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青樓女子究竟長啥樣,別再被電視劇誤導,真實照片顛覆三觀

「小庭如水月明秋,天遠窗虛人自愁」這是明代秦淮八艷之一的董小宛的《秋閨》,寫盡了深閨女子的寂寞和惆悵。 這雖然是一代名妓的詩詞,但這樣的才情將許多文人墨客都比了下去,由此可見,身處煙花柳巷的青樓女子亦有出色之人。

在大眾的認知里,風塵女子都是電視劇中展現出的容貌美麗、身段妖嬈,一顰一笑都充滿了風情。 然而,清朝的老照片卻告訴了我們真相,足以顛覆三觀。那麼清朝的青樓女子是什麼樣子呢?她們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呢?

青樓的來歷和發展

說起青樓的出現不得不提春秋戰國時期的丞相管仲,在他的輔佐之下齊桓公成為了春秋五霸之首,由于功績斐然他被人們稱作「仲父」。 從小就過著窮困日子的他非常在意底層百姓的生活,于是經常會去街頭巷尾觀察民情。

慢慢的他發現有一些弱女子流浪街頭,衣食難以周全,這讓管仲非常不舒服。他認為強大的齊國應該是一幅國泰民安的景象,怎麼還能有人吃不飽、穿不暖呢? 于是管仲專門修建了一處地方用來收留這些無家可歸的女子。

當他建造這樣一處收容之所的消息傳開以后,很多流浪街頭的女子紛紛慕名前來,也想要在這里討生活。 管仲看到女子越來越多不禁有些擔憂,白白養著這些人也是需要銀錢的,時間長了這也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后來管仲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讓這些女子通過表演才藝來賺錢養活自己。于是他命人在大樓中央搭起了一個舞臺,每天讓有姿色、有才藝的女子們上臺獻藝,前來欣賞之人都需交納一定的費用。這樣的辦法引來了很多達官貴人,女子們也能夠自給自足了。

這種新的賺錢模式來錢快,所以逐漸成為齊國的主要經濟產業,在各地都盛行起來。管仲將這樣的地方取名「女閭」,《戰國策》中記載,「齊桓公宮中女市七,女閭七百」,可見當時女子賣藝有多火爆。

最初管仲建立女閭只是為了解決女子的生計問題,只不過隨著這個行業的發展,慢慢的有很多人開始建私營的女子賣藝的場所。 私人經營自然沒有官方的規范,再加上男人來到這里就是為了尋歡作樂,所以女閭逐漸變復雜了

在這個過程中,難免會有男人看上有姿色的女子,也難免有女子以色侍人,因此逐漸轉變為后來的青樓。有些女子屬于藝妓,賣藝不賣身,有些則是單純的賣身換錢,還有一些長相普通又無一技之長的女子則可以做丫鬟。

清朝青樓女子的真實長相

青樓發展到清朝時期早就沒了最初的意義了,不是為女子遮風擋雨,而是各個階層的男人消遣作樂的地方。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平頭百姓,只要有足夠的銀錢都可以去青樓消費。此時青樓也有等級劃分,優質的青樓女子地位很高,甚至背后有很大的勢力。

不過清朝時期拍照技術傳入中國以后,才讓我們真正的能夠一睹她們的芳容。她們的容顏以及風姿和我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令人難以置信。從這些老照片中可以看到她們的面容并非絕色,大部分只能算是清秀的面容,有些甚至很普通。

而且也沒有妖嬈的身姿,她們穿著清朝特有的寬大的服飾,將全身上下包裹的十分嚴密 。這一點和平常人家的女孩子沒多大區別,都是十分保守的穿著,這樣的服飾打扮就算是好身材也難以露出來。

至于眉眼間的萬種風情更沒有了,她們拍照的時候沒有刻意的搔首弄姿,而是和大家閨秀一樣正襟危坐。 不過她們眼神呆板,面無表情,感覺不到旺盛的青春活力,或許這也是她們從事這種行業的無奈吧!

這就令人有些疑惑了,這些在紅塵中賣笑的女子從事的職業具有特殊性,按理來說都是長相出眾的,再不濟也是面容清秀的。 為何清朝的老照片中那些女子的容貌一點也吸引人呢?其實這也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就是這些女子的來源大都是最底層,在這樣的場所賣笑為生是最讓人看不起的。因此好人家的女兒是不可能平白無故去妓院,只有那些家境貧寒的人家才有可能將女兒賣入青樓。還有一些是家道中落被發配為官妓,終生不能成為平民百姓的。

無論是哪一種,她們來到這個地方謀生其實就是走投無路了。而且她們也清楚一旦入了風月場所就很難出去,除非年老色衰才被打發走。而到了那個時候她們依然不被世俗所容,很難找到棲身之所,可見古代青樓女子的命運很慘。

其次就是自古娼優不分家,青樓有以色侍人的娼妓,也有只賣藝的優伶。前者對容貌的要求較高,后者則對才藝要求更高。所以有些女子會唱小曲、會彈琴、會跳舞,她們只需要展示自己的技藝,并不一定會把容貌露出來給大家欣賞。

還有一點也是很神奇的,那就是青樓女子中有很多文采出眾的女子,讓男子把她們當成人生中的摯友、紅顏知己。 就像才學勝過男子的蘇小小,親自上戰場的名妓梁紅玉,為天下的興亡而憂心的柳如是等,她們都是風塵女子中的豪杰人物。

這樣的名妓有氣質、有才華,她們比大家閨秀更讓人喜愛。這也導致很多文人墨客時常流連煙花之地,其實他們就是為了能和自己的紅顏知己吟詩作對。她們就算沒有傾國傾城的美貌,也創造了許多才子佳人的故事,容貌只不過是加分項。

總結

我們總是在影視劇中看到那些青樓女子風姿綽約、容貌嬌艷,遇到男人都是溫柔如水。其實這些都是影視劇誤導了大家,這些靠著賣笑來生活的女子并不是很樂于接待客人。只是沒有別的辦法,沒有一個女子愿意自甘墮落,所以她們神情木訥,沒有一絲歡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