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難得的善良太監,擅自更改聖旨中一個字,挽救近千人性命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唐朝末年到五代十國,是一個戰亂頻仍的時期,各方勢力爭權奪利,你方唱罷我登場,人命就如草芥一般的不值錢,隨時都可能都殺戮。

但就是這樣一個時代,依然出現了一個懷有悲天憫人之心的傳奇人物,憑自己的一念之善、一字之差,使近千人的生命免遭塗炭。

他就是當時的大宦官張居翰。

說起宦官或者太監,人們的第一印象立馬就是電視劇那些要麼尖嘴猴腮、要麼腦肥腸滿陰險狡詐之輩,說話拖著長長的尖利聲調,一雙陰鷙的眼睛,讓人看了不由自主的一激靈,渾身的不舒服。

確實,由於身體上缺少了正常的零部件,體內的荷爾蒙不正常,導致外貌和性格的變化,也不是他們能自己控制的,這也是他們的無奈與悲哀。

不是正常人,心態自然也就不正常,所以歷史上出現了許多禍亂家國的大太監。

最著名的有秦朝的宦官趙高,這個趙高雖然不是閹人,但在宦官位置上,可以說是壞事幹絕,秦朝之所以二世而亡,趙高功不可沒。

東漢的太監張讓,和趙高比起來也不遑多讓,最後落了個投水而亡的下場。

當然禍亂朝廷的還有仇士良、劉瑾、王振、魏忠賢等等。

然而,並不是宦官或者太監都一定的大奸大惡之徒,也出現了不少青史留名之人。

被後人譽為 「千古賢宦第一人」、為了唐明皇吐血而亡的高力士,不離不棄隨崇禎皇帝上吊身亡的王承恩,都是對皇帝忠心耿耿的太監,頗得後人讚譽。

比如東漢的宦官蔡倫能造紙,明朝的太監鄭和會下西洋,這些都是值得歷史回眸之人。

雖然和蔡倫鄭和的功績不能相比,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張居翰的功德也算無量了。

張居翰本人在歷史上並沒有超人一等的功勳,但卻是那個時候少有的一股清流。

那麼,張居翰是何許人呢?

張居翰,生於西元857年,今河北清河縣人,水滸裡面的打虎英雄武松就是他的老鄉。

張居翰的原生家庭情況已經不可考,想來情況不是很好,因為他之所以能夠繼續生存下來,是因為在唐懿宗咸通初年,他被掖廷令張從政收為養子了。掖廷令這個官名許多人可能不知道,掖庭,就是後宮嬪妃宮女居住的地方,掖庭令就是掌掖庭事務的官員,只能是由太監擔任了。

張居翰後來做太監,也是和他的養父有關,養父就是太監,所以為了生活,張居翰也和養父一樣,淨身來到了皇宮當了一名太監。

從根本上說,張居翰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辦事也比較認真,所以很快就得到了皇帝的信任。

因為宦官田令孜專權,唐僖宗李儇又只知道戲耍玩樂,朝政不修,晚唐社會的階級矛盾不斷加重,終於爆發了王仙芝、黃巢起義。

一看農民起義了,這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唐僖宗傻眼了,只能學祖上唐玄宗,跑蜀地避難吧。

雖然皇帝不咋地,但一路上張居翰很是盡心,也是盡了一個臣子的職責,就被唐僖宗授了個容南護軍判官的職務,應該是一個有一定實權的位置。

此時是唐僖宗廣明元年,即西元880年,張居翰23歲。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是唐昭宗時代,此時張居翰也因為表現得力被不斷加封提拔,比如提拔為學士院承旨,後來又陸續提拔為樞密承旨、內府令等等。

不管在那個位置,張居翰都能夠認真對待,兢兢業業,被唐昭宗特賜以緋色衣服。

緋色官服在唐代,至少是五品以上的官員所穿著的服飾,而張居翰僅僅是八品官階,能夠被皇帝這樣另眼相看,確實是對張居翰能力與人品的認可。

此時的唐王朝,已經是險象環生,幾近覆滅,但唐昭宗還算有所作為,也做出了一些成績,但各地的節度使權力已經十分膨脹,與居於朝廷的宦官集團形成了鼎力之勢,基本上到了朝廷無法節制的程度。

在這種情況下,唐昭宗試圖加強對各地節度使得控制,於是派遣的大批宦官作為監軍進駐各節度使處。張居翰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派到了此時已經佔據幽州的節度使劉仁恭處,做了范陽節度使監軍。

張居翰是一個很用心的人,但也是一個不爭不搶,善於與人相處之人。到了劉仁恭那裡以後的張居翰,非常清楚自己的角色,知道在當前中央政府式微的情況下,與節度使搞好關係是很重要的。

自然,張居翰和劉仁恭的關係就相處得非常融洽,當然這也和二人三觀基本上一致有關係,這在太監監軍中也是不多見的,而這也在後來的變故中保了張居翰一命。

後來,唐昭宗要召張居翰回朝使用,劉仁恭捨不得他走啊,在這亂世裡,好不容易有一個說話投機的監軍,就這樣走了以後就難說了。於是劉仁恭就請求唐昭宗,讓張居翰留下來協助自己,當然唐昭宗也同意了,畢竟這也是拉攏人的一種手段,在自己這個皇帝一天天沒有權威的時候,能拽一個幫手是一個。

但唐昭宗實在是空有一番雄心壯志,唐王朝的大廈實際上已經是腐朽不堪,行將就木,他也是有心殺敵無力回天,各種不順那是按下葫蘆起了瓢。

一方面是一直控制晚唐政治的宦官集團,一方面是實力逐漸坐大的藩鎮割據勢力。而這兩種勢力,晚唐幾代皇帝想盡一切辦法都沒有能夠拔除。

此後,隨著唐昭宗削藩失敗,於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爆發了宦官政變,唐昭宗被軟禁。

這個時候,勢力已經坐大的朱溫,則抓住機會,暗中誅殺了許多參與政變的宦官,把唐昭宗救了出來復位。帝位失而復得的唐昭宗改元天複,加封朱溫為梁王,這也是朱溫以後建立梁國的由來。

此後宦官集團與割據勢力之間的戰鬥引發了鳳翔之圍,唐昭宗和宦官們被朱溫在鳳翔城圍了一年多,最後不得已的情況下,讓另一個割據軍閥李茂貞把他身邊的宦官盡數斬殺,才算解了鳳翔之圍。

但對唐昭宗來說,則是出了虎口又入狼穴,自己成了朱溫手裡的牽線木偶,只能任其擺佈。

而朱溫呢,則是一不做二不休,借唐昭宗的名義,和宰相崔胤一起,於天複三年(903年)開始在朝中大肆誅殺宦官,又命各鎮節度使誅殺當地監軍宦官,把曾經禍亂晚唐近百年的宦官集團來了個一網打盡,幾乎殺了個乾乾淨淨,只有兩個人逃過一劫。

一個是在李克用那裡做監軍的張承業,這個也是一個很有氣節的太監,始終忠於大唐,被李克用藏在水缸裡,用另外一個人代替,才躲過一劫。

而另一個得以活命的,就是被劉仁恭留下來的張居翰。接到誅殺宦官的命令,劉仁恭也阻擋不了,但也使用了和李克用類似的辦法,讓張居翰藏匿在幽州西北的大安山中,用另一個犯了死罪的犯人頂替,居翰這才躲過了厄運。

躲過這次生死劫的張居翰,就一直在幽州地界隱居了下來,因為他不敢出去啊,讓把持朝廷的朱溫知道了,難免會丟命。

得勢的朱溫並不滿足控制唐昭宗,他要的是整個天下。此後不久,他就設計殺了唐昭宗,然後讓唐昭宗的兒子唐哀帝禪讓,他於西元907年自立為帝,建立了後樑。

讓張居翰大放異彩的,是李克用圍攻朱溫所屬的澤、潞二州的戰爭中,劉仁恭派張居翰為監軍助戰李克用。

在張居翰的運籌之下,很快打敗了朱溫的軍隊。

李克用見張居翰雖然是宦官,但卻有大才,就把他從劉仁恭手下挪為己用,被派往潞州做了李克用養子李嗣昭的監軍。

被重用的張居翰果然不負眾望,不但軍事事務做得有聲有色,還在駐地實行「課人育蔬種樹,敦本惠農」的政策,相當於後世的軍隊支農,效果很好,很快恢復了當地的農業生產,得到了當地老百姓的贊許與擁護。

張居翰在潞州的所作所為,為其在後來抵抗朱溫軍隊對潞州的圍困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是古代軍民團結一家人試看天下誰能敵的典型之作。

朱溫為了奪回失去的潞州,派十萬大軍把潞州城圍了個水泄不通。

此後,潞州城一直被朱溫的軍隊包圍了大半年,使勁了各種招數,均被守軍打回。

這期間,張居翰負責城裡的民生與軍事物資安排,李嗣昭則負責軍事,二人配合相得益彰,穩住了城裡被圍老百姓的民心,在糧食緊缺的情況下不至於發生內亂,其實這也和此前張居翰實行的親民政策有關係,老百姓相信他。

李克用死後,他的兒子李存勖繼位晉王,在另一個太監張承業的建議下,率軍突然支援潞州,張居翰裡應外合,把朱溫軍隊打了個措手不及,潞州之圍結束。

自此,張居翰在李存勖軍中得到了足夠的信任度。

李存勖稱帝建立後唐,張居翰被任命為樞密使,但張居翰十分清楚自己位置的來由,是各方勢力爭權奪利妥協的結果,因此他採取了在其位不謀其政的做法,從不參與政爭,你們吵你們的打你們的,我該幹嘛幹嘛,一句話就是明哲保身,活下來再說。

果然,後來局勢的發展,讓採取明哲保身做法的張居翰安然渡過了難關。

李存勖於923年當了後唐皇帝以後,開始加緊擴充地盤,在滅了朱溫開創的後樑以後,他把目光對準了處於天府之國的前蜀,因為他接到報告,這個前蜀皇帝非常荒誕,只知貪圖享樂,根本無心治國,拿下前蜀應該是大機率事件。

做了戰前的招兵買馬之後,同光三年,李存勖派太子魏王李繼岌、郭崇韜率六萬大軍征討王衍統治的前蜀。

前蜀末代皇帝王衍,和大多數亡國之君一樣,是一個荒淫無道的傢伙,面對後唐軍隊的進攻,居然不知道抵抗,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的玩耍。

皇帝都這樣,他手下的兵馬自然也沒有啥心思打仗,在後唐軍隊面前如同摧枯拉朽般地被掃蕩。

待到後唐大軍兵臨城下,前蜀皇帝王衍才覺得大事不好,要玩完了,急急忙忙地組織軍隊抵抗,但這樣的統帥,這樣的軍隊如何是後唐大軍的對手。

還沒有打仗,手下的大將就一個個地投降了後唐,然後反手就把王衍囚禁在了成都,殺了許多不聽話的大臣。

在李繼岌大軍到了成都以後,亡國之君王衍不得不出城投降了。

投降那天,那個曾經牛的不得了享樂皇帝王衍,這個時候把姿態放得低的不能再低了:穿白衣,含玉璧,手牽羊,發結繩;手下的文武百官呢?也一樣啦,穿孝服,拉空棺,表示臣服。

亡國之君大抵如此,能不死的,還是要想方設法活著,好死不如賴活著嘛。

看著王衍怪識趣,李存勖也就沒有為難他們,這才暫時保住了性命。

這王衍在過了一陣子軟禁生活以後,在西元926年,也就是後唐莊宗同光四年正月,李存勖下詔讓王衍到洛陽皇宮來。

李存勖在詔書裡是這樣對他說的,哎呀老王啊,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虧待你的,一定會給你分封土地,天上的日月星辰可以作證,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會騙你的。

亡國之君王衍很高興,看來姿態放低還是有用的啊。

於是乎,王衍帶著自己的宗親和以前的宰相王鍇、張格、庾傳素等等文武百官數千人,按照李存勖的要求,在魏王李繼岌的押送下,往東邊開拔而去。

也許命中註定王衍該死,同光四年四月,在他帶領遺老遺少,一路風塵僕僕地走到秦川驛時(陝西、甘肅渭水平原一帶),厄運降臨了。

原來,同光四年三月,被派去征討魏博戍卒嘩變的李嗣源,在屬下的挾裹下,不得不也加入了叛亂的行列。

這下子李存勖的形勢就不妙了,他的兒子率領的佂蜀大軍還在回來的路上,增援顯然是來不及了。情況危急,李存勖不得不御駕親征討伐李嗣源。

李存勖要出征,後方空虛,他又對京城後方的安危起了擔心。

這個時候,就有一個叫景進的伶人給李存勖出了個主意,他說,皇上啊,太子還在蜀地趕不回來,而王衍的文武百官都在,京城還有不少王衍的黨羽,萬一他們伺機作亂,咱們主要人馬都不在,留下他們是很不安全的,不如派人把王衍等人都給殺了,以絕後患,這樣陛下就可以一心一意去平叛了。

李存勖一聽是這個理,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宦官向延嗣,下敕誅殺王衍:「王衍一行,並宜殺戮。」

當時皇帝下達的詔書,都是要經過張居翰審閱的,他發現詔書裡面的「王衍一行」的「一行」范圍太大了,要知道,那可是上千人的規模,如果按照這個意思下詔,不知道得有多少無辜者人頭落地,那該是多麼殘忍的悲劇。

再說了,此前皇上已經赦免了王衍等人的死罪,現在人家也沒有謀反,就這樣出爾反爾的把人家給殺了,實在是說不過去。所以,張居翰就自作主張,拿詔書貼在柱子上,把「一行」改成了「一家」。

我們都知道,擅自更改皇帝的詔書,一旦被發現,輕則丟官,重則喪命,風險是巨大的,但心存善念的張居翰根本沒有考慮自己的安危,還是這樣做了。

而負責宣詔的向延嗣,也沒有想到張居翰會偷改詔書,就直接帶著詔書去完成任務了。

雖然被張居翰改了一個字,但王衍一族的命運也是張居翰控制不了的,當年28歲的王衍以及其宗族盡數被殺。

要說這裡面還有一個細節,那就是王衍的母親徐賢妃,在臨死前怒駡到,我的兒子率國而降,你們不守信義,反而殺了我們,你們不久就會遭到報應的!

王衍的妾劉氏,長得很有姿色,行刑的人也捨不得下手,但她卻不為所動,國破家亡,我也不會苟且偷生,從容赴死。

看來,那個時候的許多女人,比很多男人都有氣節!

幸運的,則是王衍的那些前文武百官等千餘人,因為張居翰一字之差的善念,得以逃過劫難。

沒多久,李存勖也在與李嗣源的戰爭中失敗被殺,李嗣源繼位當了後唐的皇帝,是為後唐明宗。

這是已經69歲的張居翰產生了急流勇退的念頭,在這個亂世,皇宮終究還是太險惡了。

張居翰請求告老還鄉,得到了李嗣源的恩准後,就隱居在長安一帶,過著與世無爭的晚年生活,在928年5月19日,張居翰病逝,享年71歲。

老人家身後,被安葬在長安縣龍門鄉巒村。

張居翰不顧個人安危,冒死擅改詔書救千餘人性命,加上他一直以來行事就很正直有道,在歷史上得到了非常高的評價。

同時代的史學家薛居正這樣評價他:居翰改一字於詔書,救千人之濫死,可不謂之仁人矣乎!

歐陽修就這樣評價他:居翰更一字以活千人。君子之于人也,苟有替焉,無所不取。

可以說,在五代十國那個紛亂的時代,人命根本不值錢,那些經歷了刀槍血海的人,根本沒有了對生命的敬畏與憐憫之心,殺人就如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輕鬆。

而張居翰能夠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依然保有一顆善心,實屬難得,尤其是在那個太監當道的時代,同樣作為一個太監,能夠做到這一點,就值得後世敬仰。

保持善心,永遠是一個人深植內心的驕傲。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