子類型完全不搭。

但她仍然有逆襲的機會,因為她手握一張誰也沒有的王牌,她是果郡王最愛的甄嬛的妹妹。做別人最愛的人的妹妹,有多佔便宜,看看皇后宜修就知道了。

姐姐純元雖然故去多年,但因為她是皇上心中至愛,純元又在臨死前託付皇上一定要善待自己的妹妹。所以皇上一直看在純元的面上,對皇后的作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如果不是最後得知純元死于宜修之手,純元這個故去的姐姐定能庇護宜修一輩子,從皇后熬到皇太后。 但皇后在平時對姐姐處處表現出謙和恭敬,不論是純元活著還是故去後,她皆以姐姐為尊,凡事為她考慮。

反觀浣碧,她雖然以甄家二小姐,甄嬛的妹妹自居,但為了自己,敢將甄氏一族和甄嬛包括果郡王一齊置於危險之地。甄嬛原本想把浣碧指婚給果郡王的侍從阿晉,雖不得富貴,但能保一世太平安穩。

甄嬛做出這樣的安排時,在她當時的心境下,完全是把浣碧當親妹妹來看待的。從皇宮出來的甄嬛,深覺遠離皇宮,皇族,得一世太平安穩才是最重要的,卻遭到浣碧的激烈反抗。

中秋家宴上,她借給果郡王倒酒之際,弄濕了他的衣衫,掉出了他私藏的甄嬛小像。

借著酒勁,小像女子的容貌惹得在座王爺和皇上紛紛猜測。甄嬛和果郡王兩人都有點不淡定了。關鍵時刻,浣碧對皇上跪倒,自認小像是她的畫像,她和王爺已相互鍾情多年。

皇上本就是多疑的人,他對果郡王看似友愛,實則又妒又恨,只是為堵天下悠悠之口,不得不善待。

果郡王和浣碧之間原來維繫關係的紐帶是甄嬛,浣碧為一己之私,毫不顧念姐姐甄嬛的處境,果郡王怎麼可能再顧念她。

03

果郡王為安撫甄嬛對浣碧的姐妹之情,也為打消皇上的疑心,跟皇上玩心理戰術。指婚之後,在宴會上就請旨,孟靜嫻和浣碧入府之後由浣碧管家,主理果郡王府。

跟隨甄嬛多年,而且自來心比天高,浣碧在多年薰陶之下,還算培養出了一些管家才能,她把果郡王府打理得妥妥貼貼,生怕被另一側福晉孟靜嫻比了下去。

她在權力上的得意和情感上的失意,成正比。如願嫁給果郡王后的浣碧過得並不幸福,相反備受煎熬。

她是頂著果郡王多年所愛的名義,進府的。在外人面前,需要刻意扮演被寵愛的福晉形象,對內,卻得到果郡王的半絲憐憫和喜愛。

她原本以為,先把「生米煮成熟飯」,日久生情,只要她有耐心,不愁得不到果郡王的真心。不想,皇上一併還給果郡王安排了一個側福晉孟靜嫻。

孟靜嫻的存在,徹底打亂了她「文火慢煮」的好算盤。她被迫要和孟靜嫻一起爭寵。同樣是愛慕果郡王,同樣的不得對方喜歡,倆人都是投其所好,曲意承迎。

浣碧是真的愛果郡王嗎?肯定是愛的,那麼一個風流倜儻的男子,又在她因為被皇上說成是「只會穿紅著綠」的丫頭時,主動站出來誇獎她穿得美。

但她的出身,她的渴望,註定了她的愛永遠不會純粹。

她既愛果郡王這個人,更愛他的出身,地位,尊榮。她既需要果郡王的愛情來滋養她的精神和心靈,也需要果郡王的身份和地位增她外在的榮光。

浣碧從開始到最後,都是愚蠢且貪婪的,她從未沒認清過自己,也從沒活得明白過。

 

入夜漸微涼,繁花落地成霜,你在遠方眺望,耗盡所有目光。更多深度好文請關注我的粉專→妙眼看天下,下期分享我等你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