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很憋氣:長坂橋九大將有五個惜命,不惜命的四個為啥不出手?

當陽長坂一戰,劉備兵敗如山倒,關羽諸葛亮各帶著五百士兵前往江夏,諸葛亮還帶走了劉備的養子劉封,最后能留給張飛替劉備斷后的,只有二十幾個騎兵。

張飛就是有霸王項羽的武功,也很難擋住漫山遍野沖過來的曹軍。但是正史和小說都有記載和描述的奇怪一幕出現了:張飛橫矛立馬,曹營九員大將無一人上前,最后還被張飛的「獅吼功」嚇得落荒而逃。

在被張飛喝退、嚇住甚至嚇跑的曹營九將中,既有敢單挑呂布的夏侯惇,也有赤膊戰馬超并撅斷其槍桿的許褚,這些人被張飛一人喝退,看起來是那麼不可思議。率先逃跑的曹操,肯定也是十分生氣卻無計可施:這九個家伙各懷心事,我拿他們也沒轍!

細看這不可思議的一幕,我們就會發現在這九員大將中,許褚的武功并不是最高的,他不敢跟張飛交手,可能只是明知不敵而惜命,跟他同樣惜命的,應該還有四個人,至于另外四個惜命的為什麼也不敢上前,那就很值得讀者諸君笑著探討一番了。

劉備如此安排,似乎有安排后事的意思:這一劫我要是渡不過去,關羽和諸葛亮就可以輔佐劉封,以江夏為根據地東山再起,或者逃往蒼梧去找吳巨,也算給劉家留下最后一線香火。

當陽長坂之戰,劉備是兵微將寡,最后只剩下張飛趙云糜芳三員武將,士兵也只有三千。曹操為了提升行軍速度,只派了五千騎兵追擊,實際是將多兵少,撒開來之后,留下了許多戰場空隙,要是數十萬大軍蜂擁蟻聚,趙云就是有三頭六臂,也救不出甘夫人和阿斗劉禪。

曹營諸將為了爭功,一個比一個跑得快,追趕趙云來到長坂橋前,一會兒就匯聚了九員大將: 「文聘引軍追趙云至長坂橋……俄而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淵、樂進、張遼、張郃、許褚等都至,見飛怒目橫矛,立馬于橋上,又恐是諸葛孔明之計,都不敢近前。」

在趕到長坂橋前,文聘跟魏延已經打過一架,兵力占絕對優勢的文聘只是除掉了魏延那少得可憐的親兵,并沒能拿下魏延,魏延也沒能將文聘除掉,說明兩人的武功不相上下,跟張飛相比,還是差了一個檔次。

劉備于建安五年七月來到荊州,當陽長坂之戰發生于建安十三年九月,算起來文聘和張飛已經是認識八年的「老朋友」了,文聘知道自己不是張飛的對手,自然不會上前去送人頭,而且作為荊州降將,他也不敢跟曹營諸將搶風頭。

降將文聘明哲保身可以理解,虎癡許褚不敢上前,也沒啥奇怪的:他昨天剛跟張飛交過手,知道自己這幾斤幾兩,在張飛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有人都說馬超武功在張飛之上,但是以許褚為參照物,我們就會發現張飛打許褚很輕松,馬超打許褚很吃力,葭萌關大戰張飛肯定是占了優勢而沒有下狠手——第二天張飛求戰被劉備諸葛亮阻止,沒人阻止的馬超居然沒有扣關挑戰,說明他已經知道自己打不過張飛了。

葭萌關之戰,耗得起的張飛要出戰,耗不起的馬超不挑戰,說明經過頭一天的對決,雙方都已心中有數。

在當陽長坂之戰前的火燒新野之戰中,張飛先給許褚來了個下馬威: 「張飛因關公放了上流水,遂引軍從下流沖將來,截住曹仁混戰。忽遇許褚,便與交鋒。許褚不敢戀戰,奪路走脫。」

張飛放下曹仁專揍許褚,也不是沒有原因的:諸曹夏侯是一家,張飛已經跟夏侯淵的侄女結婚八年,大小兩個張皇后可能已經出生,張飛總不好意思一矛把女兒的「舅老爺」挑落馬下,那就只能去打沒有親戚關系的許褚了。

許褚頭幾天打不過張飛,到了長坂橋前,他自然不會像嚇唬馬超那樣瞪眼提刀上前:許褚能嚇住「面如傅粉唇紅齒白」的馬超,但豹頭環眼燕頷虎須聲如巨雷勢若奔馬的張飛,比許褚長得還兇,兩人四只大眼睛對瞪,還不知道是誰嚇唬誰呢。

后來的漢中戰役,許褚被張飛在數回合之內挑落馬下,絕不是因為酒醉——從喝酒到單挑,至少已經過去了四五個小時,「許褚當先,橫刀縱馬,引軍前進」,根本就看不出多少酒意,他極力主張夜間行軍,就是要避免張飛中途埋伏,沒想到千算萬算,還是沒躲過去。

在長坂橋前大眼瞪小眼的曹營九將中,許褚的武功并不是最高的,起碼在關羽和張飛眼里,許褚都遠不如夏侯兄弟和曹家兄弟,張郃張遼是同一檔次,當然也不會被關羽張飛放在眼里。

關羽和徐晃、許褚、夏侯淵都交過手,從下邳之戰中,我們就能看出許褚和徐晃聯手也打不過巔峰時期的關羽,被關羽的青龍偃月刀砍得抱頭鼠竄,最后是夏侯惇出來4纏爛打,這才把關羽逼上了土山。

夏侯惇敢單挑關羽并且能不被打跑和被除掉,說明夏侯惇的武功遠在許褚和徐晃之上,這一點關羽應該有切身體會:要不是這個盲夏侯像牛皮糖一樣粘住就甩不掉,我就突出重圍去找大哥了,又何至于被張遼勸降而留下污點?

除了夏侯惇,曹操真假本家兄弟中的曹仁也非泛泛之輩,在赤壁之戰后的南郡之戰中,曹仁把東吳兵打得丟盔棄甲,還差點一箭要了周瑜性命。

夏侯惇和曹仁表現得比許褚和文聘勇悍,這是可以理解的:諸曹夏侯是為了自家打天下,而許褚文聘都是給曹家打工,前者可以為曹操舍棄自己的性命,后者跟誰干都是干,榮華富貴也得活著才能享受。

在長坂橋前,張飛作為最后一道防線,是為自己和大哥劉備的生4存亡而戰,而許褚等人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高官厚祿就在眼前,如果這時候被張飛的丈八蛇矛戳一個透明窟窿,那豈不是賠光了老本兒?

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就會發現曹操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還得諸曹夏侯出來救命:濮陽城之戰,曹操被呂布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是夏侯惇 「截住呂布大戰。斗到黃昏時分,大雨如注,各自引軍分散」;曹操在潼關渭水被馬超追得割須棄袍,「 左右將校見超趕來,各自逃命,只撇下曹操……超縱馬趕來,山坡邊轉過一將,大叫:‘勿傷吾主!曹洪在此!’掄刀縱馬,攔住馬超,操得命走脫。」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幾次遇險之后,曹操對這句話肯定有了深刻理解,曹魏前期「非諸曹夏侯不得為大司馬大將軍」,那就是用生命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

五子良將不過四方將軍,許褚一直是雜號將軍,典韋走的時候也只是個都尉、校尉,在曹操心目中,誰也不如本家兄弟靠得住。

在長坂橋前,被張飛擊敗過一次的許褚知道自己上去兇多吉少,當然不肯當那根先爛的出頭椽子。跟許褚同樣想法的,應該還有文聘、李典、張遼、張郃,他們不出戰的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惜命。

至于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為什麼不一擁齊上,讀者諸君肯定會笑著給出答案:對這個大眼珠子的侄女婿,是當場除掉還是抓起來?當場除掉的話,侄女會很傷心;直接拿下也不劃算——這黑大漢能吃能喝,放誰家養著?

文聘許褚張遼張郃李典肯定不是張飛的對手,他們不敢上前是很正常的事情,連呂布馬超都不怕的諸曹夏侯四兄弟,武功可能在許褚之上,但是有外人在場,他們出手打侄女婿,打贏打輸都會被笑話,所以他們寧愿放走張飛然后再追,也不肯并肩子齊上以眾凌寡「以大欺小」。

長坂坡前被張飛嚇住的曹營九將,一直等到曹操到來也沒有一個人出手,說許褚等五人只是惜命才不敢群毆張飛,可能也有點小看了這五位三國悍將,但是除了惜命之外,還有什麼原因能讓他們束手束腳縮頭不出?如果是怕諸曹夏侯不高興,那也還是惜命的一種表現。

不管怎麼說,夏侯杰不知道是氣還是怕得犯了急性膽囊炎之后,大家一窩蜂地跟著曹操跑掉了,這件事在正史和演義中都有詳實記載和描述,至于曹營九將中誰的武功最高,這九人按照武功高低應該如何排序,那就是讀者諸君要回答的問題了:如果一對一單挑,有幾人可與張飛大戰三百回合?許褚的真正實力,是否在夏侯惇、夏侯淵和曹仁之上?


用戶評論