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張飛趙云三次改寫三國歷史的冒險:是救了劉備還是坑了劉備?

成功細中取,富貴險中求。在漢末亂世,梟雄們把腦袋別在腰帶上逐鹿中原,名將們把腦袋提在手里沖鋒陷陣。曹操被馬超追得割須棄袍,孫權被張遼攆得馬跳斷橋,劉備一生被追趕,幸好從未被追上。

漢室江山社稷不絕如縷,三國三巨頭命懸一線,他們手下的名將們也九4一生,我們細看曹魏五子良將和蜀漢五虎上將的履歷,就會發現他們半數以上換過主公或曾經被俘,關羽、張飛、趙云要不是武藝高強,也沒有機會看著劉備進位漢中王。

陳壽在《三國志·卷三十六》中這樣評價: 「關羽、張飛皆稱萬人之敵,為世虎臣。羽報效曹公,飛義釋嚴顏,并有國士之風。黃忠、趙云強摯壯猛,并作爪牙,其灌、滕之徒歟?」

把趙云比作西漢開國功臣滕公夏侯嬰,這兩人還真有許多相似之處,但不知道曹操和夏侯惇聽了會作何感想。

要沒有滕公,孝惠帝劉盈和魯元公主就沒有機會活到成年,要沒有趙云單騎救主,甘夫人和劉禪也會成為被曹純帶著虎豹騎捉去——曹操最喜歡笑納別人的夫人,有白玉美人之稱的甘夫人落到曹操手里,肯定不會歸還,更何況當時曹操和劉備已經徹底撕破臉皮,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趙云單騎救主,畢竟人單勢孤顧此失彼,劉備的兩個女兒都落入了曹純之手:「(曹純) 從征荊州,追劉備于長坂,獲其二女輜重;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護甘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難。

趙云冒著生命危險救出了劉禪,卻埋下了蜀漢滅亡隱患:劉備「數失妻子」,阿斗為妾侍甘夫人所生,既非嫡子也非長子,他能成為蜀漢后主,完全是趙云冒著生命危險拼出來的結果。

如果劉禪在當陽長坂弄丟了,蜀漢的第二任君主,不是養子劉封(原名寇封,劉備之所以將其改姓,就是賦予其繼承權),就是魯王劉永或梁王劉理。

劉封「有武藝,氣力過人」,劉永憎恨宦官黃皓,他們誰接了劉備的班,都不會比劉禪干得更差,但是他們都競爭不過庶子中年齡最大的阿斗劉禪:古代講究立子以嫡以長,糜夫人、孫夫人、吳夫人都沒生出兒子,繼位者只能是劉禪,劉禪掛掉,劉永和劉理才有機會,而劉封頂多能算第三四順位繼承人。

趙云在長坂坡冒險救出劉禪,只能說是埋下了蜀漢滅亡的隱患,但是蜀漢滅亡的黑鍋卻不能由趙云來背——趙云救出來的是個小孩子,他長大之后不成器,那也應該說「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劉備自然是劉禪的父親,劉禪的老師是誰,讀者諸君當然都知道。

劉禪只是個隱患,如果劉備和太師太傅們教導有方精心培養,未嘗不可與孫權曹丕并爭天下,但是很遺憾,劉禪成了被圈養的羔羊和溫室里的花朵,鄧艾稍微吹了一陣風,他就變成了霜打的茄子。

趙云不能不救劉禪,這件事絕對沒有做錯,這就跟張飛據水斷橋喝退曹軍一樣,對劉備集團來說都是蓋世奇功: 「曹公入荊州,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一日一夜,及于當陽之長坂。先主聞曹公卒至,棄妻子走,使飛將二十騎拒后。飛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4!’敵皆無敢近者,故遂得免。」

張飛只有二十個騎兵,曹軍要是膽子稍大一點一擁齊上,或者干脆遠遠地萬箭齊發,就是有一百個張飛,也會被擠下水去或變成刺猬。

張飛在長坂橋頭一聲大喝,救了劉備性命:當時劉備的部隊被諸葛亮和關羽帶走了很多,剩下的基本被追兵殲滅,所以斷后的張飛手底下根本就沒有幾個兵——這不是劉備小氣,實在是他們已經無兵可用了。

如果張飛守不住長坂橋,或者沒有拆斷橋面,曹兵追上劉備,以如狼似虎的劫掠之軍席卷疲于奔命且數量可憐的殘兵敗將,那結果就是三國鼎立的局面根本就不會出現,孫權沒有盟友支持,也只好向曹操繳械投降。

三國亂世持續數十年,就是因為劉備孫權沒有在荊州、赤壁之戰中掛掉,老百姓才遭受了更大的兵火之災。

張飛冒險斷后,救了劉備,也為三國爭霸創造了條件,至于百姓會不會因此心生感激,我們不能用現在的眼光來評判。

張飛這次膽大包天的冒險斷后行動救了劉備性命,關羽同樣勇猛無畏的冒險刺沙行動,卻實實在在地坑了劉備一把: 「紹遣大將顏良攻東郡太守劉延于白馬,曹公使張遼及羽為先鋒擊之。羽望見良麾蓋,策馬刺良于萬眾之中,斬其首還,紹諸將莫能當者,遂解白馬圍。曹公即表封羽為漢壽亭侯。」

關羽用顏良的首級換來了漢壽亭侯爵位,并一直保持到敗走麥城、隕落臨沮,他這一冒險行動,不但載入史冊,而且兩千年來傳頌不衰,但是這里面有一個細節不知道讀者諸君注意到沒有:關羽萬馬軍中斬顏良的時候,劉備正在袁紹的屋檐下混飯吃呢。

劉備依附袁紹,應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先主走青州。青州刺史袁譚,先主故茂才也,將步騎迎先主。先主隨譚到平原,譚馳使白紹。紹遣將道路奉迎,身去鄴二百里,與先主相見。駐月余日,所失亡士卒稍稍來集。」

袁紹之所以擺這麼大排場隆重歡迎劉備,這跟他的性格有關: 「紹有姿貌威容,能折節下士,士多附之……不妄通賓客,非海內知名,不得相見。」

袁紹之所以捐棄前嫌(袁術的離去跟劉備有很大關系),大張旗鼓地接納劉備,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原因:他要昭告天下,說自己討伐曹操是奉衣帶詔行事,漢室宗親劉備來投奔,更彰顯了他出兵的正義——轟動天下的《討曹檄文》,全名是《為袁紹檄豫州文》,開頭第一句就是「左將軍領豫州刺史郡國相守」,這就跟我們現在看的公文一樣,抬頭第一句,就是接收方的單位和領導級別,左將軍領豫州刺史是誰,看過三國史料和小說的都知道。

袁紹搞了一個大場面,這對劉備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在袁紹那里呆了一個多月,殘兵紛紛歸建,趙云也從常山老家趕來,但是偏偏那個敗將關羽沒有消息,劉備再見關羽的時候,已經是在戰場上了。

說關羽不知道劉備在袁紹軍中,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紹渡河,壁延津南,使劉備、文丑挑戰。太祖擊破之,斬丑。」

不管文丑是不是被關羽所除,劉備在袁紹軍中的地位都比文丑高,曹營的小兵也應該知道對面有一個身長七尺五寸、垂手下膝、顧自見其耳的大將劉備,關羽和張遼作為曹軍前鋒,更不可能對敵人的主將一無所知。

關羽冒險于萬馬軍中斬顏良,也把劉備推到了懸崖邊緣:如果袁紹公子哥脾氣發作,把劉備推出去砍了,關羽是橫刀自刎,還是放下牽掛安心替曹操征戰?

關羽、張飛、趙云這三次冒險,可以說都是改變了三國歷史進程的大膽行動,至于這種冒險行動是應該贊揚還是應該引以為鑒,那就只能由讀者諸君來下最后的結論了:如果斬顏良導致劉備被除,關羽又將何去何從?如果曹軍在長坂橋推開張飛追上劉備,赤壁之戰還能打起來嗎?如果阿斗在長坂坡被趙云弄丟了,蜀漢二世祖會換成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